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零五章 招待

第七百零五章 招待

  海上的两艘海船靠近码头。

  站在码头上的人被船影笼罩,杨仰头看着到了近前的大船,只觉得自己太过渺小。

  之前登莱水师的船出现在码头的时候,都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感觉。

  海船在快到码头的时候,停了下来。

  船上放下小船,几个汉子从大船下到小船上。

  小船上的人划着船,来到了码头,伸出一只船板打在了码头的一端。

  船上站起一位身穿短打的汉子,率先一个走上船板,最后来到码头上。

  “见过二位将军。”来人朝朝毛承禄和陈忠一拱手。

  “还真是许掌柜你!”毛承禄惊讶的喊了一声,同时侧头看向陈忠。

  真被陈忠给猜中,虎字旗派来那位许学武。

  许学武笑着说道:“毛将军这是知道我要过来?”

  毛承禄一摇头,说道:“本将不知你会过来,只不过刚刚陈将军猜到船上的人会是你。”

  “胡乱之言,当不得真。”陈忠摆了摆手。

  原本还想要多问两句的许学武,见陈忠不愿意多说,便不在追问,而是说道:“这一次草民过来,带来了一些小礼物,还请二位将军笑纳。”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两根金钗,分别递给毛承禄和陈忠两个人。

  拿到金钗的毛承禄用手掂了掂,嘴里说道:“这是娘们用的东西,本将留着也么多大用处,还不如换一坛酒喝。”

  说完,他随手揣进怀里。

  站在对面的许学武笑了笑,说道:“这一次草民带来了几坛我虎字旗的高粱酿,都是烈酒,相信将军一定会喜欢。”

  “真的?那本将可要好好品尝一下。”毛承禄眼前一亮,看着海上的大船,舔了舔嘴唇。

  他本就喜欢喝酒,尤其在这个季节,喝上两口烈酒身子都能暖和不少,只可惜皮岛这个地方连饭都吃不饱,喝酒就更不容易了。

  哪怕他是皮岛这里的游击将军,也很少有机会喝尽兴,也没有那么多的酒给他喝。

  陈忠手里拿着金钗,说道:“许掌柜一来就送这么大的一份厚礼,本将受之有愧。”

  “许掌柜给你,你就拿着,他们又不差这点银子。”边上的毛承禄不以为然地说。

  许学武笑着说道:“毛将军说的是,这支金钗是送二位将军的礼物,而且草民听说陈将军新纳了一房,金钗就当做草民随礼了。”

  “那好,本将就收下了。”陈忠把金钗揣进了怀里。

  见两个人都收下了金钗,许学武这才说道:“敢问总兵大人可否在岛上?能否容草民去见一见总兵大人。”

  “这几天公事繁忙,我义父不方便见客。”毛承禄一口回绝许学武想要见毛文龙的请求。

  “太可惜了。”许学武叹息一声。

  边上的陈忠开口说道:“有什么事情跟我们说就行,一般的事情,我们两个就能做主。”

  “对,我和陈将军就能做主。”毛承禄附和了一句。

  许学武明白过来。

  应该是这几次东江镇在大木上拿捏他们虎字旗,可偏偏东江镇欠下他们虎字旗不少债,让毛文龙不好意见他们虎字旗的人。

  想到这里,他说道:“既然总兵大人不方便,草民与二位将军说也可以。”

  不过,未等他开口,就听毛承禄说道:“我义父只是副总兵,许掌柜就不要总兵总兵的叫,这话要是传出去不好。”

  “朝廷允准设立东江镇,毛总兵成为东江镇的总兵是早晚的事情,莫非二位将军觉得朝廷还会派人一位总兵来东江镇不成?”许学武笑着说。

  毛承禄脸一沉,说道:“除了我义父之外,朝廷不管派谁来做这个总兵,我东江镇的将士都不服。”

  “毛将军,你喝醉了。”一旁的陈忠提醒道。

  毛承禄一皱眉头,语带不满的说道:“本将都没喝酒,怎么会喝醉,休要在这里胡言。”

  见毛承禄没有听明白,陈忠直言道:“朝廷的事情,又岂是你我能够议论的,还说你没有喝醉。”

  随着他的话声落下,毛承禄反应过来,急忙说道:“确实是喝的有些醉了,竟说一些胡话。”

  听到这话,许学武浅笑一声,也不拆穿,而是说道:“二位将军,我这就让人把酒从船上拿下来,送与二位将军。”

  说着,他回转过身,对身边的一人附耳说了几句。

  那人听完,回到小船上,划动小船返回大船那里。

  陈忠开口说道:“码头风大,许掌柜不如跟本将去岛上,本将让人准备些饭菜,一会儿坐下来一起喝一杯。”

  “草民正有此意,那就有劳陈将军了。”许学武抱拳拱了拱手。

  “请吧!”陈忠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二位将军请。”许学武客气的说。

  毛承禄和陈忠走在了前面,许学武慢上半步,跟在两个人身侧。

  三个人一同朝岛上走去。

  毛承禄作为游击将军,在岛上有自己的房子,虽然比不上毛文龙的那般大,可也有好几间屋子相连。

  回到房里,他的小妾来到屋中请安。

  作为武将,又在皮岛这样的地方,没有那么多虚礼,而且他娶的小妾也只是有几分姿色的平民之女。

  真正那些大户人家或是有关系的人家,早就随登莱水师的船,去了大明境内,不会把家中女儿许配给皮岛上的兵将。

  哪怕毛文龙这样的副总兵,而且有可能很快成为东江镇总兵,可在大户人家看来,在东江镇这种朝不保夕的地方做总兵,还不如大明境内的一个卫所千户值钱。

  小户人家没那么多讲究,家中来了客人,作为毛承禄的小妾,要出来打声招呼,见过客人。

  毛承禄对自己的小妾说道:“你去后厨准备一些吃食,今天本将要招待陈将军和许掌柜。”

  “奴家这就去准备。”毛承禄的小妾行了一礼,从屋中退了出去,到后厨准备一会儿的饭菜。

  毛承禄虽然是个游击将军,可家中没有厨子,一切饭食都要他的小妾来操持。

  几个人分别落座。

  毛承禄坐在主位,许学武坐在最下首。

  饭菜还没有做好,许学武派去拿酒的人随毛承禄留在码头的亲兵,抱着酒坛来到了毛承禄家中。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