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零八章 条件

第七百零八章 条件

  毛承禄说道:“孩儿也劝了,可虎字旗的人不听,执意要派人去宽甸。”

  “你答应了?”毛文龙看向毛承禄。

  毛承禄一欠身,说道:“孩儿不敢私下做主,特来请义父定夺。”

  收回目光,毛文龙两根手指捏着杯盖,拨了拨盖碗里的茶水,嘴上问道:“你对此事怎么看?”

  毛承禄犹豫了一下,才道:“孩儿觉得应该拒绝虎字旗的提议,不准他们派人去宽甸。”

  “说说理由。”毛文龙端起盖碗,放在嘴边啜饮一小口。

  毛承禄说道:“虎字旗只不过是一家出自大同的商号,他们来东江镇是为了咱们这里的大木,若是让他们去了宽甸,任由他们砍伐大木,势必要影响咱们东江镇大木的生意。”

  “嗯,说的有几分道理。”毛文龙点了点头。

  毛承禄继续说道:“也正因为他们提出在宽甸安排人手,孩儿这边连大木价格上涨的事情都不好再开口提。”

  “陈忠是什么意思?”毛文龙问道。

  毛承禄说道:“陈忠倒是什么都没说,但卖给虎字旗的大木一直出自铁山,现在虎字旗想要在宽甸自己砍伐大木,陈忠应该不太愿意虎字旗的人去宽甸。”

  “也对,虎字旗若是去了宽甸,会影响到陈忠在大木上赚得好处。”毛文龙手指敲了敲盖碗的外壁,又道,“看来陈忠几次故意卡住虎字旗的大木,让虎字旗的人生了不满。”

  这时,一名亲兵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端着盖碗,放到毛承禄手边,退到了一旁。

  “喝茶,去去身上的酒气。”毛文龙抬手指了指。

  毛承禄端起盖碗,放在嘴边,小口啜饮一口,拿开后,说道:“虎字旗想要弄到足够多的大木,就要求着咱们东江镇,就算义父您不让虎字旗的人去宽甸,想必他们也不敢有任何不满。”

  “嘴上不敢说不满,但心中必定会有不满。”毛文龙语气淡淡的说。

  说完,他端起手中的盖碗,吹了吹上面的热气,拿到嘴边喝了一口。

  毛承禄说道:“只要虎字旗的人想要继续造船,大木便是急缺的东西,他们只能求着咱们东江镇,只有咱们东江镇才能为他们提供足够多的大木。”

  “不一定非要求咱们,你别忘了,还有后金呢!”毛文龙说道,“如今辽东的局势明显是后金占据优势,广宁也只能被动防守,无力出兵野战,至于东江镇,外人不清楚,但你我父子最清楚了,顶多也就是趁后金不注意偷袭一下,明刀明枪咱们东江镇同样不是后金的对手。”

  “虎字旗的人应该没有那么大胆子吧!”毛承禄眉头一皱,说道:“与后金勾结,他们不怕被朝廷杀头吗?”

  “哼,商人逐利,有什么事是这些商人不敢做的。”毛文龙冷哼一声。

  毛承禄犹豫着说道:“这么说,咱们东江镇只能同意虎字旗派人去宽甸。”

  “答应他们吧!”毛文龙说道,“虎字旗的兵甲质地不错,对东江镇来说是急缺的东西,你回去告诉虎字旗的人,他们可以往宽甸安排人手,但虎字旗的兵甲本将要一百套。”

  “是,孩儿回去就告诉那个许学武,让他们准备一百套兵甲送到皮岛。”毛承禄站起身。

  毛文龙抬手一指桌上的盖碗茶,说道:“茶喝完,别浪费,这可是王大人送给本将的新茶。”

  毛承禄抓起手旁的盖碗,拿开杯盖,牛饮一样一口气喝掉杯中的茶水。

  抹了一把嘴角上流出来的茶水,他道:“义父您歇着,孩儿告退。”

  毛文龙点点头。

  毛承禄从屋中躬身退了出来。

  来到门外,他对自己带来的亲兵说道:“随我回去。”

  说了一会儿话,又喝了一杯浓茶,毛承禄觉得脑袋比来时舒服了不少,回去时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回到自家院子,来到屋里,他见到许学武正坐在桌前喝茶,而陈忠大半个身子都趴在桌上,双眼直勾勾的往前看,明显是酒劲上头。

  “你们两个,把陈将军扶到床上去。”毛承禄冲屋中的两名亲兵吩咐了一声。

  他的房子没有文官的宅院那么多讲究,也没有什么待客厅一类的单独房间,几个人吃饭的地方,便是睡觉的正屋。

  屋中盖了一个土炕,之前又是烧水又是做饭,灶膛里烧了不少劈柴,炕是温乎的。

  陈忠被两名亲兵抬到床上,盖好棉被,没多久便响起了鼾声。

  毛承禄从陈忠身上收回目光,转而看向桌上的许学武,说道:“你们虎字旗一定要往宽甸派人手去伐木?”

  许学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总兵大人是否答应见草民?”

  “义父并没有答应见你。”毛承禄口风一转,又道,“不过,义父允许你们虎字旗派人去宽甸,作为条件,需要你们虎字旗送到皮岛一百套兵甲。”

  他是一个合格的亲兵将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一百套兵甲是毛文龙的要求,所以他直接与许学武说了一百套兵甲,并没有在数目上做什么改变。

  “一百套?”许学武眉头一皱,摇着头说道,“一百套太多了,一时半会儿很难凑不出来这么多。”

  一百套兵甲虎字旗自然拿得出来,这一次随他一起来皮岛的船上就不止一百套兵甲,但他不想这么轻易就答应毛承禄,若是轻易的答应下来,只会让东江镇的人觉得自己提出来的要求太简单,下一次会提出更加苛刻的条件。

  毛承禄见许学武拒绝自己的条件,脸色一沉,说道:“一百套兵甲是我义父的要求,你们虎字旗想要派人去宽甸,就必须答应这个条件。”

  许学武面露犹豫,手指不停地敲打自己手背,沉思许久才道:“一百套真的是太多了,很难一下子凑出来,不如这样,把一百套兵甲分成几次送到皮岛,这一次草民的船上带了十五套,先交给将军,剩下的以后慢慢补齐。”

  一百套兵甲不是一个小数目,若不是虎字旗有许多水力机械,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打造出这么多的兵甲。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