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七十八章 自立之心

第六百七十八章 自立之心

  “有。”陈大庆说道,“想要在大员岛站稳,咱们必须有强大的海船,靠福船肯定不行,除非能做到李旦那种,手底下上万水手,船只数量上千,依靠人多船多也有可能在近海和红毛夷一战。”

  “这不可能。”杨远开口说道,“水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而且红毛夷绝不会允许第二个像李旦一样的势力存在,就算是李旦,也不会允许海上再出现一个与他一样的势力。”

  赵宇图这一次没有言语。

  他相信陈大庆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只能说大员岛那边的情况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同样是危机重重。

  “能不能把大员岛那边的人都撤回来?”黄重试探着说。

  “不可能。”

  不等别人说话,赵宇图率先否定了黄重的提议。

  这一年多的时间,虎字旗对大员岛的投入已经不少,现在撤回来,等于前面花出去的银子白白浪费掉。

  要知道这一年多他们虎字旗花在大员岛上的银子不是个小数目,一旦把大员岛的人都撤回来,前期花的银子白白损失掉不说,还会影响到海贸,这对虎字旗的影响不亚于草原上的商道出了问题。

  刘恒转了转手中的茶缸,说道:“安排许学武去一趟皮岛,用粮食和兵刃换大木,相信这笔买卖毛文龙一定愿意做。”

  边上的杨远说道:“辽东多是深山老林,最不缺的就是大木,可以说有的是,不值什么钱,毛文龙若是不同意才是傻子,但属下担心他会因此拿捏咱们,如今江东开镇,毛文龙升为副总兵,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游击将军。”

  “无妨!”刘恒一摆手,说道,“只要不是太过分,就允了他,若是过分,通过魏忠贤,警告他一下。”

  几句话,便定下了大员岛缺少大木的解决办法。

  “东主。”黄重出声说道,“兵器局这边银子怎么解决?”

  不能动海贸赚到的银子,兵器局又缺少银子,而且所缺的银子还不是个小数目,只能求刘恒拿主意。

  赵宇图开口说道:“后勤局这边每天消耗的粮食和肉蛋就要花费不少银子,每月发下去的饷银更是一大笔银子,随着几个战兵大营逐渐满编,以后所需的银子还会更多。”

  “不是有徐通的那笔银子吗?这么快就用完了?”刘恒问道。

  赵宇图面露苦笑道:“不瞒大当家,徐通那笔银子已经用了大半,最多只能支持两个月,这还要省着点用才行。”

  听到这话,刘恒眉头微微一皱。

  他没想到徐通的那些银子这么不禁用,这才过去没多久,便已经用的差不多了。

  站在赵宇图边上的黄重犹豫了一下,说道:“不如在饭食上想办法,几个战兵大营的战兵天天都能吃上肉蛋,不如改成三天一顿肉,再把三顿饭改成两顿,这样一来就能省下一大笔银子。”

  “不行。”赵宇图摇了摇头,说道,“如今咱们的战兵早就习惯了天天吃上肉蛋,每天三顿饭,若是改成两顿,一定会有人受不了闹事的,到时问题更大。”

  刘恒点了下头,说道:“说的不错,战兵的饭食不能扣个,如今几个战兵大营都在抓紧练兵,若是克扣了饭食,下面的战兵身体也会受不住的。”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黄重说道,“若是能拖欠一个月饷,也能节省出一大笔银子。”

  刘恒一摇头,说道:“不仅不能克扣饭食,更不能克扣军饷,不然的话,咱们和边军还有什么区别,若是下面的战兵因为饷银对咱们不满,那以后谁还愿意给咱们虎字旗做事。”

  说到后面,他语气越发严厉。

  大明军中的弊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若是虎字旗也学边军中的那些弊端,才是真的找死,所以他决不允许虎字旗的战兵变成边军的那些废物。

  赵宇图侧头看向黄重,说道:“像这种破主意你以后就别说了,咱们虎字旗不可能这么做的,否则咱们的战兵凭什么比边军更强。”

  黄重羞愧的低了低头。

  他也是病急乱投医,实在是被银子逼的没有办法,才会说出这两个办法。

  刘恒手指敲了敲手中茶缸的外壁,沉吟片刻,说道:“范永斗不是准备派商队去草原,他的这批货物也能凑得一些银子。”

  “对几个战兵大营所需的银子来说,范永斗的那点货物简直是杯水车薪,而且那些货物想要变成银子也没有那么快,还需要卖给北虏才行。”赵宇图说道。

  “不是还有那个哈坦部的牛羊牧群。”刘恒说道,“可以把这些牧群卖到大明,赵武!”

  说着,他朝门外喊了一声。

  “属下在。”赵武从门外走了进来。

  刘恒说道:“安排人去草原找一趟李副司长,想办法把哈坦部的牧群早些送到大明。”

  “是,属下这就安排。”赵武答应一声,从房里退了出去。

  这时候赵宇图开口说道:“哈坦部还有马群,若是把马群也弄回来卖掉,还能多凑出一些银子出来。”

  刘恒想了想,随即一摇头,说道:“马群不能卖,还要留给咱们自己的骑兵,铁甲骑兵营的骑兵数量还是太少,起码要扩建千人以上才行。”

  “可惜了。”赵宇图叹息一声。

  战马在大明要比牛羊更受欢迎,价格上也要高出不少。

  杨远说道:“大当家,许学武那边谁去通知?不如还是让外情局的人去通知他。”

  “也好。”刘恒点头同意,说道,“就让外情局的人去一趟大沽口。”

  “属下现在就去安排。”杨远说道。

  刘恒点了点头。

  杨远从签押房里面退了出去。

  赵宇图和黄重两个人虽然没有得到海贸的银子,但是也有了哈坦部的那些牛羊,也算缓解了一下压力,便提出来告退。

  待几个人一走,签押房里只剩下陈大庆和刘恒两个人。

  这时候,刘恒对陈大庆说道:“郑铁在大员岛的情况怎么样?”

  他的这个情况不再是之前陈大庆对其他人说的那种情况,而是有没有背叛虎字旗在自立之心。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