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用饭

第六百七十九章 用饭

  陈大庆自然明白刘恒是什么意思,而他这一次去大员岛,也是为了查探大员岛上的情况,想要看看郑铁等人有没有自立的想法。

  脑海中组织了一下语言,他道:“据属下观察,郑铁并没有升出其它的心思,大员岛上的其他人也是一样,都没有脱离虎字旗的心思。”

  刘恒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陈大庆查到的这个结果,他相信是真话。

  郑铁等人在大员岛还要依靠灵丘的支持,海贸生意的货物有一些能从其它地方弄到,可一船船的铁货只有灵丘才能凑出来。

  其它地方的铁货就算是能够弄到一些,也没有灵丘这边的铁货种类齐全,数量巨大。

  没有足够的铁货送到平户,李旦未必还会像现在这样支持郑铁等人。

  更重要的是,船厂被一分为二,大员岛上的船厂归郑铁管理,在大沽口的船厂和多数船只归许学武统领,避免了一家独大的可能。

  “大当家,还要不要再安插一些内情局的人去大员岛?”陈大庆询问道。

  刘恒想了想,随后一摇头,说道:“不必了,不过,内情局安排在大员岛的执法队可以调回来,重新换一批送过去,以后要一年一换。”

  “属下明白,回去属下就安排。”陈大庆应声。

  刘恒点了点头。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作为大员岛主事之人的郑铁不能调离,可执法队却不一样,随时可以换一批新的执法队成员去大员岛,把原本在大员岛的那一批执法队成员替换回来,避免执法队长久留在一处,会被收买的可能。

  “你去做事吧!”刘恒朝陈大庆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陈大庆行了一礼,从签押房退了出去。

  刘恒喝了口温水,拿起桌上的账册翻看起来。

  这些账册被侍从司梳理过一遍,即便如此,仍然有厚厚的一摞被送到了他的桌案上。

  签押房里一坐就是大半天,桌案上的账册也只看完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账册未能来得及看。

  待桌案上的这些账册看完,下个月的账册也快要送到了。

  坐在座椅上的刘恒扬起手臂,伸了伸懒腰,拿起桌案上的茶缸站了起来,走到屋中炉子边上,拿起铁壶往茶缸里面兑了一点热水,双手抱着温热起来的茶缸走到门外。

  头上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忍不住眼皮发沉。

  刘恒端起茶缸放在嘴边,吸溜了一口里面的白开水,吸到嘴里的空气在呼出去变成了白雾。

  大同的第一场雪刚下过不久,院子里背阴处还有几处未完全化开的积雪。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

  赵武手中端着一个大茶缸走了过来。

  “大当家,先吃饭吧!属下把饭打来了。”说着,他把手中的茶缸往前托了托。

  “还别说,真有些饿了。”刘恒用手揉了揉肚子,同时转身朝签押房里走去,嘴里问道,“你吃了没有?”

  “属下呆会儿再去吃。”赵武说道。

  刘恒笑着说道:“行了,把饭给我吧,你抓紧去打饭吃饭,不吃饱肚子哪里有力气做事。”

  赵武看了一眼刘恒手中喝水用的茶缸,说道:“一会儿再去打饭也不迟,属下帮大当家先把饭拿进去。”

  “也好。”刘恒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一个人端着手中盛有白开水的茶缸走进签押房内,坐回桌案后面的座椅上。

  赵武把桌上的几本账册放到一旁,然后把手里盛饭的茶缸放在桌案上。

  刘恒拿起装满饭菜的茶缸,掀开上面的盖子,里面是一条咸鱼和一张饼子,还有几片土豆和萝卜。

  “送往草原的消息送走了吗?”他拿起筷子,夹起一块土豆片搁进嘴里慢慢咀嚼。

  赵武敢拿起炉子上面的铁壶,正要往炉子里面添煤,听到刘恒问话,便说道:“已经送去了,人走了已经有半个多时辰。”

  刘恒点点头,又道:“最近草原上越来越不安稳,以后侍从司收到关于草原的消息,你要及时送过来。”

  “属下明白。”赵武应声,同时把手里的铁壶重新放回炉子上。

  待他直起身子,这才问道,“属下有些不明白,北虏那边放着好好的银子不赚,没事老瞎折腾做什么,难道赚到了银子还不满足?”

  脸上露出疑惑。

  刘恒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筷子,说道:“这些北虏贪婪成性,见咱们虎字旗赚到了银子,便心中不平,想要把咱们虎字旗赚到的银子也弄到自己手里,等着吧,这才刚开始。”

  赵武皱着眉头说道,“素囊和其他几个台吉安排人抢过咱们车队几次,都被护卫车队的战兵打退,莫非这几次的教训还不够,还敢继续动手?”

  刘恒讥讽道:“他们可不觉得自己不是咱们的战兵对手,若是再动手,便不会是劫掠车队这样小打小闹了,恐怕会直接出兵攻打咱们在大黑河的墩堡。”

  “不会吧!那可是一座墩堡,光是各种炮就布置了二十多门,就算李参将坐镇的新平堡,单轮防御,都不如咱们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赵武说道。

  作为刘恒身边的护卫,虎字旗很多事情都经由他的手去办,对张洪所在的第三战兵大营驻守的墩堡情况,他比虎字旗内部的很多人都清楚。

  一个由几千战兵与几百骑兵所驻守的墩堡,外加二十多门炮,只要堡内粮草充足,北虏不死上几万人别想攻破墩堡。

  何况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作为货仓用,堡中自然不会缺少粮草,所以就算有蒙古台吉率兵攻打墩堡,也别想能轻易拿下。

  而整个土默特也只有几万控弦甲士,不可能为了攻打他们虎字旗的墩堡,把整个土默特都搭上。

  以土默特的实力,想要拿下他们虎字旗的墩堡只有围困这一个办法,待墩堡里面的粮草耗尽,才有那么一丝攻破墩堡的可能。

  “财富迷了眼,有些人未必能看清楚这些。”刘恒面露冷笑。

  外情局把草原上收集到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回灵丘,对素囊和坎坎塔达等人勾结在一起的事情,他早就收到了消息。

  几次针对虎字旗车队的背后主使和实施者,也都被外情局的人查清楚。

  正因为有这么多关于北虏的消息传回来,刘恒才越发清楚,虎字旗与北虏很难善了,将来迟早会有一战。

  除非虎字旗向北虏称臣,把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份利润交出来,从此老老实实给北虏做事,学板升城的那几家汉商,给北虏中的贵人做奴才。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