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九十二章 巡抚的决定

第七百九十二章 巡抚的决定

  张怀说道:“你说的应该虎字旗养的镖师吧!叫什么战兵。”

  “我家东主确实养了一些镖师,平时充作车队护卫。”赵宇图坦然承认。

  养镖师打手这样的事情算不得什么秘密,随便一个有些实力的士绅之家都会养一些打手,尤其虎字旗与草原上的蒙古诸部做生意,若没有一定的武力,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了。

  不管是刘巡抚还是张怀,对此都不意外。

  刘巡抚端起盖碗吹了吹里面的热气,说道:“团练是为了维护本地安稳,不是你们虎字旗的私兵,而且灵丘团练也不被允许离开本县。”

  “请巡抚大人放心,对付北虏,只需要虎字旗的战兵就可以。”赵宇图朝刘巡抚欠了欠身。

  刘巡抚眉头一皱,面露不喜道:“简直胡闹,你可知来犯的北虏有多少人?以你们虎字旗养的那点战兵,一旦出现在北虏面前,只会激怒他们。”

  边上的张怀也道:“来犯的北虏不是你们虎字旗在草原上遇到的马匪,仅凭你们的那点战兵,根本不是北虏的对手。”

  两个人身为大同的文武之首,都不相信一家商号又能力对付新平堡方向的北虏大军。

  赵宇图笑了笑,说道:“这一次来犯的北虏大约六千骑左右,为首之人是板升城的素囊台吉,不过这六千骑里面多是普通的牧民,真正的甲士不超过一千。”

  刘巡抚听到赵宇图说出的人数,愣了一下,旋即询问的目光看向张怀。

  张怀没想到虎字旗的人会对来犯的北虏大军情况了解的这么清楚,联想到虎字旗经常和草原各部打交道,知道北虏大军的情况也不算什么意外,而且相对于新平堡来人所说的一万人,他更相信虎字旗一方所说的六千骑。

  作为边镇总兵,他对下面的人喜欢夸大其实的说法十分了解。

  想到这里,他朝刘巡抚点了点头。

  刘巡抚放下手中盖碗,捋了捋胡须,说道:“连张总兵要解决这六千北虏骑兵都不容易,本官有凭什么相信你们能够解决来犯的北虏。”

  作为边镇大员,他太清楚这六千骑兵的难对付,对于虎字旗的人提出想要出兵对付来犯的北虏想法,心中对此嗤之以鼻。

  一家商号就算养了一些武力,他也不认为能比大同边军更厉害,想要用商号养的战兵对付北虏大军,在他眼里,无疑是痴人说梦。

  “大人。”赵宇图说道,“北虏已经来犯我大同边地,若是不加以阻止,素囊必将率大军长驱直入,到时大同损失定然惨重,而我虎字旗愿与来犯边地的北虏一战,就算不敌,也能削弱北虏的嚣张气焰。”

  “行了,别说了。”刘巡抚说道,“该怎么应对来犯的北虏大军是朝廷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家商号来置喙。”

  边上的张怀也道:“你们虎字旗想要对付来犯的北虏大军,实在是不自量力,巡抚大人和本官都不会同意你们虎字旗做出这种可能会激怒北虏的举动。”

  赵宇图看出来这两个人一点不相信虎字旗能够对付北虏大军,知道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便道:“草民听两位大人的。”

  刘巡抚端起桌上的盖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口,随后问道:“你们虎字旗与草原各部的关系如何?”

  赵宇图没想到刘巡抚会问起这个,想了想,说道:“虎字旗的车队只是去草原上行商,和漠南各部关系一般,没有太深的交往。”

  “本官不这么认为。”刘巡抚手指夹着杯盖拨了拨杯中的茶水,淡淡的说道,“你们虎字旗既然能够弄清楚来犯的北虏人数和首领,想必你们和北虏的关系绝没有你说的那般简单。”

  赵宇图眼睛微微一缩,不太明白这位刘巡抚为何会说这样的话。

  刘巡抚合上了杯盖,说道:“本官有一事交给你们虎字旗去做,想来以你们和北虏之间的关系,一定能把事情做好。”

  “不知大人想要草民做何事?”赵宇图询问道。

  “此事对你们来说十分简单,只要用心就一定能够办法。”刘巡抚说道,“本官决定,由你们虎字旗出面,劝说来犯的北虏大军退兵,做好此事,本官定会请朝廷嘉奖你们。”

  赵宇图眉头一皱,道:“大人,北虏既然选择来犯,定然不会仅凭几句劝说就退兵的,况且我们虎字旗与草原各部并没有太深的交往,就算是出面去劝说,也不会有用。”

  他心知素囊为什么率兵来大同,所以不认为虎字旗出面就能够让素囊退兵,让他们虎字旗去劝说素囊退兵,等于把虎字旗送到了北虏的口中。

  啪!

  刘巡抚手中盖碗重重的撂在桌上,道:“此事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和你们东主商量一下,尽快去新平堡外的北虏大军。”

  说完,不待赵宇图开口,便又道:“行了,你下去吧!”

  赵宇图看出刘巡抚是铁了心要把他们虎字旗送给素囊,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便道:“是,草民告退。”

  说着,他躬身退出了后衙。

  刘巡抚对张怀说道:“由你们总兵府派一队兵马盯着虎字旗的人,绝不能让他们离开灵丘逃往他处。”

  来犯的北虏点名要虎字旗的人,他心中已经决定,只要虎字旗不能劝说北虏退兵,他就把虎字旗的人都交给北虏处置,以求换来北虏的退兵。

  “大人放心,末将这就去安排。”张怀从座位上站起身,朝刘巡抚一抱拳,道,“末将告退。”

  刘巡抚点了点头。

  张怀后退两步,带着自己的幕僚离开了后衙。

  待后衙只剩下刘巡抚和幕僚杜万远,只听杜万远说道:“大人,您真准备把虎字旗的人交给北虏处置?”

  “哼,这次来犯的北虏就是他们招惹来的,自然要由他们来解决。”刘巡抚冷哼了一声。

  杜万远说道:“可这个虎字旗背后有京城的魏公公撑腰,大人您就这样处置了虎字旗,魏公公那里怕是不好交代。”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