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三十章 被坑了的范永斗

第六百三十章 被坑了的范永斗

  一旁的孙义注意到范永斗脸上的表情,眼睛微微一眯,说道:“怎么?范东主做不到?”

  范永斗脸一苦。

  他来阳和卫,是希望能借这位刚上任的巡按大人之手,去对付虎字旗,哪怕付出一些代价,他们范家也愿意。

  可现在对方什么都没答应,反倒提出让他们范家断了虎字旗的走私生意。

  虎字旗与北虏之间的走私生意若真那么好断掉,他哪还用得着来阳和卫这一趟,范家自己早就解决了。

  孙义见范永斗没有言语,顿时面露不满之色,道:“范东主若是不愿意应下此事,就当咱们之前的话从未说过,现在就请回吧!”

  说着,他抬起右手,朝大门方向做了一个请离开的手势。

  “孙先生莫恼,在下不是这个意思。”范永斗急忙出言解释。

  如今范家的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走私的生意几乎全都断绝掉,只要范家的车队出了边堡准保会出事。

  对此,他心里十分清楚,范家派去草原的车队之所以会出事,和虎字旗有很大关系,甚至事情就是虎字旗的人做下的,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暂停与后金的联系,不在派商队去草原。

  没有了走私的生意,范家收益一落千丈,加上宣府有虎字旗成立的商会,一直针对范家进行打压,现在范家连正常生意都快做不下去了。

  范家内部已经有了换掉他这个主事之人的声音,若是再不想办法扭转局面,用不了多久,范家主事的人便会换成其他人。

  “那你是什么意思?”孙义斜睨的瞅着范永斗,心中很是不满。

  前脚他刚在书房里说通自家大人同意与范家合作,转眼这个范永斗就出幺蛾子,若是因为范永斗的反悔,使得大人交代的事情没办成,他这个幕僚以后恐难受到重视。

  范永斗面露苦色道:“在下不敢欺瞒孙先生,如今范家的生意备受虎字旗打压,许多生意都变得难做,最要命的是,范家无法收到足够的货,在外根本没有办法与虎字旗竞争。”

  孙义脸一沉,说道:“范记在宣府一带颇有名声,我在京城都听说过范记的名号,如何会落得连货物都收不齐,你范永斗若不愿意就直说,我也不勉强,刚刚说过了,就当你我之前的话从未说过。”

  说完,他一甩袖袍,转身便往书房走去。

  范永斗知道孙义一旦回去,便再也得不到巡按大人的支持。

  随即,他急忙紧走几步,拦在了前面,一脸赔笑的说道:“孙先生莫急,听在下把话说完,就几句话,孙先生听完,就能明白在下的苦衷。”

  说着,他手中掏出一锭银子,塞进孙义手中。

  孙义接过银子,不动声色的收进袖口里,这才说道:“行,你说吧,若是说不出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以后你们范家也不用在大同做生意了。”

  收下银子,嘴里依然不忘威胁范永斗一句。

  “是,是,是。”范永斗不停的赔笑,心中却是一肚子苦楚。

  若不是被虎字旗逼到这个份上,区区一个巡按身边的幕僚,哪有资格在他面前吆五喝六。

  如今范家的生意一落千丈,若不想办法解决掉虎字旗,范家迟早会被吞的连骨头都剩不下。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他知道自己不得不低头。

  “说吧!”

  收了好处,孙义不介意听范永斗多说几句,而且范家是他家大人与巡抚争权的棋子,他又怎么会轻易放其离去,刚刚也只不过是吓唬一下范永斗。

  范永斗讨好的拱了拱手,开口说道:“孙先生有所不知,虎字旗在宣府弄了一个商会,拉拢宣府大半的商号加入其中,这里面多是与北虏有关系的商人,现在这些商人被刘恒暗中唆使,处处与我范家为难,而要想断绝虎字旗与北虏之间的商道,必须要有源源不断的货物卖给北虏,只是现在范家的处境,很难保证有足够的货物卖去草原上。”

  “这么说你范家根本做不到断绝虎字旗走私生意?”孙义脸色变的难看。

  心中后悔,早知道范家这般无用,之前在书房里的时候,他说什么也不会帮范永斗说话,更不会揽下对付虎字旗的差事。

  范永斗一见孙义的表情,便知道对方心中很不满,赶忙说道:“如今北虏那边,好几个大台吉都已经表露出对虎字旗的不满。”

  “不满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还能让北虏主动断绝与虎字旗之间的走私。”孙义冷哼了一声。

  “这个……自然是不能。”范永斗一脸讪讪之色,旋即又道,“但只要有足够的货物,在下有把握取代虎字旗与北虏的合作,同时说动北虏的贵人们,断绝与虎字旗的一切往来。”

  孙义一甩袖袍,道:“你范家世代经商,做的就是商贾之事,你范家都买不到的货物,莫非我一个读书人就能买到!”

  话语中,很是不满。

  范永斗低声说道:“其实巡按大人可以帮范家弄到卖往草原的所有货物。”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书房方向。

  “什么意思?”孙义眉头一皱。

  范永斗小声道:“孙先生有所不知,范家在大同的孙记商行便是之前徐巡抚和在下一起弄的,只不过还未来得及做下去,徐巡抚便要回京述职,孙记商号的事情,也就耽搁下来。”

  “怪不得你范家好好的范记不做,偏偏在大同开了一家孙记商行,原来这家商行是之前那位徐巡抚的产业。”孙义捏了捏自己下巴上的胡子。

  范永斗面露苦色道:“徐巡抚离开的时候,已经把孙记彻底转手给在下了,如今孙记商行算是在下一个人的商行。”

  提到孙记商行,他心中满是苦涩。

  当初入股孙记商行,是为了巴结上徐通这位巡抚,范家投进去不少真金白银,可谁也没想到,没过多久徐通便回京述职,而孙记商行成了一个空壳子,这让范家赔了夫人又折兵。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