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拜年

第七百一十七章 拜年

  刘恒把手里最后一块烤番薯塞进嘴里,咽下去后,问道:“年前送来的那批玉米种子怎么样了?”

  “已经交给老农去试种了,不过要等天暖后才能种到地里。”赵宇图说道。

  “玉米的事情要抓紧。”刘恒说道:“玉米虽说没有番薯高产,但这是正经的粮食,比番薯更重要。”

  “属下明白。”赵宇图郑重的点了点头。

  对于刘恒交代的事情,他从来都是坚定不移的去执行。

  通过这几年的发展,他们这些各地流窜的流匪,变成今天这般规模的虎字旗,完全是刘恒一个人的功劳。

  虎字旗上上下下,全都对刘恒十分尊崇。

  甚至在虎字旗内部私下里流传,说刘恒是天选之子,得到了老天的垂爱,虎字旗在刘恒的带领下,只会越来越强盛。

  “大当家,又烤好了一块番薯,要不要再吃一块?”赵武在签押房里面问道。

  “也好,再来一块。”刘恒说了一句。

  赵武手中拿着一块番薯走了过来,递给刘恒。

  接过番薯,刘恒说道:“多烤几块,一会儿杨远他们该过来了,正好每个人都尝尝。”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赵武退回签押房。

  大年初一,虎字旗内部的高层中,除非有事情不能回灵丘,剩下的人都会来徐家庄给刘恒拜年。

  赵宇图手中的烤番薯很快进了肚子里,嘴里打了一个响嗝。

  “还要不要?不够的话我的这块分你一半。”刘恒朝赵宇图递过去手中的半块卡烤番薯。

  赵宇图摆了摆手,说道:“先不吃了,刚才吃的太快,有些噎到了。”

  刘恒笑着说道:“你不用这么急着吃,没人跟你抢。”

  “属下爱吃这口,忍不住吃的快了一些,嗝!”赵宇图忍不住打了一个嗝。

  刘恒笑着用手点了点赵宇图,旋即冲签押房里面说道:“赵武,拿我的大茶缸,给赵先生倒点水。”

  “是。”签押房里面传来赵武的声音。

  很快,赵武手里端着一个大茶缸,上面冒着热气。

  刘恒看了一眼,说道:“热不热?赵先生吃东西噎到了,最好是温水,方便往下顺嗓子眼里的烤番薯。”

  “大当家放心,属下往里掺了一些凉白开,这会儿喝正好。”赵武解释了一句。

  刘恒点点头。

  赵武这才递向赵宇图,说道:“赵先生,喝点水,顺下去就好了。”

  “嗝,谢谢。”赵宇图接过大茶缸,一只手端在茶缸底部,感觉确实不算太热,便放在嘴边大口喝了起来。

  一口气喝掉半个茶缸的热水,他才停下,嘴里松了一口气,说道:“可算顺下去了,舒服多了。”

  “你呀,碰到爱吃的东西,也不用吃这么急。”刘恒笑着说道,“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虎字旗这么大一家商号,连高层都吃不起饭了,一块烤红薯都生怕被人强走。”

  “属下实在是太稀罕这口了。”赵宇图尴尬的笑了笑。

  刘恒说道:“陪我在这里站一会儿,过会儿其他人也该来了。”

  平时赵宇图住在徐家庄,所以来到刘恒这里是第一个,而其他人住在远一些的地方,需要赶一段路才能到徐家庄。

  “属下正好留在院子里晒晒太阳。”赵宇图手里端着茶缸说道。

  正说着,院子外面走来一群人。

  打头的是陈寻平,一见到刘恒,率先抱拳,喊道:“大当家,新年好。”

  “大当家,新年好。”

  跟在陈寻平后面的杨远和贾六等人也都纷纷抱拳拜年。

  “二哥,新年好。”刘恒同样抱了抱拳,然后又朝其他人说道,“大家新年好。”

  黄重,陈大庆,张三叉,王云成,老五,路易斯,西芒,全都来到刘恒办公所在的签押房院子里。

  “既然都到齐了,咱们进屋说话,我让赵武准备了一些烤番薯,一会儿都尝尝,味道不错。”刘恒招呼院子里的人进屋。

  陈寻平率先开口说道:“站在院子里我就闻到烤番薯的香味了,这会儿我可是食指大动,一会儿谁都别跟我抢,我一定要多吃几块。”

  “不抢是不可能的,我是饿着肚子来的,就为了蹭大当家这一顿饭。”贾六笑呵呵的说。

  刘恒笑着说道:“都不用争,我这里烤番薯管够,一会儿谁都别客气,尽管甩开腮帮子吃,吃多少有多少。”

  互相打趣着来到了签押房。

  刘恒把椅子搬到桌案前面坐下,其他人也都纷纷坐在屋中的板凳上,围着炉子,坐成了一圈。

  “赵武,你去多准备几个大茶缸,给大家泡点茶水。”刘恒冲着赵武吩咐道。

  赵武点点头,从签押房里退了出去。

  “这里有花生和瓜子,都别客气。”刘恒用手指了指众人身前两个铁盆,同时自己抓了一把瓜子拿在手里。

  盆子里是炒熟的葵花籽和带壳的花生。

  签押房内的人有人抓花生,有人抓瓜子,每个人都抓了一把,拿到手里吃起来。

  刘恒把手里的瓜子皮丢在脚边,对杨远说道:“杨远,你说说广宁那边的情况?”

  “是。”杨远从板凳上站起身。

  “不用站起来,坐着说。”刘恒朝他压了压手,说道,“今天咱们就当闲聊,顺便说说自己管的那一摊的情况。”

  杨远坐回板凳上,说道:“咱们虎字旗安排在广宁的人已经都撤回来了,最后一批也在半个月前撤到山海关。”

  刘恒点点头,说道:“记住,广宁不能再派人去了,起码今年不能再派人去广宁。”

  “是。”杨远答应一声。

  一旁的陈寻平不解的说道:“如今辽东有熊廷弼这个辽东经略在,广宁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吧!当年杨镐战败后,可是熊廷弼稳定的辽东局面,使后金不能再进一步。”

  “你给二哥解释一下。”刘恒对杨远说道。

  杨远点点头,然后说道:“这一次熊廷弼出任辽东经略和上一次他出任辽东经略的情况大为不同。”

  陈寻平眉头紧锁,不解的道:“这能有什么不同,不都是辽东经略吗?”

  “不一样。”杨远一摇头,说道,“上一次熊廷弼为辽东经略,可以说是上下一心抵御后金,可这一次辽东除了他这个经略之外,还有王化贞这个辽东巡抚在,而王化贞是东林党人,熊廷弼却是楚党出身,辽东的兵权大部分掌握在王化贞手中,熊廷弼手中只有几千兵马,可以说辽东做主的人是王化贞,而不是熊廷弼这位辽东经略。”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