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二十五章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不可能,本汗这个大汗是父汗传位给本汗,素囊就算想要争夺汗位,也不会有人支持他。”卜石兔一摇头,可脸色十分的难看。

  当年的事情,他至今都记忆犹新,若不是那木儿出面,他这个大汗恐怕就是素囊的了。

  特木伦说道:“三娘子一脉始终没有放弃过争夺汗位,就算大汗你在时他争夺不到汗位,可下一代呢?”

  卜石兔手掌按在矮桌上,没有言语。

  特木伦继续说道:“一旦范永斗与素囊联手,素囊一系的台吉便会获得更多的好处,到时候越来越多的台吉会选择投向素囊,所以大汗,此事不能不防呀!”

  “事到如今,本汗也就不瞒你了。”卜石兔说道,“坎坎塔达答应过本汗,他这一次只针对虎字旗,并未与素囊亲近,一旦解决了虎字旗,他还会像以前一样。”

  “他亲口说的?”特木伦面露惊讶。

  卜石兔点点头,说道:“上一次他来青城,亲口对本汗说的,而且还告诉本汗,虎字旗在草原上赚走了太多蒙古人的财富,他要把那些属于蒙古人的财富重新拿回来。”

  “这哪里是拿,根本就是抢。”特木伦说了一句。

  卜石兔淡淡的说道:“不管是拿也好,还是抢也好,这件事坎坎塔达说的没错,虎字旗确实从草原上赚走了太多的财富,他们送到草原的粮食价格越来越高,已经是最早时候的两倍多,所以本汗也想给虎字旗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草原终究是蒙古人的草原。”

  听到这些话,特木伦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在劝说。

  原本他以为针对虎字旗的事情只是素囊和坎坎塔达联手,现在才明白,大汗也有要对付虎字旗的意思,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

  他明白,既然大汗要对付虎字旗,他再怎么劝也没有用。

  卜石兔说道:“素囊的事情你提醒的对,虽然素囊难以撼动本汗的汗位,但本汗死后,他有可能会争夺俄木布洪的汗位。”

  “大汗您是什么意思?”特木伦看向卜石兔。

  卜石兔说道:“你觉得范永斗的商号来到草原行商,还是按照以前的价格从牧民手中换走皮毛和牛羊,怎么样?”

  “恐怕范永斗不会答应。”特木伦摇了摇头。

  卜石兔冷哼了一声,说道:“想来草原行商,那就要按照草原上的规矩,若不听话,就把素囊对付虎字旗的那一套,用在其他明国商人身上。”

  “大汗,这话也是坎坎塔达说的?”特木伦问道。

  因为他所了解的卜石兔,喜欢按部就班的做事,不喜欢麻烦的事情,根本不会去想这些,只能是旁人告诉卜石兔的。

  卜石兔点点头,说道:“是坎坎塔达对本汗说的,他说对明国的商人不必客气,也正因为本汗对明国商人太过宽容,才有了虎字旗杀害草原上的台吉和素囊部落里甲骑的事情。”

  “大汗说的是,对明国商人确实不能太过宽容。”特木伦附和了一句。

  他知道自己不管再说什么,卜石兔也听不进去,因为他知道,这一切的根源还是虎字旗赚到了太多的财富,已经引来了包括大汗在内的很多台吉惦记。

  ……………………

  板升城,素囊请来了坎坎塔达和巴图两个人,来到了他的住处。

  素囊端起酒碗,说道:“大地已经快要开化,对虎字旗动手的时机快要到了,二位最近可要提前做好准备,不能到了动手的时候在手忙脚乱。”

  “放心,我的部落早就准备好,箭矢也准备了一批,随时可以出战。”坎坎塔达说道。

  一旁的巴图也道:“前不久我给白城送去消息,已经有了回信,林丹汗不反对咱们对付虎字旗,而且一旦咱们这边得手,草原上的其他的部落也都会对付虎字旗,保证虎字旗以后在草原上寸步难行。”

  “你把咱们攻打虎字旗的日子告诉林丹汗了?”坎坎塔达眉头一皱。

  巴图一摇头,说道:“放心吧,我只说要对付虎字旗,咱们几家联手攻打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并没有说具体动手的日子。”

  “那就好。”坎坎塔达点点头。

  素囊看向坎坎塔达笑着说道:“你就是太过谨慎了,林丹汗站在咱们这一边,又怎会把消息透漏给虎字旗的人知道,怎么说他也是草原的大汗。”

  “素囊说的是,坎坎塔达你太谨慎了。”一旁的巴图附和了一句。

  坎坎塔达说道:“还是谨慎一点好,若是咱们动手的消息泄露出去,给了虎字旗的人反被的时间,这对咱们来说,也是一件麻烦事,说不定还要为此多死伤一些控弦甲士。”

  “你也太小心了吧,以咱们三部的实力,虎字旗拿什么来抵挡,乖乖投降才是正理。”素囊不以为然的说。

  以他们几部的实力,他认为去寇边大同都足够了,还怕收拾不了一个小小的墩堡。

  一旁的巴图说道:“这一次对反虎字旗的墩堡动手,不止咱们三部,还有其他的一些部落也想加入进来,以虎字旗的那点实力,拿什么抵挡咱们蒙古铁骑。”

  坎坎塔达没有说话,抓起桌上盛有马奶酒的酒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口。

  素囊看向巴图说道:“以咱们三部的实力足够收拾大黑河那里的墩堡,没有必要让其他部落加入。”

  虎字旗在大黑河墩堡里的货物,早已被他视为是自己的东西,自然不希望多几个人分走原本是他的东西。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巴图说道,“我只对那些部落的人说,咱们入秋才会动手,所以他们真的以咱们会入秋才会对虎字旗动手,正好可以用来麻痹虎字旗的人。”

  素囊笑着说道:“想不到巴图你也懂得用兵的道理。”

  巴图笑了笑,说道:“怎么说我在永谢布部也是一方首领,用兵的道理还是懂得。”

  “哈哈,喝酒。”素囊端起酒碗,隔空与巴图碰了一下。

  巴图同样端起酒碗碰了一下,又朝坎坎塔达示意了一下。

  三个人各自端着自己的酒碗,一饮而尽。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