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又让范永斗给跑了

第七百二十九章 又让范永斗给跑了

  张三叉一脸委屈的看向李树衡,说道:“副司长,你可不能听张营正的挑拨,我没有那个意思,当然,张营正要是觉得他的第三战兵守不住墩堡,我们辎重营愿意替他们去驻守墩堡,绝无怨言。”

  “看看,这么快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还说不是盯上了我第三战兵大营的那点兵甲。”张洪笑骂道。

  坐在桌子后面的李树衡说道:“墩堡里确实为第三战兵大营储备了一批兵甲,不过这些兵甲属于战略物资储备,不能分给你们辎重营,而且数量不多。”

  张三叉神色一正,应声道:“属下理解。”

  “你能理解就好。”李树衡说道,“一旦蒙古人围困咱们墩堡,很有可能导致咱们这里与大同断开联系,物资也运不进来,那时候就只能靠堡内的储备来支撑。”

  张三叉理解的点了点头。

  能从张洪手中要到一批兵甲他就已经知足了,毕竟他的辎重营只属于几个战兵大营的后备役。

  就算是和蒙古人开战,辎重营这个后备役未必有机会上战场。

  李树衡看向张洪,说道:“第三战兵大营淘汰下来一批火铳,全都留给张三叉的辎重营,虽然辎重营未必有机会上战场,但是该有的训练不能短缺,以后再扩建战兵大营或是补缺战兵大营的缺额,都是要从辎重营补充。”

  “属下明白。”张洪点点头。

  上了战场就要死人,不管哪一个战兵大营都不能保证一个人都不死,而且大当家把辎重营派过来的意图所有人都明白,就是为了第三战兵大营与蒙古人开战后,由辎重营补充第三战兵大营战死后的战兵缺额。

  李树衡扭头看着张三叉,说道:“想要把你的辎重营全部配备齐兵甲暂时还不可能,但会给你们准备一些兵甲,用来去报辎重营的训练。”

  “副司长放心,辎重兵就算没有兵甲,一样可称为虎字旗最好的战兵。”张三叉保证道。

  李树衡点点头,说道:“你的保证我记住了,若是辎重营不能训练出一个合格的样子,我拿你质问。”

  “是。”张三叉站起身,大声应道。

  “行了,坐下吧!”李树衡朝张三叉压了压手,示意他坐下。

  张三叉重新坐回长凳上。

  张洪看向李树衡,说道:“大当家把辎重营派到草原上,看来是担心素囊他们会提前出手,并不是传出来的入秋动手。”

  李树衡点点头,说道:“大当家那里和咱们这边想的一样,素囊他们就算在自大,也不会在冬天的时候就传出来入秋对咱们动手的消息。”

  张洪说道:“我倒是觉得素囊他们很有可能在入夏的时候动手,毕竟牧民的牧群饿了一冬了,需要在春天的时候养膘。”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李树衡搓了几下自己的下巴。

  坐在长凳上的张三叉放下手里的茶缸,说道:“有没有可能过了这个冬天就对咱们动手?”

  李树衡和张洪都看向了张三叉。

  张三叉继续说道:“冬天一过,天没有那么冷了,蒙古人不用在缩在蒙古包里,这时候牧民开始去各处找合适的草场放牧,在此之前,完全有机会对咱们出手。”

  “副司长,三叉说得对,素囊他们确实有可能过了冬天就动手,而入秋动手是他们放出的假消息,就是来迷惑咱们的。”张洪看向李树衡。

  李树衡说道:“张三叉说的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可惜没有确切的消息,凭咱们自己在这里猜,很难确定素囊等人动手的日子。”

  “黄鸿那边也没有弄到准确消息吗?”张三叉不解的问。

  李树衡微微一摇头,说道:“这一次素囊隐瞒的很深,我怀疑除了准备对咱们虎字旗动手的几个部落的台吉知道动手的时间,其他人都不知道什么动手。”

  “真要只有素囊他们几个台吉才知道动手的时间,黄鸿弄不到确切的消息也正常。”张洪若有所思的说。

  李树衡说道:“一旦素囊动手,卜石兔不会帮咱们,兀鲁特部现在自顾不暇,更不能阻拦素囊等人,所以咱们自己只能自己面对素囊和那些与他一起准备对咱们动手的蒙古台吉,而现在咱们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只要咱们虎字旗的几个战兵大营形成战斗力,随后可以奔赴草原支持咱们。”

  “短时间内恐怕不可能有其他战兵大营来草原。”张三叉说道,“我来草原之前,几个战兵大营还在抓紧练兵,而且兵甲缺口很大,能在三月份之前配齐兵甲就不错。”

  张洪说道:“现在距离三月也没有多久了,就算是素囊这个时候来袭,以墩堡内储备的物资,守住墩堡几个月完全没有问题。”

  “还有我的辎重营。”张三叉说道,“虽然辎重营的辎重兵训练还没有结束,可做一些维持堡内治安还是没有问题的。”

  墩堡内还有部分百姓,一旦蒙古人攻打墩堡,定会引来堡内百姓的慌乱,有辎重营在,便可以让第三战兵大营全力应付蒙古人,不必担心堡内的百姓换乱而浪费兵力。

  李树衡说道:“虽然不能知道素囊会什么时候动手,但只要铁甲骑兵营和第三战兵大营做好防备,就算素囊突然动手也不怕,何况还有外情局的人盯着,一旦素囊有异动,自然会有消息传回来。”

  “副司长放心,第三战兵大营每天都有人驻守在墩堡的女墙上,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始终保证有战兵在值哨。”张洪说道。

  李树衡点点头,说道:“让执法队盯紧,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放松警惕,一旦有战兵偷懒,一定要第一时间按照军规条例来惩罚。”

  “是。”张洪答应一声。

  第三战兵大营来草原驻守这么久,一直与蒙古人相安无事,自然而然会存在战兵偷懒和懈怠的事情发生。

  这时候,办公房的棉布帘子被掀开,黄鸿从外面走了进来。

  刚一进屋,他说道:“又让范永斗这个家伙给跑了。”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