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章 粮食

第七百章 粮食

  “快,快,快,把冰都凿开了,大块冰沉水里面去。”毛承禄冲着冰面上正凿冰的百姓大声喊道。

  皮岛是近海的岛屿,离海岸并不远,一入冬,周围便开始结冰,而且越结越厚,不凿开这些冰,就会与后金那边连在一起。

  明军在辽东屡屡失利,不愿意被归顺后金的辽东百姓,纷纷逃到皮岛避难。

  这些百姓想要在皮岛活下去,要靠做活换一口吃食。

  在冰面上凿冰是一件危险的活计,可对于岛上的百姓来说,却能换到一些食物,保证一家人不会饿死。

  皮岛本身没有什么粮食,主要靠登莱用船送来岛上所需粮草。

  这些粮食到了毛文龙手中,自然不会分给岛上的普通百姓,而且就算把这些粮食全分给百姓,也不够分的。

  岛上的粮食都被集中起来,优先供给毛文龙和他手底下的兵将,最后还会分给岛上的百姓一点吃食。

  皮岛岸边站着手持利刃的兵丁,还有一些弓箭手。

  这些人作为监工,监视冰面上干活的百姓,一旦发现有偷懒的人,先是出声呵斥,第二次在发现,便一箭射过去。

  岛上最不缺的就是百姓,甚至可以说百姓太多了,岛上已经养活不了这么多人,哪怕死上一批也不会心疼。

  在冰面上凿冰十分危险,稍不注意,就可能连人带冰一同坠入海里。

  冰凉的海水,又是腊月寒冬,人就算被救上来,也要大病一场。

  一旦生病,根本没有大夫会来看病,也没有药吃,只能靠身体扛着,绝大多数百姓都熬不住,没几天就会病死或是饿死。

  对于岛上死了的百姓,处理起来很简单,脱光死者身上的衣服,尸体丢进海水中,至于最后尸体是冲到另一侧的岸边,还是冲进大海,或是被鱼虾吃掉,根本没有人关心。

  在皮岛,每天都死人,岛上的百姓早就麻木了。

  在冰面上凿冰的百姓一个个冻的面色铁青,嘴唇发紫,却没有人敢回到岸上,咬着牙趴在冰面上干活。

  凿冰的百姓多是用一些石块和削尖一头的木棍,还有一些百姓手里的工具掉进海里,只能用手用脚来凿冰。

  手里没有工具,也不能回岸上,否则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刀或是一箭。

  “大伯,您要的饼子做好了。”

  来人是一名面色有几分稚嫩的年轻汉子,是毛文龙的亲兵,也是毛文龙的义孙。

  毛承禄是毛文龙义子中的老大,替毛文龙掌管和训练亲兵,想要成为亲兵,则必须成为毛文龙的义子或是义孙。

  毛承禄瞅了一眼箩筐里的黑乎乎饼子,伸手拿起一块,用手掰开,塞进嘴里咀嚼了两下,随即吐了出去。

  “呸,里面怎么这么多土。”

  他一脸不满的看着送饼子过来的那人。

  年轻汉子往前走了一步,低声说道:“这批粮食是从登莱运来的,里面一些大颗粒的沙子已经挑出来了。”

  皮岛上的补给,只能从登莱用船运过来。

  “老子们卖命守在皮岛,这群贪官却在后方克扣将士的口粮,就算把他们千刀万剐都不解恨。”毛承禄恨恨的说。

  那年轻汉子说道:“这些混了泥土的粮食都是留给岛上百姓吃的,还有一部分干净的粮食,和虎字旗送来的粮食,才是留给岛上将士们吃的。”

  “这一次登莱送来的粮食,有多少掺了沙土?”毛承禄问道。

  年轻汉子说道:“最少有一半都是这种掺了沙土和沙粒的粮食。”

  毛承禄脸一沉,把手里剩下的饼子丢回箩筐里,对边上的人说道:“一会儿冰面断开后,把这些饼子赏给那些干活卖力气的百姓。”

  “是。”边上的一名武将答应一声。

  岛上的百姓平常连饭都吃不饱,天暖的时候好一些,能够从岸边捉到一些小鱼小虾吃,天一冷,岸边没有了小鱼小虾,饿肚子已经成了常态。

  这些混了泥土的饼子,对于皮岛上的将领来说是不能下咽的东西,可对岛上的百姓来说,却是能够活命的好东西。

  毛承禄扭头看向另一侧的年轻汉子,说道:“义父在忙什么?”

  “干爷忙活了大半天的公务,这会儿正在宅子里休息。”年轻汉子说道。

  皮岛上不缺百姓,更不缺少劳力,随毛文龙一起驻扎在皮岛的武将,人人都有了自己的宅院,娶了几房小妾,只有岛上的百姓才住在洞穴里,而且是一群人住在一个洞穴里。

  “走,随我去见义父。”说着,毛承禄迈步朝岛中最大的那所宅子走去。

  作为毛文龙的亲兵将领,虽然只是个游击将军,却深得毛文龙信任,地位比岛上绝大多数人都高。

  一路走来,见到他的兵丁将领,纷纷行礼问好。

  来到毛文龙的屋门外,守在门前的两名亲兵朝毛承禄躬身行礼,喊道:“大伯。”

  “义父在里面吗?”毛承禄问道。

  守在门外的一名亲兵说道:“干爷正在里面休息。”

  “你们继续守在这里,我去见义父。”毛承禄迈步往里走。

  门外的两名亲兵退到两旁,留出一条过道让毛承禄过去。

  进到屋中,毛承禄看到毛文龙正坐在椅子上喝茶,急忙快走两步,一行礼,喊道:“义父。”

  毛文龙放下手中盖碗,说道:“不是让你去盯着百姓凿冰,怎么有空过来,与对岸相连的冰面已经断开了?”

  “百姓还在凿冰,最多再有三天,差不多可以把跟咱们皮岛周围的冰面沉入海里。”毛承禄恭敬的说。

  毛文龙说道:“冰面断开之前,一定要盯仔细了,千万不能让后金趁机攻打皮岛。”

  “孩儿明白。”毛承禄点点头。

  毛文龙端起盖碗,拿到嘴边,吹了吹里面的热气,轻轻啜饮一口。

  “孩儿来见义父,是有件事不吐不快。”毛承禄开口说道。

  毛文龙拿开手中的盖碗,说道:“说吧,是什么事让你丢下手里的事情,专程跑到我这里来。”

  他撩起眼皮,看向躬身站在面前的毛承禄。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