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锦衣卫来查徐通死因

第六百三十三章 锦衣卫来查徐通死因

  如今外情局杀过一任巡抚,哪怕已经卸任,那也是正二品大员,杨远心中觉得巡按不过是个七品文官,和正二品大员比起来差远了,杀了也就杀了。

  “你别乱来。”赵宇图一惊,紧张的看向杨远。

  杨远嘴角往上一挑,说道:“只要这个王心一敢对咱们虎字旗不利,外情局第一个不放过他。”

  “他可是巡按,代天子巡守地方,不能杀。”赵宇图警告道。

  杨远面色平静的说道:“巡抚都杀了一个,还在乎多杀一个小小的巡按。”

  “不一样。”赵宇图一摇头,说道,“徐通已经卸任,而且他得罪了人,就算是回到京城,下场也不会太好,所以他死了,不会有什么人关心,可这个王心一不一样,他刚上任,如果死在任上,关乎朝廷颜面,不管是不是意外,朝廷都会派人来查。”

  “有这么严重?”杨远眉头一皱,仍然不愿意相信。

  赵宇图说道:“朝廷中也不全是废物,前脚死一个刚卸任的大同巡抚,接着又死一个大同巡按,朝廷肯定会派人彻查,到时候很有可能会牵扯到咱们虎字旗。”

  杨远眉头紧锁。

  这时候,刘恒笑着说道:“还没有到那一步,用不着去杀王心一。”

  “几个大营加起来有几万人马,一时很难都送去草原上,稍不注意就会被王心一这个巡按盯上。”赵宇图担心的说。

  刘恒没有直面回答赵宇图的问题,而是说道:“咱们在几个山头上的战兵大队是不是全都撤去草原了?”

  “已经全都撤去草原,算算时间,应该到大黑河那里了。”杨远说道。

  刘恒笑呵呵说道:“大同最不缺少的就是像虎头寨这样的山头,还有大凉山那样的山脉。”

  “大当家的意思是把几个大营安置在各处的山头上?”赵宇图忽然开口说道。

  刘恒笑着点了点头。

  “到也不是不行,只不过除了大凉山那里,其他的地方,很难容纳一个战兵大营的战兵,强行安置一个战兵大营的话,容易引起旁人的怀疑。”赵宇图说出心中的担忧。

  刘恒笑着说道:“放不下一个战兵大营,那就安置一个千人队,再不行就安置一个战兵大队,大同的山头不够,那就安置在宣府,太原,只要有合适的山头,都可以安置咱们虎字旗的战兵大营。”

  “对外可以用土匪的旗号,让人怀疑不到咱们虎字旗的身上。”杨远补充道。

  “若真这样安排,几个大营的战兵确实能安置下来,不过后勤上的压力就大了。”赵宇图面露苦色。

  几个战兵大营一旦分散开,对他这个后勤局司局长来说,几个大营的后勤保障将会变得复杂麻烦。

  刘恒笑道:“后勤局最近一年辛苦一下,一年后便不用这么辛苦了。”

  赵宇图苦笑道:“幸亏有张三叉的辎重队,不然的话,依照几个战兵大营分散安置,后勤局未必能及时保证每一个大营的后勤保证。”

  刘恒笑了笑,说道:“回头后勤局做一份后勤保障的规划交给我。”

  “是。”赵宇图答应道。

  刘恒转头看向杨远,说道:“徐通的死信,差不多该传到大同了吧?”

  杨远想了想,说道:“属下一直派人盯着,相信只要一有消息,马上就会有外情局的人送来。”

  正说着,就听到外面有人说道:“我是外情局的人,这是我的铜牌,可以证明我的身份,麻烦进去通禀一声,京城来了急奏。”

  听到外面的说话声,杨远开口说道:“大当家,属下这就出去见一见他,看一下京中又有什么消息?”

  “不用那么麻烦,让他进来吧!”刘恒冲屋外说了一句。

  屋外的守卫自然能听到,便把拦在门外的人放了进去。

  “属下见过大当家。”

  来人一进签押房,见到刘恒之后,躬身行礼。

  刘恒问道:“刚刚听你说京城传来急奏,呈上来吧!”

  “是。”那人答应一声,解开背上的竹筒,双手称递上去。

  赵武走过来,接过竹筒,拔下上面的塞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交到了刘恒手中。

  刘恒接过纸条,打开后看了一眼,看完之后,面色不动的说道:“刚刚还说徐通的事情,这会儿就来了消息,你们也看看吧!”

  说着,他把纸条递了过去。

  杨远站起身,接过纸条,放在眼前看了一遍,脸色一变,迟疑了一下,才递给另一边的赵宇图。

  两个人都看完纸条上面的内容,赵武重新把纸条拿回案桌上,交给了刘恒,脸色却沉重起来。

  “上面说朝廷会派锦衣卫去查徐通的死因,你们怎么看?”刘恒问道。

  同时,他拿出火折子,点燃了那张纸条。

  杨远说道:“属下可以保证,就算锦衣卫的人查证,也只会认为徐通是溺水而亡。”

  “若是找到徐通的尸体呢?”赵宇图提醒道,“徐通死后尸体被河水冲走,一旦到了水流平缓之处,尸体很容易被发现。”

  “赵先生放心。”杨远胸有成竹的说道,“徐通尸体上没有任何不该有的痕迹,他本来就是被河水淹死,所以不管怎么查,都是溺水而亡。”

  赵宇图又道:“尸体上找不出证据,也可以从其它方面入手,咱们不能不防。”

  杨远一摇头,说道:“徐通的死被很多人看到,随便一问便知,绝不会有人怀疑到咱们虎字旗的身上,赵先生放心,此事外情局做的干净利索,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可朝廷派来了锦衣卫。”赵宇图一脸担心之色。

  桌案后的刘恒皱着眉头说道:“想不到徐通人都死了,朝中还有人愿意管他。”

  “都说人走茶凉,看来徐通在朝中还有一些关系不错的同僚。”赵宇图附声道。

  “按理说不应该呀!”杨远眉头一皱,说道,“京中也没听说有什么人跟徐通关系不错。”

  刘恒严肃的说道:“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锦衣卫来查徐通的案子,我们都要谨慎一些,一定不能让徐通的死,指向咱们虎字旗。”

  “是。”杨远郑重的点了点头。

  ………………

  大同府,巡抚衙门,同样收到了徐通溺水而亡的消息。

  巡抚衙门收到的消息是从京城传过来的,要求刘宏这位大同巡抚协助锦衣卫查徐通死因。

  “真想不到,徐通居然在过河的时候坠落河中,溺水而亡。”

  刘宏接到朝廷的公文,一脸的不可思议。

  死了一位回京述职的正二品大员,不算是一件小事。

  杜万远笑着说道:“说不定是这位徐大人恶事做多了,遭到了报应,才坠河而亡。”

  “你说徐通的死会不会刘恒有关?”刘宏突然问道。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