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战前准备

第六百五十五章 战前准备

  距离吴敬岩的铺子不远处,有一处普通宅院,便是外情局安置在青城的安置点。

  这座宅子明面上是一位板升地的汉商住所,实际上却是黄鸿的住处。

  平常院子仍然由那位汉商出面照应,外情局在草原上的人里面,也只有少数人才知道,黄鸿回到青城,便会住在这座院子里。

  当!当!当!

  木制的院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时间不长,一个皮肤有些黝黑的中年人来到院门前。

  院门从里面被打开,中年人看到站在门外的一名汉子,急忙把对方让进院子里。

  当门外的汉子进来后,他伸出头去,往门外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主意这边,才重新关上院门。

  “黄头呢?”来到院子里的汉子问道。

  中年人回手一指院子后面的正屋,说道:“黄头在房里。”

  听到这话,那汉子转身朝正屋走去。

  中年人紧走两步,跟对方身侧,一同来到正屋里面。

  进到屋里,两个人又来到里间。

  “黄头,周游来了。”中年人对屋里面的黄鸿说。

  那汉子喊道:“黄头。”

  黄鸿看向周游,说道:“都调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那个哈坦部确实只有五六百控弦甲士,而且牧场就在铁甲骑兵营偏北方向一百里外的地方。”周游说道。

  “让你查的另外几个部落呢?”黄鸿又问。

  周游说道:“属下已经找人打探过另外几个部落的消息,只有一个叫蒙特的台吉部落,与哈坦部差情况差不多,但是这个部落的牧场在铁甲骑兵营三百里外。”

  “这么说最适合动手的还是这个哈坦部。”黄鸿说道。

  “确实这个哈坦部适合动手,而且属下还打探到一个消息。”周游说道,“前不久哈坦部被坎坎塔达部落带走近百控弦甲士,返回的时候,带回来十几具尸体,其中还有几十人受了伤,说是遇到了马匪,不过据他们部落的牧民说,那些死者像是被火器打死的。”

  “哦?”黄鸿来了兴趣,旋即说道,“这么说,这个哈坦部有可能就是对咱们虎字旗车队动手的蒙古人了。”

  周游说道:“可惜时间太短,属下未能查实这个消息,找到确凿证据,不过据属下推断,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哈坦部动的手。”

  “在草原上,能动用大量火器的人只有咱们虎字旗。”黄鸿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原本以为是坎坎塔达所在的部落动的手,现在看来,坎坎塔达并没有动用自己部落的甲骑,而是让那些小部落的控弦甲士动的手。

  周游说道:“要不要把哈坦部的消息给铁甲骑兵营送过去?”

  黄鸿点了点头,随即又道:“这两天你也辛苦了,今天留在青城休息一晚,养足精神,明天再去铁甲骑兵大营那边,由你亲自替马营正他们带路,一定要彻底荡平这个哈坦部。”

  “是。”周游点头答应。

  黄鸿又道:“行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属下告退。”周游说了一声,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而随他一同进屋的中年人却没有跟着一起走,依然留在屋中。

  黄鸿对他说道:“给铁甲骑兵营准备东西送过去了吗?”

  “全都送过去了。”中年人说道,“张营正担心路上会遇到马匪劫掠的事情,派了一个大队的战兵护送。”

  “送去了就好。”黄鸿说道,“马上就要开战了,铁甲骑兵营那边一定要配备齐兵甲,这一战对铁甲骑兵营十分重要。”

  “黄头放心,东西肯定能及时送到铁甲骑兵营。”中年人保证道。

  加入虎字旗以后,他才知道虎字旗多么的富有。

  兵刃铁甲,简直跟不要钱一样,尽数装备给虎字旗的战兵和骑兵,哪怕是在普通的骑兵也都有自己的铁甲和兵刃,而且都是精铁打造。

  他来到蒙古也有十多年年,据他所了解,连素囊这样的大台吉,能有一身铁盔铁甲的亲卫都不多,大多数是一些穿着皮甲的甲骑,还有一些连皮甲都穿不上,只弄几块皮子胡乱穿在身上。

  反观虎字旗一方,战兵大队的战兵多数穿着明国的那种棉甲,铁甲骑兵和胸甲骑兵都是一身铁甲。

  骑兵人数加起来足足有七八百骑,每个人身上都是同样的铁甲。

  虎字旗养了这么多穿戴铁甲的骑兵,比土默特任何一个台吉的亲卫甲骑数量都要多。

  但蒙古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骑兵的数量远远高过虎字旗的骑兵人数。

  蒙古骑兵不仅有台吉身边的亲卫甲骑,还有半脱产的甲士,更多的是那些放下手中木叉,拿起弓箭,便可以成为控弦甲士的牧民。

  哪怕如今的土默特已经做不到俺答汗时的一呼百应,右翼蒙古很多部落更是早已听诏不听宣,但仍然能轻松的聚起几万控弦甲士。

  黄鸿想了一下,道:“坎坎塔达的事情你做的很好,不过素囊那边你仍然要盯紧,看看还有哪些人与素囊走的近。”

  “属下明白。”中年人说道,“这一半天属下会再去一趟板升城,探探板升城那几家汉商的口风。”

  黄鸿点了点头。

  ……………………

  铁甲骑兵大营。

  马云九坐在蒙古包里,擦拭着手中的手铳。

  这时候蒙古包的帘子被掀开,屠腊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天也太冷了,脸上跟被刀子刮一样。”说着,他几步来到蒙古包里面的炉子跟前,双手放在炉口上烤火。

  马云九放下手里的手铳,问道:“刚送来的那些兵刃都发下去了?”

  “发放下去了。”屠腊侧头看向马云九,面露惊叹道,“这一次来了十几辆大车,除了正常的补给外,剩下的大车里面装的都是给咱们铁甲骑兵营准备的兵刃,我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兵刃。”

  “这不算多。”马云九说道,“咱们虎字旗有自己的铁场,虎字旗用的兵器都是灵丘那边的工坊打造。”

  “这么的兵刃恐怕要花费不少银子。”屠腊感叹了一一声。

  光是他们铁甲骑兵营的胸甲还有马刀,就需要花费不少银两,如今又送来了好几大车短斧短枪这一类投掷的兵器。

  可以说铁甲骑兵营的骑兵简直是会移动的银子,以前他做马匪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能拥有这些东西。

  哪怕明国的亲兵家丁,草原上的亲卫甲骑,也不会配备这么齐全的铁质兵甲,而这在虎字旗,属于常态,普通的骑兵便能够拥有自己的铁质兵甲,简直可以和边军中将官一级的大人们相比了。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