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七十七章 被困

第七百七十七章 被困

  窝仑阔的脸色也一样很难看。

  他和巴图情况不一样,虽然他是土默特的人,可他只是素囊帐下的亲卫,而阿日斯兰是一位台吉,有自己的部落,是土默特的贵人,哪怕他是千夫长,可在身份地上,和阿日斯兰有很大的差距。

  现在阿日斯兰死了,而他又是千夫长,回去以后必定会受到其他台吉的责难,而素囊不会为了他一个帐下的亲卫去得罪那些台吉。

  骑在马背上的窝仑阔犹豫再三,最后对巴图说道:“台吉,不如我率一队骑兵在冲一次,这一次多带一些人,说不定能冲进虎字旗的车阵内。”

  “你准备带多少人去?”巴图问道。

  窝仑阔想了想,说道:“就带我带来的这个千人队,想来骑兵数量应该差不多了。”

  一旁的巴图摇了摇头,说道:“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人少了很难靠近虎字旗的车阵,若虎字旗使用的真是当年戚家军所使用的车营,不要说你带去一千骑兵,就算是咱们带来的这两千骑兵都算上,也未必能冲破戚家军的车营。”

  虽然他也没有亲眼见过戚家军的车营,可是戚家军的威名在草原上一样威名赫赫,是草原各部最不愿意招惹的存在。

  “那怎么办?”窝仑阔眉头一皱。

  他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劫下虎字旗的车队,可现在还车队的边都没碰到,已经折损了一百多骑,回去也没办法交差。

  巴图手指搓动下巴,沉吟了片刻,道:“我看不如这样,咱们既然无法攻破他们的车阵,那就让他们从车阵里面出来,到时没有车阵,想要怎么收拾他们还不是咱们蒙古人说了算。”

  “话虽没问题,可是如何才能让虎字旗的人从车阵里走出来?”窝仑阔问道。

  车阵是虎字旗最好的防御,他想不出虎字旗的人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的优势。

  巴图朝周围看了看,说道:“距离这里最近的水源也要有四五天的路程,虎字旗的车队中有这么多人,需要的水就更多了,一旦没有了水可用,他们只能从车阵后面走出来。”

  “这是个好办法。”窝仑阔眼前一亮。

  他相信虎字旗食物肯定预备足够多,但水绝对不会准备太多,毕竟草原上不缺少水源,而且水放久了味道也会不好,虎字旗的人不会提前储备太多的水。

  巴图说道:“除非虎字旗的车队永远留在这里,否则他们的车队一旦动起来,自然要有变化,那时候就是咱们动手的最好时机。”

  “一切都听台吉吩咐。”窝仑阔朝巴图一行礼。

  巴图笑了笑,说道:“接下来咱们不急着动手,就跟着他们,有机会就动手,没机会就一直跟着。”

  “明白了。”窝仑阔点点头,旋即说道,“我现在就派人过去盯着,看看虎字旗的车队能在这里耗多久。”

  几支哨骑被派了出去,在虎字旗车队周围监视着虎字旗车队的变化。

  车阵后面,孟庆通过单筒望远镜注意到了蒙古一方派过来的几支哨骑,人数不多,而且十分分散,哪怕在四磅炮的射程内,也不值得四磅炮开炮。

  分散太开,四磅炮想要命中也不容易。

  对付这样人数不多的哨骑队伍,最好的办法是用骑兵或者是火铳,可车队里没有骑兵,火铳的射程又不够,只能看着这些蒙古哨骑在车阵周围监视着车阵这里。

  “看来蒙古人还没有放弃。”吴兴平眉头一皱。

  之前他以为蒙古人吃了败仗,知道讨不了好就会主动退走,现在看来这支蒙古骑兵对他们车队势在必得。

  孟庆说道:“北虏没有放弃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我现在担心的是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跟他们耗着呗,看是耗的过谁。”吴兴平说道。

  “没那么简单。”孟庆神色不好的说道,“干粮咱们带的充足,能够坚持一段日子,可水未必能坚持太久,况且一旦变天,对咱们会大为不利。”

  吴兴平眉头一蹙,说道:“没那么严重吧,这些蒙古人不会真的要跟咱们在这里耗上吧!”

  “不知道,不过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孟庆提醒了一句。

  而且他觉得自己的猜测很可能会成真,因为蒙古人那边派来了哨骑监视他们这里,明显是要跟他们耗下去。

  “希望不会吧!上帝保佑。”吴兴平用手指在胸前点了几下。

  边上的孟庆见到后,眉头一皱,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呢?”

  “我在求上帝保佑,以前那个汤若望就是这么弄得,我是跟他学的。”吴兴平说道,旋即又道,“佛祖保佑,玉皇大帝保佑,太上老君保佑,灶王爷保佑……”

  嘴里一直喃喃自语。

  边上的孟庆语气不好的说道:“你求了这么多神,也不怕这些神听到后打起来。”

  “管他呢,只要有神仙能保佑让蒙古人退兵就行。”吴兴平开口说道。

  孟庆见他这也不是诚心求神,完全是临时抱佛脚。

  等吴兴平求完各路神仙,孟庆说道:“你去告诉咱们的人,准备做饭,水省着点用,这两天恐怕要留在这里了。”

  “行,那你在这里盯着,我回去告诉他们。”吴兴平答应一声,从大车后面离开。

  夜幕降临,蒙古人没有退兵的意思,反倒生起了篝火,一副要长久留在这里的模样。

  第二天过去,蒙古人依然守在这里,没有一点要退走的意思。

  到了第三天,吴兴平来到孟庆身边,说道:“咱们的水不多了,哪怕省着用最多也只能够坚持五天,若是再不上路,恐怕到不了下一处水源地了。”

  听到这话,孟庆眉头拧在了一起,说道:“看蒙古人那边,根本没有退走的意思,一旦咱们动起来,很容易受到蒙古骑兵的攻击,到时候没有了车阵,对咱们来说天危险了。”

  “可没有了水,咱们一样会守不住车阵的。”吴兴平说道。

  孟庆一摆手,说道:“别急,让我再想想,一定有办法的。”

  一旁的吴兴平开口说道:“其实咱们可以保持车阵慢慢往前走,或是退回去。”

  “不行,这样一来速度太慢了,一天也走不了几里路,肯定挨不到下一处水源。”孟庆否定了吴兴平的主意。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