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八十八章 厮杀

第六百八十八章 厮杀

  虎字旗的铁甲骑兵队伍中骑马走出来一人,距离赛纳班大约六十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他道:“我知道你们是素囊台吉帐下的甲骑,也知道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我虎字旗也无意与你们为敌,我们的目的是范记商队。”

  “既然你们知道我们是素囊台吉帐下的甲骑,那你们还不退去。”赛纳班喊道。

  谭再旺再次开口说道:“我再说一遍,我们虎字旗不愿意与素囊台吉为敌,若是你们执意留下,那就是与我们虎字旗为敌,咱们便战场上见。”

  见虎字旗的人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赛纳班不敢私自做主,便喊道:“你等着,我去把将军找来,有什么话,你跟我们将军说。”

  说完,他一拨马头,返回自己一方的阵中。

  谭再旺没有急着让身后的铁甲骑兵动手,而是耐心的等窝仑阔露面。

  若窝仑阔能够主动退去最好,动手是最后的选择。

  自打他接到命令,便率领自己的骑兵大队,追寻窝仑阔等蒙古甲骑留下的痕迹,一路来到这里。

  在过来之前,他已经让队伍在二十里外的地方休息了一个时辰,同时安排部下吃一些东西,恢复体力,也喂了战马一些精料。

  可以说他和他带来的铁甲骑兵,随时都可以进行战斗。

  赛纳班回到窝仑阔身边,低声说道:“将军,虎字旗的人让咱们不要管范记商队的事情,不然就要与咱们动手,属下做不了主,还请将军做主。”

  窝仑阔回头看了一眼那些拖拖拉拉还没有骑上战马的蒙古骑兵,犹豫了一下,才道:“也好,我去见识一下虎字旗的人,看看他们到底有几个胆子,敢与咱们动手。”

  说着,他脚后跟一磕马腹,催促胯下马来到谭再旺百步外的地方停下。

  谭再旺见过窝仑阔,自然认得他,率先开口说道:“窝仑阔将军,这是我们虎字旗与范记的事情,你们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窝仑阔脸一沉,说道:“你们虎字旗不好好的行商,来这么多骑兵想要做什么?告诉你们,范记商队得我家台吉关照,你们虎字旗若是敢乱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手里的马鞭,不忘指向对面的谭再旺。

  “不客气又能如何!”谭再旺面露讥笑,道,“你家台吉什么时候对我们客气过,真以为你们做的那些事情我们不知道吗?”

  听到这话,窝仑阔淡漠的说道:“那又如何,这里是草原,不是大明,就算你们明国皇帝也管不到这里,你们虎字旗不过是明国的一家商号,莫非还敢与我家台吉为敌不成?”

  作为素囊台吉身边的亲卫将军,土默特有名的勇士,身边还带着近二百甲骑,他并不怕谭再旺还有那几百铁甲骑兵。

  谭再旺喊道:“我们虎字旗与范记的事情是明国商人之间的争斗,你们那位素囊台吉掺和进来,便是与我虎字旗为敌。”

  窝仑阔冷声说道:“草原是大汗的草原,不是你们明国的草原,范记商队既然来到草原上,就是我家台吉的朋友,你们虎字旗若敢对范记商队动手,便是在挑衅我家台吉,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你们虎字旗再敢肆意妄为,我家台吉会把你们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势力连根拔起。”

  “这么说你们一定要维护范记商队了?”说这话时,谭再旺眼睛微微一眯。

  两个人相隔太远,窝仑阔自然看不到谭再旺的表情,便道:“不要以为你们虎字旗的人打退几股马匪就以为自己真的厉害,和我们蒙古人的骑射比起来,你们什么都不是。”

  谭再旺单手拽着缰绳,说道:“那好,咱就战场上见。”

  说完,不待窝仑阔回应,他调转马头,回到自己一方的阵营。

  窝仑阔也不在废话,返回自己阵营这边。

  这会儿所有的蒙古骑兵全都骑在了马背上,虽然还有不少人脸上带着醉意,满身的酒气,可手中也都拿着自己的骑弓。

  赛纳班凑上来,问道:“将军,虎字旗的人有没有答应退去?”

  “哼,虎字旗的人居然如此不识抬举,这一次本将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明白明白,草原是谁的地方。”窝仑阔冷哼一声。

  听到这话,赛纳班知道双方谈崩了,若是虎字旗不退,只有动手一条路。

  “传令下来去,杀向对面的南蛮子,让他们知道草原是谁的天下!”窝仑阔高喊一声。

  不过,作为将军,他并没有冲在最前面,而是在众多甲骑环绕下,在队伍靠后的位置。

  蒙古骑兵朝虎字旗的铁甲骑兵冲去。

  许多蒙古人嘴里发出一声声怪叫,一张张骑弓被拉开,弓弦发出崩崩的响声。

  蒙古人用骑弓射出去的箭矢密密麻麻,遮盖住大半个天空,四周一下子暗了下来。

  可惜双方距离太远,骑弓又都是软弓,用来射草原上的猎物还行,若是在一二百步外射向敌人,没等射到人,箭矢便因为无力而掉落在地上。

  谭再旺见蒙古骑兵冲过来,同样下令道:“随我杀敌!”

  铁甲骑兵之中用骑铳的人数较少,后来加入铁甲骑兵的马匪,几乎没有人用骑铳,却准备不少短斧和短枪一类兵刃,而且每个人身上带了不止一样,除此之外,还有一柄统一配备的马刀,用来近身厮杀。

  很快,蒙古骑兵射出两轮箭矢,双方距离也只剩下几十步。

  这时候,铁甲骑兵营一方开始拿出身上的短斧和短枪,一声命令下,纷纷朝着对面的蒙古骑兵身上投掷过去。

  扔完一轮,铁甲骑兵再一次拿出身上的短斧短枪,这一次不用命令,又一次丢向蒙古人的骑兵队伍中。

  铺天盖地的短斧短枪落到蒙古人的骑队中,砸在蒙古人的身上。

  一旦挨上一记短斧或是短枪,哪怕不死,也都被砸落马下。

  两轮短斧短枪过后,少说有五六十蒙古骑兵从马背上坠落下来。

  周围都是奔驰的战马,这个时候坠马,即便没有摔死,也被后面跟上来的战马一遍一遍踩成肉泥。

  可以说一旦落马,便没有活命的可能。

  丢了两轮短斧和短枪的铁甲骑兵,纷纷抽出身上的马刀,与迎面过来的蒙古骑兵撞到了一起。

  这时骑弓和短斧短枪已经用不上。

  不管是蒙古骑兵,还是虎字旗的铁甲骑兵,都在用手中的兵刃往对方身上招呼,开始最野蛮和最血腥的拼砍厮杀。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