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零二章 陈忠来见

第七百零二章 陈忠来见

  “虎字旗的人从咱们东江镇弄走了这么多大木,全都造成海船,恐怕要花费一笔不菲数目的银子。”毛承禄感慨了一声。

  毛文龙手中端着盖碗,说道:“这更说明虎字旗在海贸上没少赚银子,可惜朝廷不允许本将建水师,不然的话,本将都想造几艘大船,去南洋与红毛夷做生意了。”

  “有登莱水师在,朝廷不可能答应咱们建水师的要求。”毛承禄说了一句,旋即又道,“其实有造船的银子,不如多养一些亲兵更实用。”

  毛文龙点点头。

  造船的事情只是他随口说说,朝廷能设立东江镇,已经是极限了,不可能再让他掌管一支水师。

  而且与后金厮杀,只能指望他养在身边的亲兵,海船再厉害,无法上岸,面对后金的人也没有任何用处。

  门外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随后守在门外的一名亲兵走了进来,躬身说道:“义父,陈大人来了,正在门外等候大人召见。”

  “陈忠不是在铁山吗?怎么在这个时候来皮岛!”毛承禄面露不解。

  毛文龙合上盖碗的杯盖,对进来通禀的那名亲兵说道:“让陈忠进来吧!”

  亲兵从屋中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陈忠从屋外走了进来,来到毛文龙下方,单膝跪地,嘴里说道:“末将参见副总兵。”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多礼,起来吧!”毛文龙虚抬一下右手,示意陈忠起身。

  “是。”陈忠答应一声,这才站起身。

  边上的毛承禄说道:“陈大人,你不是应该镇守在铁山,怎么来皮岛了?还是说后金攻打铁山,铁山已经失守?”

  别看他们在皮岛这边来了一个辽东大捷,但他们心中清楚,那是因为后金后方空虚,给了他们偷袭的机会,这才捡了一个便宜。

  以东江镇的实力,还不是后金的对手,平常他们东江镇也只做一些偷袭,或是用一些下作手段来对付后金。

  他们东江镇真要有实力与后金正面相抗,也不会被后金追到了朝鲜,直到后金退兵,他们才逃回皮岛。

  陈忠看向毛文龙,说道:“末将按照大人的吩咐,最近一段时间开始限制虎字旗索要大木的数量,后来虎字旗的人找到末将那里,末将躲了几次,这一次实在躲不过了,只好来见大人,求大人拿个主意。”

  说着,他抱拳朝毛文龙一行礼。

  边上的毛承禄说道:“我当是什么大事,这事简单,等虎字旗的人再来,你告诉他们,因为后金的关系,大木越发不好弄了,要涨价才行。”

  “这……”陈忠面露犹豫。

  辽东最不缺的就是深山老林,林子里有的是大木,换做别的地方,大木还能值点银子,可在铁山,大木漫山遍野都是,属于白来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最多砍树的时候费点力气。

  可他们东江镇同样不缺劳力,许许多多从辽东逃难到东江镇的百姓,这些人都可以用来伐木,根本不需要他们东江镇的官兵亲自动手伐木。

  对他们东江镇来说,大木都是一些白得的东西。

  他们东江镇用这些不花费一分银子的大木,从虎字旗手中换来东江镇所需的东西,简直是没本的买卖,已经赚的不能再赚了,现在却要给大木涨价,这在外人里,恐怕成了人心不足蛇吞象。

  毛文龙喝了口茶水,说道:“承禄说的很好,虎字旗的人再来,你可以告诉他们,想要大木,就要涨价,不然,以后大木不在卖给他们虎字旗。”

  “会不会有些不太好?”陈忠迟疑的说道,“毕竟大木在东江镇,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

  “没什么不好的。”毛文龙说道,“大木对咱们东江镇来说不重要,可对虎字旗来说,却十分重要,你要记住,商人逐利,若是大木不重要,虎字旗的人怎么可能愿意用粮铁食盐这些东西换取大木。”

  “是,末将懂了。”陈忠点了点头。

  不管大木值不值钱,可毛文龙说要涨价,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只能给大木涨价,而且,大木卖贵一些,对他和整个东江镇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能够用大木从虎字旗手中换到更多他们东江镇需要的东西。

  毛承禄说道:“算算日子,虎字旗的船快该来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一次会不会多带一些粮食过来,否则咱们这个冬天怕是不好熬了。”

  “前不久登莱那边不是送来了一批粮食。”陈忠侧头看向毛承禄。

  虽然他镇守在铁山,可皮岛这边的事情,他也有消息来源,像登莱送来粮草这样的大事,不仅是他,其他几个镇守在他处的东江镇将领也都知晓。

  毛承禄黑着一张脸说道:“别提了,登莱的那些孙子越来过分了,这一次送来的粮食里面,近一半都掺了泥沙,剩下没有掺泥沙的粮食,也多是一些陈粮,有些都发霉了,只能倒掉。”

  “有这么严重?”陈忠眉头一皱。

  如今他们东江镇的吃喝,主要靠登莱那边运来的粮食,登莱送来的粮食出了问题,整个东江镇都要跟着一起挨饿。

  “要不说这些文官没一个好东西。”毛承禄恨恨的说道,“咱们在后金的后方与后金的人拼死拼活,可那些文官根本不顾咱们的死活,弄些掺了泥沙的粮食充数,他们这么做,也不怕寒了咱们东江镇将士们的心。”

  毛承禄一脸的气愤。

  陈忠看向毛文龙说道:“大人,若真像毛将军所言,登莱那边送来一批掺了泥沙的粮食,咱们还要想办法解决此事才行,若放任下去,登莱那边只怕会越来越过分。”

  “你有什么好的主意?”毛文龙问向陈忠。

  陈忠说道:“克扣粮饷在大明是一件正常的事情,粮饷从户部出来,便被克扣一部分,再经过兵部的手,最后到了咱们东江镇,可以说是层层克扣,能有一半送到东江镇就已经不算少了。”

  毛文龙点了点头。

  对此,他也十分清楚,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吃空饷的将领,很多都是因为发下来的粮饷不足。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