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五十九章 素囊退兵

第七百五十九章 素囊退兵

  “台吉大人,我,我,我……”韩老二结巴着说不出话来,当眼角的余光看到田三水后,急忙用手一指,激动的喊道,“是他,都是他,一切都是他说的,攻城车也是用他的办法打造出来的,是他说那些攻城车可以防御炮击。”

  素囊目光一转,冷冷的看向田三水。

  田三水当场跪倒在地,哭诉道:“台吉大人,小人是造了攻城车,可它真的能够抵挡住炮击呀!小人绝没有撒谎。”

  “还敢说你没有撒谎,我部落的勇士都被你害死了!”

  一旁的阿日斯兰怒视田三水,手心紧紧握住刀柄,若不是有素囊在一旁,他恨不得一刀劈死眼前的这两个汉人。

  素囊阴沉着一张脸,说道:“窝仑阔,把他们两个绑在马后面,拖死在草原上。”

  “台吉大人饶命,小人冤枉,小人冤枉。”韩老二翻身跪倒在地,一个劲的给素囊磕头求饶。

  边上的田三水也是一样,嘴里不停地喊冤,额头一下接一下的磕在下面的草地上,很快上面沾满了泥土和草汁。

  窝仑阔朝一旁的甲骑招了招手。

  那两名甲骑跳下马背,拿出绳子捆住了韩老二和田三水的手腕,另一头拴在马后,然后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

  刚开始的时候,韩老二和田三水还能跟上几步,到后来直接摔倒在地上,被马拖着在草地上滑动。

  很快,韩老二和田三水身上的衣服被磨破,两个人嘴里发出一声声惨叫。

  看到这一幕的蒙古人纷纷扶额大笑,还有不少蒙古甲骑骑马在一旁跟着跑,近距离看着被拖在地上滑行韩老二和田三水。

  随着那两名蒙古甲骑在草原上一路疾驰,后面的惨叫声渐渐止住。

  被拖在马后的两个人成了血葫芦,几乎被剥掉了一层皮,整个人的样子没办法再看。

  张洪这会儿已经回到马云九跟前,他一直在用单筒望远镜观察蒙古大军那边的情况。

  当韩老二和田三水被蒙古人用马拖死在草原上的时候,他眉头深皱,脸上的表情阴沉似水。

  通过单筒望远镜,他看到被马拖死的两个人是汉人打扮。

  在蒙古人眼中,汉人永远低他们一等,自然不会有蒙古人装扮成汉人,所以张洪知道,被蒙古人拖在马后的那两个人一定是汉人。

  “炮队的人不是已经打退了蒙古人的进攻,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太高兴啊!”马云九注意到张洪脸上的表情,用手拍了一下张洪上臂。

  张洪收回单筒望远镜,手掌重重的拍在身前的女墙上,道:“这些北虏实在太可恶了。”

  “怎么了?”马云九好奇的问道。

  张洪用力呼出一口气,说道:“刚才我见到蒙古人用马拖死了两个人汉人,心中有些不舒服。”

  “嗨,我当什么事呢!”马云九笑了笑,说道,“你呀,心里没什么可不舒服的,既然那两个汉人选择给蒙古人做事,死了也是活该。”

  张洪回过头看向马云九,眉头一蹙,道:“什么意思?什么叫给蒙古人做事?”

  马云九用手一指草原上的几具坏掉的攻城车,说道:“看到那些东西了吗?都是咱们汉人造的,而且素囊手底下有一批汉人给他做事,专门为他打造兵器和这些攻城器具。”

  “你的意思是说,被蒙古人用马拖死的那两个汉人打造的这些攻城车?”张洪皱着眉头说道。

  马云九点点头,道:“这三具攻城车被咱们炮队摧毁,连带着杀死和杀伤不少蒙古人,让蒙古一方吃亏不小,素囊自然要找人出气,而造这几具攻城车的人就是最好的出气对象。”

  听完马云九的解释,张洪面色难看的骂道:“真他娘的晦气,好好的汉人不做,却给蒙古人当狗,死了也活该,呸!”

  想到之前为了那两个汉人而伤心,这会儿只让他觉得心中恶心。

  马云九看着张洪青白不定的脸色,笑着说道:“这些汉人早就不算是汉人了,他们一心为蒙古人做事,甚至恨不得有一天帮助蒙古人夺得大明的江山。”

  “给蒙古人做事,他们就不怕有一天列祖列宗怪罪吗?”张洪眉头紧锁的说。

  马云九笑道:“这些汉人都是白莲教的教徒,他们一辈子不是在造反,就是在去造反的路上,你觉得他们在乎你说的这些吗?”

  “怪不得,原来是白莲教教徒。”张洪恍然大悟。

  对于白莲教他有一些了解,知道这些人整日里都在想着造反,不管谁当皇帝他们都造反,很多造反和叛乱的背后也都有白莲教的影子。

  马云九用手拍了拍张洪的肩头,说道:“对于这些白莲教徒,用不着把他们当汉人看,该杀就杀,不用同情。”

  张洪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些?”

  听到这话,马云九笑了笑,说道:“你忘了,我的铁甲骑兵营可是有不少马匪,他们在草原上生活多年,对这些白莲教徒,比咱们虎字旗还更了解。”

  张洪点点头。

  虎字旗来草原只有两年多的时间,虽然商道遍布漠南蒙古各部,可对于草原上一些细致的事情,却比不过那些久在草原上的马匪。

  “好了,别想了,蒙古人开始退兵了。”马云九对张洪说了一句。

  草原上传来牛角号声,蒙古一方的大军又一次退走。

  张洪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旋即说道:“看日头,快正午了,传令兵去通知炊事队,准备开饭。”

  虎字旗的战兵从来都是一日三顿饭,而不是明军那种两顿饭,所以正午也有一顿饭吃。

  传令兵转身跑下堡墙。

  张洪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对马云九说道:“听说许学武往灵丘送去了一个叫钟的东西,可以看到时间,要是咱们墩堡这里也有一个钟,以后做什么事情就不用盯着日头看了,省的被日头照的眼睛疼。”

  边上的马云九笑着说道:“放心吧,既然有了钟这种能够看到时间的东西,兵器局那边一定会抓紧研究的,等兵器局打造出来自己的钟,肯定会给咱们送过来。”

  “你说这个钟到底是怎么看到时间的?莫非时间还能让人用眼睛看到?”张洪问向马云九。

  马云九耸了耸肩,说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等以后咱们见到钟,便能知道是怎么通过钟看时间了。”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