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六百九十九章 范家的谋划

第六百九十九章 范家的谋划

  素囊准备在来年秋天对虎字旗动手的消息,一传出,便被外情局的人传回灵丘。

  除此之外,知道这个消息的还有范永斗。

  他在板升城认识的汉商,派人去张家口给他送去了这个消息。

  送来这个消息的人是个汉人,不过不是大明境内的汉人,而是生活在草原上的汉人。

  范永斗让管家拿出几两银子,打发走送来消息的那个蒙古汉人。

  之前的那位范家管家死在草原上后,范永斗便又选了一个管事的下人,成为了范家新的管家。

  “这件事你怎么看?”范永斗看向一旁的范永成。

  范永成笑着说道:“这是好事,虽说咱们范家折损了一支商队,损失了不少银子,但这点银子还不至于让咱们范家伤筋动骨,可虎字旗却因此惹恼了素囊,简直是自掘坟墓。”

  “嗯。”范永斗点点头,说道,“能把虎字旗从草原上连根拔起,这点损失咱们范家还折损的起。”

  范永成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水,说道:“虎字旗的人胆子真是不小,居然连素囊帐下的甲骑都敢杀,果然是匪性难改。”

  “他们是不得不杀。”范永斗说道,“若是放过素囊帐下的甲骑,就要连同咱们范记商队一起放过,这样一来,一样会动摇虎字旗在草原上的根基。”

  范永斗拿开手中盖碗,说道:“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该对素囊帐下的甲骑动手,素囊可是与卜石兔争夺过土默特大汗的人,地位和实力在土默特都是首屈一指,更是一位大台吉,得罪了素囊,虎字旗以后别想在草原上安稳。”

  范永斗拿起桌上的盖碗,喝了一口里面的茶水,说道:“不管虎字旗怎么选择都没用,我与素囊早就商量好,要对虎字旗动手,把虎字旗赶出草原,由咱们范记替代虎字旗。”

  “听说虎字旗在草原上,每年的利润不下百万两,若是咱们范记接替了虎字旗,用不了几年,咱们范记便是整个北方首屈一指的豪商。”范永成志得意满的说。

  虎字旗与草原合作的路子,谁都明白,只要走通与蒙古诸部之间的关系,便可以替代虎字旗。

  他相信,只要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势力被连根拔起之后,他们范家便可以通过与素囊的关系,解手虎字旗打下的那些商道。

  范永斗说道:“咱们想要完全接替虎字旗的商道,必须要弄到虎字旗的四**车,不然以咱们范记的运输能力,还做不到让商队遍布整个漠南蒙古。”

  “咱们不是已经让去人打造四**车了,过去这么久,还没有像虎字旗那样的四**车吗?”范永成问道。

  “确实打造了几辆。”范永斗说道,“可惜和虎字旗的四**车比起来,还差了不少,转向没有虎字旗的四**车灵活,关键是弹簧,这个东西只有虎字旗有,一般铁匠打造出来的弹簧根本使不住,没多久就会坏掉。”

  范永成低头想了想,说道:“能不能搞到虎字旗的四**车,让工匠照着虎字旗的四**车打造。”

  “没用的。”范永斗说道,“这个东西看着简单,想要打造出和虎字旗差不多的四**车,没有几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

  “可惜了。”范永成叹了口气,说道,“要是能把虎字旗在灵丘的基业都接过来,咱们范家不仅可以替代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商道,也能取代虎字旗在大同的一切。”

  范永斗喝了口茶水,说道:“不急,只要虎字旗丢了草原上的商道,大同那些从商道上分润好处的官员,第一个不会放过虎字旗,而且咱们背后还有大同巡按撑腰,虎字旗一倒,咱们范记便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接手虎字旗那些优良的产业。”

  范永成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认为虎字旗这一次在劫难逃,素囊既然放出话来要收拾虎字旗,那就不可能只是说说而已,肯定会对虎字旗动手。

  虎字旗虽然有些实力,但他们相信,虎字旗不可能是素囊的对手,草原终究是蒙古人的天下,虎字旗再厉害也翻不起多大浪花。

  范永成说道:“巡按大人那边恐怕还要去说一声,这一次咱们商队折损在草原上,巡按大人那里恐怕会不高兴。”

  “你亲自去一趟阳和卫。”范永斗说道,“我接触过一次大同的那位巡按,他不喜欢商人,而你是有功名的读书人,想来你去见他,应该更方便说话。”

  范永成想了想,说道:“行,那就我去。”

  “去的时候多带一些礼物。”范永斗说道,“这些当官的,都是嘴上的两袖清风,暗地里的好处从不少拿,你去的时候,把礼单给他的幕僚。”

  “我明白。”范永成点了点头。

  他接触过不少官员,自然知道如何打点官员。

  范永斗说道:“咱们的商队被劫也有不少日子,那位巡按大人恐怕快等不及收银子了,这一次你去的时候,记得把素囊要对付虎字旗的消息也告诉他。”

  “我什么时候动身去阳和卫?”范永成问道。

  范永斗想了想,说道:“这两天我让人准备一份送给大同巡按的礼单,等东西备齐了之后,你便动身,只可惜素囊只是攻打虎字旗在大黑河的货仓,若是来一次寇边,完全可以把一顶引北虏入边的帽子扣在虎字旗的头上。”

  “也不是不能来一次寇边。”范永成说道,“以咱们范记和素囊的关系,完全可以让他们入寇大同,咱们范记的人在想办法让素囊的人抢下一个县城,到时候大同各级官员,一定会把虎字旗推出去当成替罪羊。”

  “这件事也不是不能操作。”范永斗面露沉思,旋即说道,“回头我去一趟草原,见见素囊,与素囊商议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做成这件事。”

  范永成说道:“若是这件事能成,虎字旗必死无疑,到时范记不仅接手草原上的商道,就连虎字旗在灵丘的基业,也要落到咱们范家手里。”

  范永斗笑着说道:“素囊盯上了虎字旗在大黑河的货仓,恐怕未必会舍近求远攻打大同,这件事我还要好好谋划谋划。”

  “其实只要灵丘的虎字旗一倒,虎字旗在草原上的货仓就是无根之萍,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范永成说道。

  范永斗点了点头。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