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八十章 败退

第七百八十章 败退

  “放!”孟庆高喊一声。

  一排排火铳被打响,中间夹杂着虎蹲炮的炮声。

  无数铅子和铁砂冲统口炮膛里面飞射出来,射向前方冲到几十步外的蒙古骑兵。

  冲在最前面的蒙古骑兵纷飞冲马背上坠落,一部分被火铳或是虎蹲炮打中的战马也都顺势栽倒在地,连带上马背上的骑兵重重的摔在地上。

  后面紧紧跟随而来的蒙古骑兵有许多被前面的蒙古人尸体和战马尸体扳倒,有战马更是扳折了马腿,连带着又有不少蒙古骑兵出现死伤。

  虎字旗一方的火铳手打放完手里的火铳,急忙退到了后面,第二排的火铳手再一次朝着蒙古骑兵方向打响了手中的火铳。

  第三排火铳手也纷纷举起火铳朝着前面的蒙古骑兵开火。

  三百多名火铳手分成了三队,每一队都有一百多火铳手,加上两翼不断响起的炮声,使得这些蒙古骑兵一时间无法靠近虎字旗的战阵。

  虎字旗战阵和蒙古骑兵中间几十步宽的草地,仿佛成了一道天堑,隔开两方人马。

  可这道天堑上,留下一具具人和马的尸体。

  三段射的射击方式,保证了火铳可以不停的打放,火力不间断,而蒙古骑兵一方每前进一步都要留下最少十几具尸体。

  近千蒙古骑兵,在虎字旗的火铳和铁炮持续不断地攻击下,很快死伤的人数过了五分之一。

  地上的鲜血早就染红了脚下的大地,这里面不仅有蒙古人的血,还有战马的血,许多被马蹄踩断的草叶子上面还有鲜血滴淌。

  烤肉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里,更多的是呛鼻的火药味,里面还夹杂着一些血腥气味。

  地上的一具具尸体让冲在前面蒙古骑兵有了退意。

  可后面和左右两侧追上来的骑兵使得他们想退也退不了,一旦停下就会被后面的战马踩在脚下,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冲在前面的蒙古骑兵一排排被打死或是打伤,可在后面跟上来的那些骑兵推挤下,仍然使得他们一点点靠近虎字旗的战阵。

  对蒙古人来说,只要能够冲进虎字旗的战阵中,接下来就可以像狩猎兔子一样简单,只要追着赶杀就可以。

  嗖!

  蒙古骑兵一方有人开始挽弓射箭。

  随着越来越多的箭矢从蒙古骑兵一方射了出来,很快漫天箭雨朝着虎字旗的火铳手射去。

  双方之间的距离足足有五十步开外,如此远的距离,以蒙古人手中的软弓对虎字旗火铳手的威胁并不大。

  可漫天的箭雨还是有几支伤到了虎字旗的火铳手,好几名火铳手中箭摔倒在了地上。

  受伤的火铳手被人从战场上拉走,空下来的位置被后面的人顶了上去。

  随着箭矢不断的从蒙古骑兵一方射过来,火铳手中箭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不过火铳手身上穿着棉甲,要害部位有铁片防护,很多人只是受了轻伤,不耽搁继续打放火铳。

  而对面的蒙古骑兵面对成排打放的火铳和炮击一点办法没有,粘上非死即伤,丧失行动能力。

  后方跟过来的骑兵越来越少,而前面的尸体堆积的越来越多。

  到最后,后方的蒙古骑兵意识到了不对劲,开始不再往前冲,或拉住战马停下,或是控制战马后退。

  如此一来,冲在前面的骑兵身边终于不再拥挤,也不需要一个劲的往前冲。

  开始有骑兵朝两侧退去,随之而来,越来越多的蒙古骑兵发现了前面的惨状,纷纷调转马头从两侧退走。

  很快,火铳的射程内已经没有了可以攻击的目标。

  视线能够看到的蒙古骑兵,纷纷后退而逃。

  火铳声停了下来,四磅炮却依然不住的打放,一颗颗实心弹落在那些逃走的蒙古人中间。

  “北虏败了,北虏败了。”吴兴平忍不住喊出了声音。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大声叫北虏败了的话语,恨不得喊得所有人都知道。

  战兵大队队长孟庆长出一口气。

  这一战看似胜的十分容易,但他却知道,这一仗打的十分凶险。

  不是因为双方实力上的差距有多大,而是他这次带来了太多的新兵,对这些新兵来说,这是第一次实战和见血。

  在刚刚的战斗过程中,他不敢回头去看,生怕引起身后的那些新兵多想,使得队伍中的新兵自行后退,从而引起溃败。

  不过,这些新兵坚持下来了,而且击败了起码有上千骑的蒙古骑兵。

  他相信经过这一战,队伍中的新兵应该全都能成长起来,成为虎字旗的精锐战兵。

  “先别急着高兴,敌人的实力依然不弱,主意保持警惕。”参谋站在大车上周铮大声喊道,手中拿着一个铁皮喇叭。

  作为参谋,他和另外几个参谋都留守在车阵后面,这会儿北虏败退,他担心自家队伍会变得松懈,给了北虏可趁之机,这才出声提醒。

  四门四磅炮依然不屈不挠的对败退的蒙古骑兵轰击,每一颗炮子总能带走几条蒙古人的性命。

  直到败退的那些蒙古骑兵回到了另外一支蒙古骑兵队伍中,炮声才停下来。

  孟庆对一旁的传令兵说道:“回去告诉车队那边,跟紧战阵前移。”

  传令兵跑去传令。

  孟庆又下令道:“所有人保持战阵,朝前方北虏方向前进。”

  命令下达,原本准备歇一歇的火铳手再一次举起了火铳,随着队伍朝前方移动。

  几门四磅炮也被装上了炮手,有马匹拉着前行。

  虎字旗的战兵脚下穿的皮靴,踩着地上暗红色的湿泥,一步步朝前面的蒙古人方向推进。

  推进的过程中,整支队伍鸦雀无声,只有脚步声和呼吸声。

  虎字旗一方的动静自然引来了蒙古人的注意。

  巴图对身边的亲卫说道:“派哨骑过去看看,虎字旗的人要做什么?”

  那亲卫骑马从一旁离开。

  很快,一支十人组成的蒙古哨骑朝虎字旗车队方向靠近过去。

  这些哨骑没有走正面,而是从一侧靠近,在稍远一些的距离观察情况。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