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八十七章 蒙古大军出现在新平堡

第七百八十七章 蒙古大军出现在新平堡

  特木伦从蒙古大军中得到素囊南下的消息和素囊的谋划。

  吴敬岩作为青城这里的商铺掌柜,同样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获取了关于素囊的消息。

  消息在他得到的时候,便派外情局的人专程送回灵丘。

  至于灵丘那边如何应对素囊这一次的谋划,他插不上手,只寄希望于灵丘那边可以粉碎素囊的阴谋。

  南下的蒙古大军耗时半个多月,出现在大同边堡外的草原上。

  新平堡出关就是草原,城墙上的守卫见到草原上突然出现一支蒙古大军,驻守城门的把总脸色骤然一变。

  “北虏寇边了,快关城门。”

  那把总见到城外铺天盖地的北虏大军,当即大声叫喊起来。

  大同已经多年没有出现北虏寇边的情形,突然一支蒙古大军出现在城外,这让很多守城的兵丁心中慌乱起来。

  “快,去烽火台点狼烟!”把总下令。

  有兵丁跑向烽火台。

  新平堡的城门关了许久,远处的烽火台才冒起浓烟。

  堡内的百姓很多都在新平堡生活多年,对于突然冒出来的狼烟有些失神,但一些年长的百姓反应很快,看到狼烟的时候,便大喊起来。

  街上的行人听到北虏来袭的消息,一下子慌乱了起来,百姓纷纷朝家中跑去,一家家商铺也都上了门板,不在迎客。

  很快,大街上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副破烂景象,两侧商铺的门缝或是窗户缝后面露出一双双眼睛。

  突然间,马蹄声在街上响起。

  一支骑兵队伍出现在大街上,为首的是一位顶盔带甲的武将,所去的方向正是城门所在的方向。

  李怀信率兵来到城门口,对守城门的把总说道:“到底怎么回事?谁让你点燃的狼烟?”

  “回禀将军。”把总来到李怀信马下单膝跪地,说道,“属下发现北虏寇边,这才命人去烽火台点燃狼烟,给其它地方传递消息。”

  “放他娘的狗臭屁,北虏都安稳多少年了,怎么会好端端的就寇边。”李怀信喝骂道。

  他来新平堡做参将没几年,心中不相信自己运气会如此糟糕,在他任上,北虏来大同寇边,还是由他所驻守的新平堡开始动手。

  把总说道:“将军,属下没有说谎,不信的话,将军可以登上城墙,一观便知。”

  “要是发现你欺骗本将,有你好瞧的。”李怀信从马背上跳下来,朝城墙上走去。

  在他身边,跟着一队亲兵家丁,一同上了城墙。

  刚一上来,他倒吸了口凉气,没想到那名把总真的没有骗他,而且眼前成群结队的北虏,怕是有几千人之多。

  视线所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更多的北虏。

  “这他娘的,这些北虏疯了吧,好好的日子不过,来大同做什么?”李怀信拍了拍脑袋上的铁盔。

  边堡外的北虏大军少说有几千人,不是他一个参将能够应付了的。

  可一旦北虏从新平堡这里进入大同腹地,他这个参将的官帽子很难再带下去,若这支北虏大军再去北直隶转上一圈,他连吃饭的家伙都未必能保住。

  “将军,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边上的把总低声询问。

  李怀信骂道:“你他娘的是蠢货吗?没看到城外有那么多北虏在,能守好新平堡就不错了,难道你还想本将带你去城外杀敌?”

  那把总用力的摇了摇头。

  城外的北虏大军少说有几千人,他们新平堡所有兵马加起来都没有北虏人多,这个时候出城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大人,北虏正在安营,看样子今天不会攻城。”李树衡身边的一名亲兵说道。

  草原上一座座蒙古包连成一片,两只眼睛数都数不过来。

  李怀信收回目光,对身边的把总说道:“派人去一趟烽火台,要保证狼烟不能断,一定要让其他地方的人知道咱们新平堡这里遭受到北虏攻击。”

  “是,属下这就去烽火台。”那把总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站在一旁的一名亲兵说道:“大人,北虏来袭毫无征兆,而且草原上蒙古各部刚熬过冬天,正是马瘦毛长的时候,按理说不应该这个时节来咱们大明。”

  “你问我,我他娘的哪知道。”李怀信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虽然他是灵丘守备,世袭千户,可要说起带兵打仗,他并不拿手,最多也就收拾一下境内的土匪,面对城外的北虏大军,心中早就慌得一批。

  那亲卫说道:“大人,虎字旗在草原上和北虏有生意往来,说不定他们知道一些消息,不如把虎字旗在城中的掌柜找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对,你快去把虎字旗的那个李掌柜找来。”李怀信催促道。

  “是。”那亲兵答应一声,快步跑下城墙。

  狼烟不停的从烽火台冒起,四周没什么风,狼烟可以腾空升起很高,隔着很远的墩堡军台都可以看到。

  与新平堡相隔不远的地方也有狼烟冒出,接着一连串的狼烟沿伸向大同腹地。

  过去没多长时间,去城内找人的那亲卫返回城墙上,身边还跟着一位身穿长衫的中年人。

  “草民,参见参将大人。”中年人朝李怀信躬身行了一礼。

  来人是虎字旗在新平堡商铺的掌柜,他一登上城墙,便注意到城外远一些的草原上竖立起来的一座座蒙古包。

  李怀信说道:“李掌柜,你家刘东主一直和北虏之间有生意来往,你可知外面的那支北虏大军是出自哪个部落?”

  “这……”李掌柜面露迟疑。

  李怀信见他不说话,便道:“你们虎字旗与北虏之间的往来不是秘密,边堡的人都清楚,而且本将在里面也有份额,所以你不用隐瞒,照实说就行,没有人会为此给你们刘东主定罪。”

  “回参将大人的话,小民所料不错的话,城外的那支北虏大军应该来自土默特。”李掌柜小声说道。

  虎字旗与素囊之间的争斗早已不是秘密。

  后来素囊更是率蒙古大军围困了他们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大明这边的外人可能不清楚这回事,但他作为外情局安排在新平堡的掌柜,对此十分清楚。

  联想到前不久草原上传回素囊南下的消息,算算日子,眼前这支北虏大军很有可能就是素囊统帅的那支蒙古大军。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