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零九章 无理的要求

第七百零九章 无理的要求

  毛承禄想到虎字旗只不过是一家商号,就算有自己的铁场和作坊,也比不过工部打造兵甲的速度。

  想到这里,他便道:“那就等你们虎字旗什么时候把一百套兵甲送来,什么时候再安排人去宽甸。”

  听到这话,许学武一脸苦涩道:“将军您这就为难草民了。”

  “这算什么为难。”毛承禄语带不满的说道,“只要你拿来一百套兵甲,本将说话算话,宽甸那边随便你们虎字旗派人过去。”

  许学武苦着脸说道:“将军经常在外带兵,应该知道,兵器好铸,甲衣难寻,一件合适的棉甲需要不少道工艺,打造十件兵器,也未必能做好一件棉甲。”

  送到东江镇的自然都是棉甲,虎字旗自己的板甲从来不对外出售,而且打造一件板件耗时耗力,光是精铁就要耗费不少。

  所以虎字旗的只对外卖兵器和棉甲,胸甲和火铳从来不卖给外人。

  “多久能凑齐一百套兵甲。”毛承禄问。

  许学武想了想,说道:“这一次草民带来了十五套兵甲,剩下的八十五套,分成五次,将军觉得如何?”

  “不行,时间太长了。”毛承禄比划出三根手指,说道,“最多分成三次送到皮岛。”

  “这……”许学武面露迟疑,最后一咬牙,道,“就按将军说的,三次,草民会尽量凑齐兵甲送到皮岛。”

  “不是尽量,是必须。”毛承禄提醒了一句。

  “对,对,对,必须。”许学武点头附和,旋即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宽甸的事情……”

  毛承禄说道:“本将同意了,你们虎字旗可以派人去宽甸,但有一点,人数不能太多,否则引来后金的人窥视,谁也救不了你们的人。”

  “将军放心,顶多三四百人,不会再多了。”许学武笑着说。

  毛承禄点点头。

  三四百人在宽甸,还要分出一部分人防备后金,最后砍伐大木的人不会太多,所以对铁山虽然有影响,但不会太严重。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陈忠。

  陈忠虽然也是跟随自己义父来皮岛的将领,可在酒量上,远远不如其他几位将领。

  完成了这一次来皮岛的任务,许学武明显轻松了不少,笑着说道:“毛将军,一会儿我就让人把十五套兵甲送过来,至于船上带来的货物,还需要将军派人对接一下。”

  “这是自然。”毛承禄说道,“这一次你们带来的货物,还有那十五套兵甲,还是和以前一样,用大木抵账。”

  “就按将军说的办。”许学武点头同意。

  原本他也没有指望能够从东江镇拿到欠款。

  如今东江镇开镇不久,哪哪都缺银子,而他们虎字旗往东江镇送来一船船的物资,折成银子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东江镇短时间根本无力偿还。

  毛承禄继续说道:“说完你们虎字旗带来的货物,咱们再说说大木的事情。”

  “将军有话直说。”许学武说道。

  毛承禄说道:“如今后金经常派兵窥探东江镇,砍伐大木在没有以前那么容易,所以大木的价格上,要往上涨一涨。”

  他的手掌做了一个上抬的动作。

  桌前的许学武眉头微微一蹙,他没想到毛文龙会如此的无耻。

  他们虎字旗的货物允许东江镇拖欠货款,并且好心的用那些不值什么银子的大木来抵账,可毛文龙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还不够,还想要占更大的便宜。

  要知道,大木在辽东,满山都是,平常也只当做劈柴烧火用,也只有他们虎字旗才愿意用皮岛急缺的货物换这些不值钱的大木。

  毛承禄看向许学武,说道:“许掌柜不同意?”

  许学武苦着脸说道:“东这里到处都是深山老林,对东江镇来首,大木是白来的东西,除了我虎字旗,恐怕没有商人愿意来东江镇买这些不值钱的木头了。”

  “话不是这么说。”毛承禄说道,“大木在东江镇确实不值钱,可是你们虎字旗来说,就值钱了,除非你们虎字旗不再需要大木造船。”

  听到这些话,许学武知道东江镇这边是一定要把大木卖出一个更高的价格,他这边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处,便直接说道:“不知将军想要涨多少?”

  毛承禄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一下。

  “涨两成?”许学武眉头一皱,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毛承禄一摇头,说道:“是涨两倍。”

  “什么?两倍!”许学武眉头挤在了一起,一摇头,说道,“这也太多了,真要是涨两倍的价格,那就算了,我虎字旗买不起这些木头。”

  打死他也不能同意让大木涨了两倍的价格。

  这已经不是正常的涨价了,而是直接的明抢,而且这一次他若是答应,下一次恐怕就是四倍,八倍,甚至最后有可能一根在辽东不值钱的大木,卖出金子的价格。

  “两倍的价格不算多。”毛承禄说道,“你们虎字旗从铁山拿走的大木价格本就不高,就算涨了两倍,对你们虎字旗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徐学武苦笑道:“一根普通的大木涨了两倍的价格,我们虎字旗真的很难承受。”

  毛承禄说道:“你们虎字旗带的大木,都是用来造船,一艘船的价格想必不用本将说,许掌柜应该清楚,而且你们造船自然是为了做生意,这里面的利润又能赚一大笔银子,与卖给你们的大木价格比起来,你们虎字旗可是赚了不少。”

  “账不是这么算的。”许学武说道,“从铁山带走的大木,需要带去船厂,这一路上必然有损耗,到了船厂还要花费大把的时间把这些大木烘干,最后就算造出船,也要四五个月以后,而且海上的生意危险性大,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出现船毁人亡的事情,到时不仅船没了,连带船上的货物也都赔进去。”

  “别跟本将说这些,本将听不懂。”毛承禄不耐烦的一摆手,说道,“你就告诉本将,这个价格你们同不同意?”

  “真的不能同意。”许学武再次摇头。

  一根大木涨了两倍的价格,他虎字旗又不是冤大头,怎会答应这样无理的要求。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