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危机初显

第六百五十四章 危机初显

  <tent>

  黄鸿没有去大黑河那边的战兵大营,而是直接返回青城。

  径直来到虎字旗开在青城的铺子。

  “吴掌柜,副司长在吗?”

  来到铺子里,黄鸿问向柜台后面的吴敬岩。

  吴敬岩说道:“副司长在后院,我带你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黄鸿说了一句,随后迈步走向后院。

  铺子后面是个宽敞的院子,前面用来开商铺,后面可以存放一些货物,平时也用来住人。

  原本这里并没有后院,吴敬岩花高价从一位蒙古台吉手中买下铺子后面的宅子,打通了院墙,改成现在的前铺后院。

  后院正对面是三间正房,两侧各有一间厢房。

  厢房是后建的,青砖绿瓦,比正房用料还要足。

  来到正屋,黄鸿走到李树衡跟前,双手一插,说道:“属下见过副司长。”

  “你来得正好,坐。”李树衡指了指一旁的座位,旋即说道,“张洪派人来青城,希望我搬去他的战兵大营,你觉得呢?”

  黄鸿欠了欠身,说道:“此事我与张营正提了一嘴,没想到张营正这么快就派人来青城请副司长去战兵大营。”

  “哦?这么说这件事还和你有关系?”李树衡眼角动了动。

  黄鸿说道:“最近北虏小动作不断,前不久从大同方向过来的车队遭遇到马匪,而这些马匪很有可能是某个台吉身边的甲骑扮成的,属下担心北虏内部会有人对副司长不利,便建议张营正把副司长接到战兵大营。”

  “这么说我一定要搬去战兵大营住了?”李树衡说道。

  黄鸿点点头,说道:“为了副司长的安全,最好搬去张营正的战兵大营,而且咱们虎字旗在大黑河建的货仓即将完工,副司长就当提前搬过去住了。”

  “行,回头我收拾一下,便去战兵大营住下。”李树衡没有反对黄鸿的提议。

  现如今土默特内部已经有不少台吉开始对虎字旗不满,一反面是因为虎字旗在大黑河建货仓,另一方面便是虎字旗在草原上赚了不少银子,引来北虏的贪念。

  虽说北虏这边一如至往的支持虎字旗的车队在草原上行商,但那是因为没有其他的明国商人能够替代虎字旗,并且大明禁了马市,草原各部只能够通过走私渠道获得明国的货物。

  在青城住了这么久,他心中明镜一样。

  别看卜石兔没有表现出对虎字旗的任何不满,却不代表卜石兔对虎字旗的财富不动心,不然的话,土默特内部一些台吉对虎字旗做的小动作,他不会一直都放任不管。

  一旦有一天绝大多数北虏选择对虎字旗动手,以卜石兔的性子,他相信对方绝不会阻拦,反而会顺应其他人的意思,同意对虎字旗动手。

  李树衡端起手边的茶缸,喝了一口水,又道:“这次你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原本属下想要劝说副司长去战兵大营,现在张营正已经派人来过了,属下也就不多嘴了。”黄鸿说道。

  “还有别的事吗?”李树衡又问。

  “还有一件事。”黄鸿说道,“属下刚从铁甲骑兵营回来,屠副营正恐怕不适合继续留在铁甲骑兵营,最好能够调去灵丘。”

  李树衡手指搓动了几下下巴,说道:“屠腊的情况我也听说了,他本事是有,只是被马云九给压的死死的,渐渐失去了雄心,但去灵丘给咱们虎字旗训练骑兵还是合格的。”

  听到这话,黄鸿一愣。

  他也是刚得知铁甲骑兵营的情况,便回来禀报,没想到副司长这边已经知道了屠腊的事情,甚至比他更为了解。

  这说明副司长手中还有其他的情报来源。

  旋即,他想到一直神出鬼没的内情局,和那位曾经是自己上司的陈大庆。

  自打谍报司成立,内部分成内情局和外情局之后,两个情报部门便不在相互统属,也不再有任何联系,只不过一个对内,另一个主要对外。

  他相信铁甲骑兵营一定有内情局的人,甚至他怀疑,他们外情局内部也有内情局的人,只不过不知道是谁而已。

  “你觉得应该把屠腊调回灵丘去?”李树衡问向黄鸿。

  黄鸿想了想,说道:“属下觉得还是调去灵丘比较好,屠腊本来就是马匪头子,铁甲骑兵营内部有不少他曾经的部下,他的威望也高,这在铁甲骑兵营初立时是好事,可要把他一直留下铁甲骑兵营,这对咱们掌控铁甲骑兵营反倒不是一件好事。”

  “嗯,你说的不错,我也有这方面顾虑。”李树衡点点头,认同黄鸿的分析。

  “副司长是同意把屠腊调回灵丘去了。”黄鸿说道。

  李树衡手指敲了两下茶缸的外壁,说道:“调回灵丘是肯定的,关键是什么时候调他去灵丘。”

  “马营正的意思是最好再留他在铁甲骑兵营一段时间,等铁甲骑兵营的骑兵对咱们虎字旗彻底归心之后,再把屠副营正调走。”黄鸿说出马云九的想法。

  “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地方。”李树衡说道,“铁甲骑兵营成立的时间太短,现在就把屠腊调走,有可能让那些投奔咱们虎字旗的马匪生出不安的情绪,引来铁甲骑兵营的不稳。”

  黄鸿说道:“要不要等这次对北虏动手之后,便可以把屠腊调离铁甲骑兵大营。”

  “此事还是以马云九的意思为主,他是铁甲骑兵营的营正,最了解情况。”李树衡一锤定音,旋即又道,“铁甲骑兵营准备对哪一个部落动手?”

  作为军政司副司长,一直以来都坐镇在草原上,自然也收到了军政司送到草原上的命令,知道军政司下令铁甲骑兵营挑选出一个蒙古部落动手,用来还击一直以来北虏对虎字旗的小动作。

  “哈坦部。”黄鸿说道,“是屠腊提议的,这个部落有五六百控弦甲士,正合适,而且这个部落与坎坎塔达有关系。”

  李树衡搓动几下自己的下巴,说道:“坎坎塔达是最早支持咱们虎字旗来草原行商的台吉,不过,他也是极力反对咱们在大黑河建货仓的蒙古台吉。”

  “属下怀疑这一次对咱们虎字旗车队动手的马匪,便是这个坎坎塔达派去的。”黄鸿说道。

  李树衡眉头一皱,问道:“有证据吗?”

  “袭击咱们车队的马匪,使用用的都是坎坎塔达部落所使用的羽箭。”黄鸿说道。

  李树衡神情严肃的说道:“若此事是真的,说明北虏那边快要按耐不住了,你作为外情局司局长一定要查清楚,都有哪些人准备对咱们虎字旗出手。”

  “是。”黄鸿答应道。

  </tent>

  大明流匪 </p>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