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七百九十三章 被放弃的虎字旗

第七百九十三章 被放弃的虎字旗

  作为巡抚身边的幕僚,杜万远知道自家大人来大同之前,受到魏公公召见,得知了虎字旗有魏公公的关照,不然他家大人也不会刚来大同上任,就把虎字旗东主刘恒传唤到巡抚衙门,见上了一面。

  以巡抚的身份地位,普通的白身商人根本没有资格见巡抚。

  刘巡抚摆了摆手,道:“是本官不想保这个虎字旗,而是根本保不住。”

  “学生有些不太懂。”杜万远疑惑的摇了摇头。

  刘巡抚用手一指桌上的信,说道:“这封信既然能到本官手中,就能到其他人的手中,就算本官把信压下来,可是大同总有人会把信上的内容捅出去,与其让别人捅给朝廷知晓,不如由本官来做此事。”

  “大人是担心王巡按那里?”杜万远小声说道。

  刘巡抚点点头,道:“本来这次回大同就任巡抚,王心一那里一直惦记着怎么把本官这个巡抚拉下马,好成全他的名声,如今北虏把虎字旗这么大一个把柄给了他,若本官继续维护虎字旗,王心一便可以借由此事把虎字旗走私通虏的帽子扣在本官头上,到时不仅是虎字旗的人要被朝廷定罪,就连本官也难逃罪责。”

  “这些北虏,真是毫无情意,虎字旗把咱们大明的货物暗中卖给他们,现在他们却想要对付虎字旗,一个个都是喂不熟的狼崽子,忘恩负义。”杜万远咒骂道。

  虎字旗与草原走私的生意牵扯到大同上上下下的官员,就连他这个幕僚,也能从中分润好处,一旦掀翻了虎字旗这条走私线路,以后他到手的银子要少上很多。

  刘巡抚说道:“虎字旗走私的事情绝不能牵扯到本官,所以只能牺牲虎字旗,至于魏公公那边,本官会写信去解释。”

  “大人放心,相信魏公公不是不明事理之人,而且大人是大同巡抚,地方大员,远比虎字旗一个商号重要。”杜万远宽慰道。

  “但愿如此吧!”刘巡抚淡淡说了一句。

  不管将来如何,他都不会为了虎字旗让自己陷入险境,就算事情过后魏忠贤怪罪,大不了去投奔东林党,相信自己一个堂堂从一品地方巡抚,东林党绝不会拒绝他的投靠。

  另一边赵宇图离开巡抚衙门后,并没有急着出城,而是来到与巡抚衙门相邻的一条街道上,走进其中一座院子里。

  进入到院子中,有两名衣着普通的汉子走上来,其中一人说道:“赵司局长,这是准备好的衣服,还请先把衣服换了。”

  说着,另一个汉子递上来一件衣服。

  赵宇图点点头,脱掉身上的长衫,接过对方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换好之后,那汉子又道:“赵司局长请跟我来吧!”

  说完,他走在前面带路。

  赵宇图迈步跟在了后面,还有跟随他一同来大同的几个人都跟在了后面往前走。

  这些人身上也都换了衣服,不再是刚刚进来时穿的那一身。

  一行人从院子穿过去,来到后院的侧门前,走在前面带路的汉子说道:“这道门后面就是大街,咱们需要穿过这条大街,一会儿赵司局长先跟我走,其他人过会儿再走。”

  侧门被拉开,那汉子带走赵宇图走了出去。

  两个人沿着街上走了百十多步,来到一座院子前面。

  那汉子伸出手在门上敲了几下。

  院门打开,里面露出一张长相普通的面容,这样的长相丢在街上,很难被人记住。

  就听此人低声说道:“进来吧!”

  赵宇图走进院子里,又来到院子前面的正屋中。

  屋中已经有几个人在,他们见到赵宇图后,纷纷站起身,朝赵宇图一行礼,说道:“见过赵司局长。”

  “不必多礼,都是自己人,坐吧!”赵宇图朝这几个人压了压手,然后自己走到座位前坐了下来。

  屋中的一个汉子开口说道:“赵司局长来我们这里,是不是有消息需要我们传回去。”

  这座院子是虎字旗在大同的一个安全点,出入这里的人也都是虎字旗外情局的人。

  赵宇图说道:“给我准备笔墨,这次的消息需要你们用最快的速度传回灵丘。”

  一旁有人把笔墨纸砚准备好,放在了屋中的桌上,白纸摊开,两侧用镇纸压住。

  “赵司局长,请吧!”其中一人朝桌子的方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宇图站起身,拿起砚台边上的毛笔,笔尖在研好的砚台里沾了沾墨汁,然后在白纸上写了起来。

  很快,他写完自己要写的内容,吹干上面的墨迹,把写了字的那块白纸撕下来,滚成纸筒,塞进一支竹筒里,再用塞子塞住竹筒。

  做好这一切后,他把竹筒递给其中一个汉子,说道:“连夜把东西送回灵丘,一定要快。”

  那汉子接过竹筒,揣进怀里,转身从屋中离开。

  时间不长,一匹快马从相邻的院子里疾驰而出,去向了城门方向。

  北虏大军虽然没有进一步出现在大同腹地,可北虏的书信每天都被射进新平堡面,就连附近的一些庄子也收到了北虏的书信。

  关于北虏是因为虎字旗的原因才来犯大明的消息传播开。

  巡按衙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比总兵府晚了一天。

  “大人,虎字旗勾结北虏的事情已经确认无疑,现在谁也救不了这个虎字旗了。”孙义一脸喜色的对王心一说。

  王心一一摇头,道:“只解决一个虎字旗还不够,大同巡抚和总兵都和虎字旗有牵连,虎字旗通虏的事情也有他们一份,这次本官若能借此机会扳倒一位巡抚和一位总兵,本官威望必将一时无两,朝中内外无人可以相提并论,到时圣上一定会重视本官,而本官在东林党也不再是毫无话语权的边缘之人。”

  “那大人的意思是先不上奏?来一个引蛇出洞?”孙义微微一蹙眉。

  巡按衙门和范家的生意全都由他这个巡按身边的幕僚来操持,只要虎字旗被拿下,虎字旗留下的生意将会由范家来接手,到时候他可以通过范家的手获得更多的好处。

  与草原走私的生意在边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就算没有了虎字旗也有白字旗或是黑字旗做这一种生意,但只有范家接手与草原走私的生意,才最符合他的利益。

  王心一摆了摆手,说道,“虎字旗不过是疥癣之疾,对本官来说,扳倒巡抚和总兵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