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离开

第六百四十一章 离开

  当捕快和白役来到事发地的时候,只找到了一匹死去的马,和一辆空荡荡的马车。

  “大人,那里有人。”一名眼尖的白役,用手指着不远处的沟渠方向喊道。

  “你们几个,过去看看。”张庆用手往沟渠那边一指。

  一名捕快带着十几个白役小心翼翼的靠近前面的土沟。

  很快,这些人从沟里抓回一名身穿短打的中年汉子。

  去抓人的那名捕快来到张庆跟前,一脸讨好的说道:“大人,抓到一个土匪,这家伙一看就是土匪留下来的探子。”

  “大人饶命,小的就是个赶车的车夫,不是什么土匪。”

  身穿短打的中年汉子一脸慌张,一个劲的跪在地上给张庆磕头。

  张庆眉头微微一皱。

  他认得被抓来的这名中年汉子,正是之前给他们拉车的那名车夫。

  “大胆,死到临头还敢欺瞒大人,真是活腻歪了。”边上那捕快一脚踹翻跪在地上的中年汉子,喝骂道,“快说,你是哪个山头的土匪?你们大当家是谁?同伙都藏在什么地方?”

  “大人,您是知道的,小的真的就是个车夫。”中年汉子重新跪在地上,不停的朝张庆磕头。

  “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老老实实的说了。”

  那捕快一撸袖子,从一旁的白役手中夺过来一根水火棍,轮起来就要往跪在地上的那中年汉子身上打。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张庆呵斥道:“行了,他不是土匪。”

  “大人,你可不要被他骗了,这种人最会装了,只要狠狠收拾一顿,保证会老老实实的把所有事情都招出来。”那捕快讨好的对张庆说道。

  张庆脸一沉,说道:“他是本官找来的车夫,一路随本官来到的这里,莫非本官也是土匪不成?”

  听到眼前这人是与身边这位大人一起来到这里的车夫,那捕快讪讪的退到一旁。

  张庆看着面前的车夫说道:“本官问你,那些土匪去了什么地方?”

  车夫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抬手指向一个反向,说道:“小的见那些土匪来了两辆大车,把那些木箱都搬到他们自己的车上,然后往那个方向去了。”

  张庆扭头看向车夫手指的方向,对身边的捕快说道:“带上你的人,随本官去追。”

  说着,他第一个骑马朝车夫所指的方向追过去。

  “快,都跟着我随大人一起去缉拿土匪。”那捕快冲着那些白役喊道。

  说完,他急忙追过去,跟在张庆的马后。

  一百多捕快和白役跟在张庆身后,沿着官道追了下去。

  走出一段路后,捕快来到张庆跟前,说道:“大人,这边有车辙留下的印痕,还很清晰,应该有马车刚过去不久。”

  张庆从马背上跳下来,跟随那捕快来到发现车辙的地方。

  车辙不在官道上,而是从官道延伸出去的一条小路上。

  张庆看了看地上车辙,又抬头看了看前面这条路沿伸过去的方向,问道:“这条路通往什么地方?”

  捕快躬着身子说道:“小的也不太清楚,不过小的手底下有个白役,家以前就住这附近,他应该知道。”

  “那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把人找来。”张庆冷声说道。

  那捕快转过身,面相白役的人群,喊道:“狗三,狗三,快点滚过来,大人要问你话。”

  个刚喊来两遍,就听到白役之中有人应声。

  “来了,来了。”

  白役的人群里挤出来一名干巴瘦的汉子。

  那捕快回转过身,讨好的说道:“大人,他家以前就住这里,所以这一片他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张庆没有理会这个捕快,直接问向叫狗三的那名白役,道:“这条路通向什么地方?往前有没有土匪出没的山头?”

  狗三伸长脖子往前瞅了瞅,随即说道:“这边没听说过有土匪出没,而且沿着这条路往前走,用不了多远,便能看到一条河。”

  “除了河之外,还有通往其它地方的路吗?”张庆又问了一句。

  狗三一摇头,说道:“这条路是死路,根本走不通,不过河对面有路,但没有桥,想要过河,只能从其它地方绕过去,要多走十几里路。”

  边上那捕快说道:“大人,看来这群土匪不是附近山头上的土匪,不然不会挑一条走不通的死路走。”

  张庆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说道:“都给本官追,只要抓到土匪,找回被劫走的那些箱子,每人赏一两。”

  说完,他又对那名叫狗三的白役说道:“你走前面带路,若是抓到了土匪,本官赏你五两。”

  “小的谢过大人。”狗三朝张庆连连作揖。

  白役和捕快不同,虽然也是为衙门做事,但衙门不会给白役发饷,平常只靠跟随那些正式捕快做事,能分润一点好处,一个月下来也就几分银子,勉强饿不死而已。

  像这种一下子能拿到好几两银子的机会,一年下来也未必能碰上一次。

  听到有银子拿,不管是捕快还是白役,一个个都面色激动,恨不得现在就追上过去,把所有土匪都缉拿归案,得到锦衣卫大人的赏赐。

  张庆骑上马,冲着狗三说道:“去前带路。”

  狗三走在了众人最前面,身后跟着不少捕快和白役,张庆和另外一名锦衣卫跟在他们中间。

  脚下的这条土路并没有多长,平常也很少有人走,路上的车辙十分清晰,没有遭到丝毫的破坏。

  一行人走出有二里多路,有捕快突然说道:“大人快看,前面好像是马车。”

  “快,过去看看。”张庆催促这些捕快和白役快些赶过去。

  那些捕快和白役一见到马车,已经各个面露激动之色,不用他说,纷纷加快脚步。

  很快,所有人都来到那两辆马车的跟前。

  张庆看着眼前的马车,黑着一张脸。

  因为他发现,这里只有两辆空马车被丢弃在了这里,而周围空无一人,连拉车的牲口都没有留下。

  “大人,那些土匪会不会藏在了附近,不如让小的带人搜一搜。”有捕快对张庆说道。

  张庆往四周看了看,最后点了点头。

  不过,未等捕快带人去四周搜寻,就听到狗三喊道:“大人,这里有好多脚印,土匪应该是从这里逃走的。”

  听到这话,张庆急忙走了过去。

  当他到了跟前,见到河岸边留下的一地脚印,脸色一沉。

  脑海中马上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些土匪会不会已经坐船过了河,不然不会丢下两辆马车,并且在岸边留下这么多的脚印。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