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赔罪

第七百一十三章 赔罪

  炮声从船上响起。

  一颗颗铁球从半空中化作一道流光,射向岛上。

  可惜四颗铁球都没有射中岛上的房子,铁球滚落到一旁。

  虽然没有打中,却还是把岛上的人吓了一跳。

  用单筒望远镜观瞧岛上情况的段平脸一沉,说道:“让咱们的炮手炮轰岛上最大的房子,告诉他们,这次要是还打不中,都回讲武堂去回炉,我的船上不要这种废物炮手。”

  传令兵答应一声,跑去传令。

  船舷边上的李尧说道:“皮岛上最大的房子,恐怕是毛文龙的住处,你真打算让咱们的炮手炮轰他的房子?”

  “既然要炮轰皮岛,自然要挑官最大的房子轰。”段平说道。

  嘭!嘭!嘭!嘭!

  炮声再次响起,四颗铁球从船上飞射出去。

  除了一颗铁球飞偏之外,剩下三颗铁球砸在了岛上的房子屋顶上。

  哗啦!

  毛文龙所住的房子屋顶露出一个窟窿,铁球砸穿屋顶,又把屋中的一些家具砸坏。

  两颗铁球,硬生生砸坏了半间屋子。

  另外一个铁球砸在了另外一处屋顶上。

  “大人,快走!”

  被砸破房顶的那间屋子旁边的房间里,几名亲兵护着毛文龙往屋外跑去。

  一群人来到院子里,未等站稳,又有铁球呼啸而来,砸在了他们之前所在的房子上。

  “这是怎么回事?谁在打炮?”毛文龙铁青着一张脸。

  边上的亲兵说道:“大人,院子里不能呆了,还是赶紧找个山洞躲避一下。”

  “放屁,老子堂堂东江镇副总兵,焉能躲起来。”毛文龙怒道,“召集兵马,随本将迎敌。”

  正说着,毛承禄带着人从外面跑了进来。

  “义父,快随孩儿离开,虎字旗的人专门挑岛上的房子炮击,已经砸坏好几间房子了。”毛承禄急切地说道。

  毛文龙冷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说了,义父先随孩儿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毛承禄对毛文龙说。

  毛文龙没有反对,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胡乱发脾气的时候,便随毛承禄一起离开了自己的宅院。

  岛上有专门用来储存粮食的山洞。

  毛文龙一行人退到了这种用来储存粮食的山洞里。

  山洞里外都有皮岛兵卒把守,而且山洞在高处,离海面更远,安全许多。

  站在山洞洞口,毛文龙看着海面上的货船,发出一道道火光,他知道,那是船上的炮在开炮。

  “义父,孩儿无能,未能夺下虎字旗的货船。”毛承禄跪倒在地上。

  毛文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问道:“许掌柜呢?”

  “已经被孩儿抓起来了。”毛承禄说了一句,旋即冲着一旁的一名皮岛兵卒说道,“去把许学武押过来。”

  时间不长,两名皮岛兵卒押着双手被捆绑住的许学武走了过来。

  “谁把许掌柜绑起来的?”毛文龙脸一沉。

  毛承禄低着头说道:“是孩儿私自绑了许掌柜。”

  站在一旁的毛文龙抬腿一脚踹在毛承禄的身上,直接把毛承禄踹了一个跟头,同时嘴上说道:“谁让你绑许掌柜的,难道你不知道本将初到皮岛时,缺少粮食兵甲,是许掌柜送来了咱们急缺的东西,这才有了后面的镇江大捷。”

  “孩儿知错,请义父责罚。”毛承禄重新跪在毛文龙跟前。

  毛文龙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是有错,居然敢私自捆绑许掌柜,现在本将命令你给许掌柜赔罪。”

  一旁的许学武平静的看着毛文龙表演,一言不发。

  他又不是傻子,又怎会不知毛文龙做的这一切都是演给他看的。

  毛承禄站起身,朝许学武一躬身,说道:“许掌柜,本将之前喝了不少酒,迷迷糊糊下做了不少混事,在这里给你赔罪了,还请许掌柜莫要怪罪。”

  许学武笑了笑,说道:“此事也不全怪毛将军,草民也喝了不少酒,说了一些出格的言语,让毛将军误会了。”

  “误会说开了就好。”站在两个人中间的毛文龙笑着说道,“来人,快给许掌柜松绑。”

  “义父,让孩儿来吧!”毛承禄说道,“许掌柜是被孩儿绑住了双手,现在由孩儿亲自给许掌柜松绑。”

  “也好。”毛文龙点点头。

  毛承禄绕道许学武身后,伸出双手,解开捆绑在许学武手腕上的绳子。

  “多谢毛将军。”刚被松绑的许学武朝毛承禄拱了拱手。

  松绑之后,毛承禄退到了一旁,站在毛文龙身侧。

  毛文龙看向许学武,说道:“许掌柜,既然误会已经解除,是不是让你们的人停止炮击,不要在朝岛上开炮。”

  许学武一欠身,说道:“回禀大人,此时草民也没有办法,只能等一会儿炮击停下,草民回到船上,待船上的人见到草民安然无恙,自然不会再继续炮轰皮岛。”

  听到这话,毛文龙眉头一皱。

  等炮击结束了,哪里还用得着许学武去说。

  边上的毛承禄注意到毛文龙略带不满的神情,便对许学武说道:“许掌柜,之前本将让人捆了你,是本将的不对,现在本将也给你赔罪了,可你们的人还在炮轰皮岛,这恐怕不太好吧!”

  “不是草民不想让炮击停下,实在是这会儿炮击的正厉害,草民担心未等靠近码头,便被海上射来的炮弹打中。”许学武装作无奈的说道,“草民一旦死在皮岛上,不管是不是死在炮口下,我家东主都会迁怒到皮岛上。”

  话语中,不乏带有威胁之意。

  毛文龙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堂堂副总兵,东江镇实际上的总兵,却被一个商人给威胁,而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虎字旗是大同有名的商号,在大同自然是根基深厚,他一个东江镇的副总兵,手还没有那么长,根本够不到大同,而且虎字旗背后有魏阉撑腰。

  至于眼前这个许学武,他知道自己就算杀了对方也没有多大用处,只会惹怒虎字旗,到时候没有虎字旗送来货货物,吃亏的还是他东江镇。

  “大人,陈将军来了。”一旁的一名亲兵低声说道。

  毛文龙朝山洞外看去。

  通往山洞这里的路上,只见陈忠和几名亲卫正朝山洞这里跑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