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杀台吉

第六百五十九章 杀台吉

  “鲁特,你跑不掉了。”谭再旺大喊一声。

  鲁特人有些胖,四肢短小,听到身后的叫喊声,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急忙对护卫在他身边的甲骑命令道:“快,快去拦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追上。”

  护在他身边几名甲骑,分出两人,手举弯刀,朝谭再旺冲了过去,想要拦下谭再旺。

  鲁特在另外几名甲骑护卫下,头也不回的往前逃去。

  谭再旺单手驾驭战马冲锋,另一只手举起一支手铳,朝拦在前面的一名蒙古甲骑打了一铳,随即把手中的手铳往前一丢。

  同时,拿起马刀往前横砍过去。

  战马从挡在前面的两名甲骑中间冲了过去。

  挡在前面的两名甲骑中的一个,被手铳射出的铅子打中了肩头。

  火辣辣的疼痛让那甲骑站不稳,一个踉跄跌坐在了地上。

  另一名甲骑被谭再旺手中的马刀划过脖颈,鲜血喷了出来,一头栽倒在地。

  后面跟上来的铁甲骑兵营骑兵抬手一刀劈砍出去,被手中打中的那名甲骑大半个脑袋被砍了下来。

  白色的脑浆混着血丝,顺着半张脸往下滴淌。

  谭再旺丢出去的手铳砸中鲁特身边的一名甲骑后背上。

  战马疾驰带动的力量,加上谭再旺丢出去的力道,直接把那名甲骑砸倒在地。

  使鲁特身边原本就不多的护卫甲骑,只剩下了两人。

  鲁特天生腿短,身为哈坦部台吉,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大腹便便,根本跑不起来,只好让身边的两名甲骑架着他逃命。

  两条腿的人很难跑过四条腿的战马,鲁特和自己的护卫甲骑没逃出多远,便被后面追赶过来的谭再旺追上。

  蒙古台吉身边的甲骑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战马,几乎在谭再旺追上来的那一刻,便听到了身后清晰的马蹄声。

  一名护卫鲁特身边的护卫甲骑松开鲁特鲁的手臂,转身挥刀朝谭再旺冲去。

  不过,没等他的刀砍到谭再旺,便被谭再旺的马刀割断了咽喉。

  这时候,谭再旺已经追上鲁特,一挥手中马刀,劈砍了过去。

  鲁特四肢虽然短小,但反应极快,当场一个懒驴打滚,避过这一刀。

  一旁的那名护卫甲骑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被谭再旺一刀削断了脖子,脑袋落到地上滚了几滚,尸体才栽倒在地,脖腔里的鲜血浸湿了地面。

  “鲁特,你跑不掉的。”谭再旺举着滴淌着鲜血的马刀,指向地上的鲁特,同时拉住手中的缰绳,控制身下的战马停下来。

  鲁特双手支地,身子半躺在地上,哆嗦着说道:“你,你们是什么人?我,我可是台吉,杀了我,大汗和坎坎塔达台吉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谭再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同时掏出腰上另一只手铳,对准地上的鲁班,一扣扳机。

  砰!

  铳声响起。

  地上的鲁特身体一颤,很快胸口的衣服被鲜血浸湿了一大片,嘴角有鲜血流了出来。

  他张嘴想要说话。

  可嘴里吐出来的却是黑红的鲜血。

  谭再旺收回目光,不再理会倒在地上的鲁特,他不信胸口挨了一手铳的鲁特还能活下来。

  他往身后一扭头,对后面跟上来的骑兵说道:“随我一起杀!”

  说完,他一马当先,朝前方不远处的几个正逃命的牧民冲了过去。

  哈坦部不断有喊杀声响起,同时还有一声声惨叫。

  “谁知道哈坦部的战马都在什么地方?”谭再旺一刀砍死眼前的一名牧民,回头问向身边的人。

  一名铁甲骑兵营的骑兵用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咱们这一路过来,属下见到不少牧民都往那个方向跑,有可能那边就是哈坦部的放养战马的地方。”

  谭再旺目光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三三两两的牧民正慌里慌张的朝着他身边的骑兵所指方向逃去,一会儿功夫,就有五六个牧民跑向那个方向。

  看到这里,他一挥手臂,喊道:“随我杀过去!”

  身后十几个铁甲骑兵营的骑兵,跟在他身侧,一同朝牧民逃跑的方向冲杀。

  一路上,惊慌失措而逃命的牧民,纷纷被斩于刀下。

  铁甲骑兵营的骑兵手中刀刃上鲜血滴淌,身上的甲胄也沾满了北虏的鲜血,大地被鲜血染红,脚下的泥土变成了黑红色。

  挡在谭再旺前面的最后一个北虏被马刀割断了脖子,谭再旺发现眼前豁然开朗,哈坦部的蒙古包都落在了身后。

  此时他已经从众多蒙古包中间冲了出来,眼前是一条长长的栅栏。

  “队长,应该就是这里了。”谭再旺身边的一人说道。

  眼前的栅栏一看就是牧民用来圈住牛羊群用的。

  “队长,那边有牧民。”

  突然,边上有人喊了一句。

  谭再旺扭头看过去。

  只见稍远一点的地方,出现了一支牧民组成的马队,人数有三四十左右,正朝他们这个方向冲杀过来。

  牧民嘴里发出一声声怪叫声。

  见到这一幕,谭再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一举手中的马刀,往前一指,高喊道:“随我杀!”

  话音落下,他率先冲向对面的牧民。

  跟在他身边的十几骑,也都纷纷举起手中马刀,一催身下战马,随他一同向迎面而来的牧民冲过去。

  距离太近,双方的马速都未能达到最大,很快两边的人马便撞到了一起。

  牧民手中用的兵器五花八门,甚至有牧民手中拿着挑晒干草的木叉,只有少数几个牧民手中拿着铁枪。

  可惜他们手中的枪头上早已是锈迹斑斑,不知多久没有用过。

  甲胄就更不存在了,牧民身上穿的都是皮袄。

  铁甲骑兵营的骑兵人人穿甲,手中的兵刃也都是精铁打造。

  当双方撞到一起,互相厮杀,哪怕谭再旺一方人数不占优势,却仍然轻松的杀穿了牧民一方的几十骑。

  拼杀过后,双方交错而过,互相转换了一个方向。

  谭再旺一揽缰绳,调转马头,同时一举手里的马刀,又一次喊道:“杀!”

  他再一次带头冲进牧民的马队之中。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