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零七章 坚持

第七百零七章 坚持

  毛承禄见陈忠喝到顶了,在喝下去人就要醉倒在坐上,便道:“好了,酒喝的也差不多了,就到这里吧!”

  “草民听大人的。”许学武放下酒碗。

  这会儿陈忠双眼有了几分迷离,人有些坐不稳,但脑子还算清楚。

  毛承禄让人把桌上剩下的酒菜撤下去。

  同时,他对许学武说道:“本将这里还有些茶叶,一会儿喝杯茶,醒醒酒。”

  毛承禄的小妾端上三只茶杯,分别放了一点茶叶,然后把从铁锅里烧开的热水舀出来倒进茶杯里。

  屋中的温度虽然没有零下,却也没有高到哪去,茶杯中的热气袅袅升起。

  陈忠拿起一杯茶,放在嘴边吹了吹,放在嘴边想要喝,茶水沾到嘴唇时,觉得太烫,又重新放回桌上。

  许学武没有去碰桌上的茶杯,而是说道:“我家东主想要在宽甸安置一些人,是为了多伐一些大木,不过,虎字旗与东江镇的合作依然继续,只要东江镇砍下合格的大木,我们便要。”

  “宽甸地处后金与东江镇交界处,你们虎字旗若是在宽甸安置一些,安全上无法保证。”毛承禄提醒道。

  一旁的陈忠红着一张脸说道:“你们虎字旗的人是不知道女真人有多凶残,万一后金偷袭宽甸,就算东江镇这边及时发现,等派兵过去的时候,恐怕也来不及救下你们的人。”

  “二位将军误会了,我虎字旗在宽甸只伐木,一旦发现后金的人,自然先一步逃走,而且也可以及时把后金偷袭的消息带回来。”许学武笑着说。

  “这么说你们虎字旗执意要再宽甸安置你们的人?”毛承禄盯着许学武。

  许学武笑着说道:“主要是我们实在太缺大木,光靠东江镇的大木,数量不是太够,所以我家东主才决定派我过来,想要请求毛总兵允许我们虎字旗派人去宽甸。”

  毛承禄眉头皱了起来。

  原本他是准备想要在大木的价格上面涨价,可这话还没有说,虎字旗的人便提出要去宽甸,想要自己伐木,若是他说出大木涨价的事情,恐怕虎字旗的人会执意去宽甸了。

  换做是别的商人,他自然可以一口回绝,可虎字旗不一样。

  早在他们刚来皮岛的时候,虎字旗的船便来到皮岛,为皮岛送来了急缺的粮草,如今更是时常派来大船,送来东江镇所需物资。

  可以说那些来皮岛做生意的商人加起来,都没有虎字旗一家对东江镇的帮助大。

  其他商人与皮岛做生意,是为了占皮岛便宜,专门从皮岛这里收那些辽东特产,然后把粮食高价卖给东江镇,反观虎字旗,对辽东特产并不太感兴趣,只要那些不值钱的大木,而且还允许东江镇欠虎字旗的银子用大木抵债。

  对于这样既有实力,又不占他们东江镇便宜的商人,他们东江镇上下,自然不愿意为了虎字旗在宽甸安置一些人这样的小事翻脸。

  陈忠看了毛承禄一眼,收回目光,说道:“宽甸那个地方对于你们来说十分危险,你家东主确定要再宽甸安置人手?”

  许学武笑着点点头。

  陈忠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我和毛将军无法答应你,只有大人同意,你们虎字旗才能够在宽甸安置人手。”

  “草民想要与毛总兵见上一面,希望二位将军能为草民引荐一下。”许学武朝面前的两个人拱了拱手。

  “这样吧!”陈忠说道,“我先去见大人,看看大人怎么说,至于会不会见你,那要大人来决定。”

  “有劳陈将军了。”许学武一抱拳。

  陈忠晃晃悠悠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刚一迈步,便是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幸亏及时按住了手边的桌子。

  一旁的毛承禄站起身,把陈忠扶起,重新按回座位上,嘴里说道:“你刚才喝了不少酒,出去一见风很容易醉倒,还是我去吧!”

  陈忠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点点头,说道:“也好,那就你去见大人,我留下陪许掌柜。”

  毛承禄穿上毛皮大氅,迈步朝屋外走去。

  来到门外,他对手在门口的亲兵说道:“陈将军喝了不少酒,你进去照看一下。”

  “是。”那亲兵答应一声,转身进到屋中。

  毛承禄迈步离开,一直出了自己的宅院。

  岛上刮起了风,吹在人身上,仍不住让人打哆嗦。

  喝了些酒的毛承禄被冷风一吹,不仅没有头脑清醒,反而有些迷糊,好在他酒量不小,身边又有亲卫护着,一路顺利的来到岛上最大的宅子里。

  “孩儿参见义父。”毛承禄朝坐在屋中的毛文龙行了一礼。

  毛文龙耸了耸鼻子,眉头微微一皱,问道:“没少喝酒?”

  “孩儿只喝了一点,没想到高粱酿实在太烈,这才有些上脸。”毛承禄解释了一句。

  毛文龙见毛承禄站着都直打晃,便用手一直一旁的座位,说道:“坐那吧,再站一会儿怕你一头栽到地上。”

  “嘿嘿,多谢义父。”毛承禄感谢了一句,走了两步,转身坐在了座位上。

  毛文龙对屋中的亲兵说道:“沏一杯浓茶送过来,让他醒醒酒。”

  屋中的亲兵退了出去。

  毛文龙这才看向毛承禄,说道:“这一次虎字旗的船过来,都带来一些什么东西?有没有兵甲?”

  “回禀义父。”毛承禄一欠身,说道,“孩儿还未来得及问,不过有一点能够肯定,虎字旗派来了那位叫许学武的人过来,是为了大木的事情。”

  毛文龙说道:“大木涨价的事情跟虎字旗的人说了?”

  “还没说。”毛承禄一摇头,旋即说道,“不过,那个许学武与孩儿跟陈将军说,他们虎字旗想要在宽甸安置几百人,用来伐木。”

  “虎字旗的人要再宽甸安置他们的人!”毛文龙眉头一皱,嘴上说道,“宽甸那个地方距离后金不远,就连本将都没有派兵去驻守,他们虎字旗的人不要命了,敢把人安置在宽甸。”

  宽甸距离后金太近,而且那个地方早就荒凉了下来,曾经的堡墙都倒塌的差不多,想要住人,需要花费不少精力才能清理出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