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零一章 涨价

第七百零一章 涨价

  “这一次登莱送来的粮食,里面不仅掺了沙粒,还掺了很多的沙土。”毛承禄说道,“沙粒还可以挑出来,最多麻烦一点,可那些掺了沙土的粮食,很难与粮食分开,最后只能连粮食带土一同吃。”

  毛文龙问道:“这一次登莱送来的粮食里,掺了泥沙的有多少?”

  “据下面的人说,最少有一半粮食都掺了沙土和沙粒。”毛承禄回话。

  毛文龙用杯盖拨了拨盖碗里面茶水,又吹了吹,这才说道:“这些掺了泥沙的粮食留给岛上的百姓吃吧!”

  “义父,登莱那边越来越过分了,不如义父参奏登莱巡抚一本,引来朝廷重视,也能让他们收敛一些。”毛承禄说。

  “然后呢?”毛文龙问。

  毛承禄一愣,说道,“登莱那边就算不能给咱们皮岛送来足额的粮饷,起码这些混了泥沙的粮食总不能还给咱们送吧!”

  “以后干脆不往皮岛送粮食,全都换成银子,甚至给你足额的饷银,到时候你怎么办?”毛文龙问向毛承禄。

  毛承禄,抓了抓脑袋,说道:“这是好事呀,孩儿不求他们能够足额发饷,只要发下一半饷就行。”

  “蠢。”毛文龙骂道,“皮岛这个地方,就算给了你银子,你去哪里弄来粮食?几个月下来,皮岛一多半的人都要饿死在岛上。”

  “这……”毛承禄脸一垮,说道,“登莱那边不会这么做吧?”

  毛文龙皱着眉头说道:“若是本将上本弹劾登莱巡抚,说不得他们就会对皮岛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到时他们还可以说发了足饷,就算圣上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毛承禄犹豫了一下,说道:“不是还有虎字旗吗?咱们可以跟虎字旗买粮食。”

  听到这话,毛文龙冷哼一声,说道:“商人逐利,若是登莱不在送粮食过来,虎字旗的粮食自然会水涨船高,以朝廷发下的那点饷,买不了几次粮食,也养活不起岛上的这么多人。”

  “咱们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吗?任由登莱那边克扣粮饷,还用掺了泥沙的陈粮以次充好。”毛承禄苦着一张脸说。

  毛文龙喝了口茶水,说道:“咱们皮岛在后金的后方,粮饷只能依靠登莱水师送来,有这些掺了泥沙的粮食,总比没有强,岛上还有这么多百姓在,真要饿急了眼,会出大事的,”

  在他眼中,登莱的粮食里面混了泥沙并不要紧,只要皮岛上的百姓有口吃的,皮岛就能安稳。

  毛承禄说道:“能不能找王大人出面,他是辽东巡抚,又是东林党人,相信登莱那边多少也会给王大人一些面子。”

  “别想了,王大人不会出面的。”毛文龙说道,“登莱做的事情,在官场是常态,只不过咱们皮岛这里情况特殊,才有粮食送到岛上,换做其他地方,恐怕连混了泥沙的粮食都没有。”

  毛承禄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义父说的对,登莱的事情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真要惹怒了登莱那边,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他们皮岛。

  “幸亏朝廷知道咱们皮岛的困难,不仅开镇,还允许义父自己筹备粮饷,要不然,岛上的这些百姓恐怕都活不了了。”毛承禄感叹道。

  毛文龙端起盖碗,喝了口茶水,说道:“以后登莱送来的那些掺有泥沙的粮食,单独存放,留给岛上的百姓吃,咱们的人不能吃这些混了泥沙的粮食,否则下面的兵将会离心离德。”

  “孩儿明白。”毛承禄说道,“也只有虎字旗的船送来的粮食,才是新粮,其他商人送到岛上的粮食也多是陈粮。”

  毛文龙冷哼一声,说道:“这些商人每一个好东西,以后他们送来的粮食全都扣下,想从本将手中便宜买到辽东的特产,真以为本将是那么好哄骗的。”

  “义父放心,已经扣下那几家商人的货物,并且让他们带话回去,再送来一批货物,才会补足欠他们的银子。”毛承禄说道。

  毛文龙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你盯着,本将放心。”

  “是。”毛承禄应声,旋即说道,“虎字旗那边怎么办?听说他们跟京城的魏阉关系密切,咱们不好得罪。”

  “无妨。”毛文龙一摆手,说道,“本将是王大人的人,如今辽东尽被东林党掌控,就算是魏阉也奈何不得本将。”

  毛承禄说道:“魏阉终究是圣上身边的人,若是他说一些义父的坏话,恐怕会对义父不利,而且这个虎字旗和其他几家商人不一样,他们主要要大木,反倒对那些辽东特产,不是太过在意。”

  毛文龙捻了捻胡须,说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这个虎字旗暂时还不好得罪,本将这个副总兵也没有成为总兵,魏阉若是在圣上身边说本将的坏话,弄不好本将这个副总兵就只能一直是副总兵了。”

  短短半年之内,他便从游击将军升任为副总兵,接连跳过好几级,如今皮岛更是被朝廷允准开镇。

  他到不担心有人会来接任东江镇总兵,毕竟东江镇的兵马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是他的心腹,同时东江镇地处后金后方,没有几个武将愿意来这种危险的地方做总兵。

  “那……虎字旗的船下次再来,咱们还要不要扣下他们带来的货物,让虎字旗也和其他商人一样,多送一批货物过来。”毛承禄试探的问道。

  毛文龙想了想,说道:“不,虎字旗不能像对待其他商人那样,不过东江镇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好拿的,等虎字旗的人再来,由你出面接待,就说女真经常出现在老林里,大木不好弄,让他们提高价格。”

  “大木这种东西在辽东这里多得是,突然涨价,会不会太那个啥了。”毛承禄面露尴尬。

  毛文龙冷哼一声,说道:“放心,只要虎字旗的人还想要大木,他们就会答应咱们的条件,而且他们弄走这些大木是为了造船,去南边和红毛夷做海上生意,赚到的银子比咱们要的这一点多得多。”

  虎字旗用过皮岛这里弄走这么多大木,都是挑选的那些适合造船的大木,皮岛上下都知道虎字旗弄走的这些大木,是用来在造船。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