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联手

第六百九十二章 联手

  PS:感谢花笑云的打赏

  “巴图!”坎坎塔达说出了一个名字。

  “你的意思是与永谢布部联手?”素囊看向坎坎塔达。

  坎坎塔达一摇头,说道:“巴图还代表不了永谢布部,不过他部族的实力也算可以,而他的身份不一般,能拉拢到不少人。”

  素囊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想了想,说道:“你是想要借助巴图的身份,多拉拢一些帮手对付虎字旗?”

  坎坎塔达点了点头。

  素囊眉头微微一蹙,道:“若是让巴图加入进来,他起码要分走墩堡里三分之一货物,再有其他人加入进来,最后你我两家顶多拿到虎字旗放在墩堡里面一半的货物。”

  虎字旗在大黑河墩堡里面存放的货物,早被他认定是自家的东西,拉拢到巴图就要分出去一半好处,心中有些不舍。

  坎坎塔达说道:“大黑河的那个墩堡没有那么好拿下,除非虎字旗的人主动投降,交出墩堡,不然的话,不死伤一些人,根本不可能拿下虎字旗的墩堡。”

  “只要咱们大军围困住他们的墩堡,你觉得虎字旗的人还敢跟咱们动手不成?”素囊一脸不屑的说。

  虎字旗在他眼中,就是明国的一家商号,哪怕养了一些护卫打手,他也不觉得虎字旗的人面对他和坎坎塔达的大军,还有胆子动手。

  坎坎塔达微微一皱眉头,道:“你帐下窝仑阔的事情这么快就忘记了?”

  听到这话,素囊脸一黑。

  近二百的蒙古精锐甲骑,败在了一家明国商号养的骑兵护卫手中,已经成了他头上的耻辱。

  坎坎塔达说道:“我有十足把握拿下虎字旗的墩堡,但这一战若是死伤太多,那就不值得动手了。”

  除了牛羊牧群是他们的财富外,牧民也一样是属于他们的财富,象征着部落的实力。

  素囊面露沉思。

  许久,他才道:“好吧,听你的,我派人给巴图送信,让他来板升城一趟,与咱们一起商议此事。”

  “这几天我暂时住在板升城,待巴图来了之后,咱们商议好各家出兵的事宜,我再回去。”坎坎塔达说道。

  素囊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粗犷的笑声,紧接着,一个个头不高,有些罗圈腿的蒙古汉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哈哈,没想到坎坎塔达你也在。”

  素囊和坎坎塔达朝门口方向看过去。

  坎坎塔达开口说道:“巴图,你来得正好,省得我们再派人去找你了。”

  “哦?”巴图看了看坎坎塔达,又看了看素囊,问道,“你们找我有事?”

  他走到一张矮桌后面,盘腿坐在了垫子上。

  “确实有事想要找你商量。”素囊笑着说,旋即朝一旁的侍者说道,“你去准备一坛高粱酿和一盘羊肉,给巴图台吉送过来。”

  那侍者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找我什么事?”巴图身上往前一探,好奇的问道。

  素囊说道:“我和坎坎塔达台吉刚商量过,准备对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动手,你要不要加入进来?”

  “这是好事,算我一份。”巴图抓了抓脸上的络腮胡子。

  素囊扭头看向坎坎塔达,说道:“有巴图台吉加入,现在可以动手了吧!我就不信了,一个明国商人,有几个胆子敢在草原上与咱们蒙古人抗衡。”

  “别急,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坎坎塔达说了一句,手里端起桌上的马奶酒,喝了一口。

  一旁的巴图也道:“确实,这个时候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你们什么意思?”素囊眉头一皱,面露不满。

  坎坎塔达说道:“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不适合与虎字旗大规模作战,一旦强行动手,定会引来牧民埋怨,也容易失利。”

  “我和坎坎塔达台吉想的一样。”巴图说道,“明年秋天马儿也都上膘了,那时才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坎坎塔达附和的点了点头。

  素囊脸色难看的说道:“前不久我帐下折损一百多骑,都是死在虎字旗的人手中,若是我不动手,如何对下面的人交代。”

  “窝仑阔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所以才从青城赶过来见你。”巴图开口说道,“依我看,这未必是一件坏事。”

  “你什么意思!”素囊用手一拍身前的矮桌,瞪向巴图。

  “先别急,听我给你分析。”巴图说道,“你想过没有,虎字旗连你帐下的甲骑都敢杀,其他台吉对虎字旗又怎么会放心,必然会多上几分防备,就连你们大汗那边也一样会对虎字旗生出警惕。”

  素囊黑着一张脸说道:“为了安抚那些已经折损的甲骑家人,我拿出几百只羊羔补偿他们,不仅如此,经此一事之后,范永斗那边恐怕指望不上了,他可是我用来替代虎字旗的明国商人。”

  “不就损失几百只羊羔,只要拿下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什么样的损失都能补偿回来,至于那个范永斗……”巴图不以为然的说道,“等收拾了虎字旗,范永斗和他的范记对咱们来说已经可有可无,相信会有其他明国商人替代他们。”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素囊一拳捶在桌面上。

  坎坎塔达笑着说道:“虎字旗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你要着急想要动手,来年春天咱们就可以动手,只要拿下虎字旗的货仓,到时什么气都出了。”

  巴图说道,“先忍一忍,如今不是咱们不能动手,而是这个季节不适合动手,等到来年大地开化,咱们不管是直接攻打虎字旗的墩堡,还是围困,都可以轻轻松松解决虎字旗的墩堡。”

  侍者从外面走了进来。

  手中端着一个大托盘,里面是酒坛和酒碗。

  在他身后,还有一名侍者,手里端着冒着热气的羊肉。

  酒坛酒碗和羊肉放到巴图身前的矮桌上,两名侍者退到一旁。

  巴图拿起酒坛,捏碎上面的泥封,给自己酒碗里倒了一碗酒酒,端起来,对坎坎塔达和素囊说道:“来,干了这碗酒,庆祝咱们三家联手。”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