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参谋

第七百七十八章 参谋

  吴兴平想了想,说道:“不如这样,今天晚上把随队的几个参谋都找来,一起商量下一步怎么办,总之这个地方不能留了。”

  “也好,晚上把大家都找来,一起商议。”孟庆点头同意吴兴平的想法。

  每个战兵大队都安排了几名参谋,这些参谋有的是讲武堂出身,还有的是侍从司出身,在参谋的位置上历练一段时间后,会有一部分参谋转为战兵队的队长或是副队长。

  夜幕下,车阵后面升起了篝火。

  孟庆和吴兴平等人围坐在篝火边上,坐成一圈。

  作为车队主事的孟庆看向篝火堆边上的几个人,说道:“情况大家都知道,水车里的水坚持不了几天,再耽搁下去,不等蒙古人动手,咱们自己就败了,所以这一次我和吴兴平把大家找来,就是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是走还是留,若要走,又当如何摆脱几里外的那支蒙古大军。”

  他的话说完,一时间没有人接话,耳中只听到木柴烧着后噼啪的响声。

  “别愣着了,都说说各自的想法,一人计短十人计长,用大当家的话来说叫做集思广益。”孟庆看了看篝火边的人。

  话音落下,吴兴平说道:“这个地方肯定是不能留了,就算现在不缺水,可要是赶上下雨,咱们一样会有危险。”

  “我同意吴队长的意见,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下去了。”边上一名辎重队参谋王勇说道。

  一名战兵队参谋陈永连说道:“我也同意走,可是咱们该怎么走?外面那支蒙古大军肯定不会让咱们安安稳稳的离开。”

  另外几个参谋认同的点了点头。

  “既然大家都决定走,那咱们再说说怎么个走法!”孟庆说道,“我的意见的走出车阵,和蒙古人在草原上站上一场。”

  “会不会太危险了。”吴兴平皱着眉头说道,“蒙古人那边少说有两千骑兵,咱们这边只有一个战兵大队和辎重队中队,人数加起来才五百来人,而且都是步卒。”

  步卒面对骑兵,天生处于劣势,哪怕只有一百名骑兵,也不是一支几百人的步卒能够对付的。

  “我倒不这么看。”参谋陈永连说道,“咱们虽然是步卒,可咱们有四磅炮和虎蹲炮,这些就是咱们的优势。”

  边上的王勇忧心忡忡的说道:“四磅炮只有四门,面对的可是好几千骑兵,这一仗不好打。”

  陈永连说道:“那你觉得咱们该怎么办?”

  王勇拾起一个木柴,随手丢进火堆里,拍了拍手,说道:“咱们可以依靠车阵缓缓移动,只要保证车阵一直在,蒙古人就奈何不得咱们。”

  “我也和王勇的想法一样”吴兴平说道,“蒙古人在咱们的车阵面前吃过亏,知道咱们的车阵不好惹,这才想要一个围而不攻的办法对付现在,所以咱们只要保证车阵还在,蒙古人便会投鼠忌器。”

  另外几个参谋看了吴兴平一眼,没有说话,可眉头皱了起来。

  吴兴平借着火光注意到后,便道:“大家有什么建议尽管说,既然我和孟队长把大家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商量出一个离开这的办法。”

  火堆对面的一名参谋开口说道:“要想保证车阵一直在,车队的速度肯定快不起来,一天走不了几里,不然一旦速度快起来,导致车阵脱节,会给北虏可趁之机。”

  吴兴平看向了对方。

  说话的这人是战兵大队的参谋,叫周铮,是侍从司出身,也是在他们这支车队离开灵丘前才从侍从司转任战兵大队的参谋。

  侍从司的侍从一直跟随在刘恒身边,一般情况侍从司出身的参谋比讲武堂出来的参谋更受重视。

  周铮搓了搓两只手,朝手心里哈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白天我去炊事队问了一下,咱们水车里的水坚持不了几天,若是咱们以车阵的方式移动,水车里的水肯定不足以坚持到下一处水源地。”

  “你的意思是同意孟队长的办法,与蒙古人站上一场?”吴兴平看向周铮。

  周铮点点头,说道:“我支持孟队长,走出车阵与蒙古人一战,只要咱们击退了这支蒙古大军,便可以顺利上路。”

  “可要是败了呢?”吴兴平又道。

  周铮笑了笑,说道:“其实咱们没有选择,只有出战这一条路,而且我不认为咱们就一定会败,我反倒觉得有很大机会打赢这一战。”

  篝火堆边上的几个人都看向了他。

  孟庆开口说道:“周铮你在侍从司这么久,肯定跟大当家学到了不少东西,正好你在这里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觉得咱们的赢面大。”

  周铮朝孟庆点点头,这才说道:“至于我为什么说咱们赢面大,完全是因为咱们面对的是蒙古铁骑。”

  周围的人面露了疑惑。

  周铮把脚往身子里侧搬了搬,嘴里说道:“如今的蒙古铁骑早就不是过去的蒙古铁骑了,不管从血性还是能力上,都远远不如曾经那支无敌铁骑,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蒙古人手中的骑弓,很多用的都是骨箭头和木箭头,这种东西射射野物还行,可要是面对咱们的战兵,威胁并没有那么大。”

  说到这里,他声音停了下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蒙古人的骑弓所用的箭矢铁箭头不多,又因为是软弓的关系,威力也不算太大,超过五十步几乎就没有威胁了。”孟庆插言道。

  吴兴平点着头说道:“我也注意过蒙古人所用的骑弓,没有多大威胁,加上咱们的战兵都穿甲,威胁就更小了,只要超过三十步,除非一箭射中要害,不然很难杀死咱们的战兵。”

  其他的几个参谋纷纷点点头认同。

  蒙古人的衰落也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周铮竖起一根手指,说道,“咱们虎字旗和北虏迟早要有一战,若是咱们现在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将来又如何能与北虏在草原上一争高下。”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