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巡抚大人不见客

第八百一十一章 巡抚大人不见客

  巡抚衙门大门外每天都有不少官员等着见巡抚。

  不过,这些官员很大一部分并没有资格直接来见巡抚,也不会被巡抚召见,不然巡抚每天光是见这些人的时间都不够,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其它事情。

  大多数来巡抚衙门这里的官员只是来碰运气,盼望能见到巡抚一面,或是让巡抚对自己有一点印象,便不算在巡抚衙门外面白等。

  平常巡抚衙门大门外的官员来来回回只有那么一些人,都是熟面孔,一般掌有实权的官员没事是不会来这里,除非有要紧的事情,或是被巡抚召见。

  可就在这几天之中,巡抚衙门大门外等候的官员一下子多了起来,其中很多都是各州县的知州和知县,还有卫所的官员。

  踏!踏!踏!

  远处一支马队疾驰而来。

  那些等候在巡抚衙门大门外的官员纷纷避让。

  马队中的骑手全都手持兵刃,身上披甲,头戴铁盔,只有为首一人穿有一身长衫,头戴方巾,看着像是读书人。

  穿着打扮像读书人的那人从马背上跳下来,把缰绳交给一旁的手下,自己迈步走向衙门前的台阶。

  上了台阶,那人朝衙门口的衙役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劳烦差人大哥通禀一声,这是在下的拜帖。”

  说着,他从袖口里面掏出拜帖递了过去。

  衙役没有接拜帖,而是打量了他一眼,语气冷漠的说道:“没看衙门外这么大人都在等着见巡抚大人,去后面排队去,轮到你的时候再说。”

  “差人大哥,我确实有急事,劳烦辛苦一次。”他把一块碎银子塞进面前衙役的手中。

  收到银子的衙役,脸上多了一丝笑模样,语气淡淡的说道:“我也就是看你真有急事,谁让我这个人心软,帖子拿来吧!”

  “有劳了。”他把帖子再次递上去。

  这一次衙役没有拒绝,随手收起拜帖,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给你通禀,至于大人会不会见你,那就不敢保证了。”

  “辛苦差人大哥了。”他朝衙役拱了拱手。

  衙役转身走进衙门里。

  等在巡抚衙门外的官员中,不少人打量着站在衙门口的人,时不时扫一眼对方带来的那一队骑兵。

  有官员低声说道:“看着可不一般!王大人,你认识他们吗?是哪位武将的手下?”

  被称呼为王大人的那人来自兵备道,他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胡须,一副胸有成竹的说道:“听说前不久新平堡那边来了一支北虏大军,这些人应该是新平堡的李参将派来的人。”

  “嗯,有道理,这些人一看就是军中精锐,人人披甲,应该是李参将的家丁。”边上那人点头附和。

  这时候,站在两个人身后的一位身穿七品青袍的文官低声说道:“二位别说了,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参将府的人,他们是灵丘虎字旗养的私兵。”

  他这话一说出来,周围的几个人立时安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那位王大人若有所思的说道:“之前听人说起虎字旗暗藏私兵,现在看来,怕是真有此大逆不道之事。”

  “这些虎字旗的人真是好大胆子,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巡抚衙门门外,依我看应该立即拿下他们,关进大牢。”边上的人一脸正色道。

  那位七品文官说道:“二位大人还是少说两句,真被这些杀星听到,没有咱们的好。”

  “怎么?他们还敢在大街上杀害朝廷命官不成。”那位王大人脸色一沉。

  那位七品文官劝道:“王大人,你还是少说几句吧,这些人可是来见巡抚大人的,万一他们和巡抚大人那边歪歪嘴,就够咱们受的。”

  那位王大人张了张嘴,一想到与巡抚大人有关,只好闭上了嘴巴。

  他来巡抚衙门是为了给巡抚留下好印象,将来升官的时候能被巡抚大人想起,自然不想因为一个虎字旗恶了巡抚大人。

  赵宇图一动不动站在石阶上,双手揣在袖口中。

  时间不长,进去通禀的衙役走了出来。

  赵宇图急忙上前一步,问道:“差人大哥,巡抚大人是否同意见在下。”

  衙役把拜帖往回一递,说道:“请回吧,巡抚大人不见客。”

  “不见客?”赵宇图眉头一皱。

  他没想到刘巡抚居然连见都不见他一面,直接把拜帖还了回来,这搁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你以为我在骗你?”衙役脸色一沉。

  赵宇图注意到后,急忙说道:“差人大哥误会,在下没有这个意思,但我真有急事需要见巡抚大人,差人大哥能不能再进去通禀一声,有劳了。”

  说着,他拿出一块碎银子,再次塞进差役的手中。

  衙役接下银子,却没有接拜帖,而是说道:“拜帖我就不送了,大人肯定是不会见你们,而且已经传下话了,只要是你们虎字旗的人,一律不见。”

  赵宇图听到衙役的话,眉头紧锁。

  他明白,刘巡抚是想和他们虎字旗洗清关系,不愿再有来往。

  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见这位刘巡抚一面,有些话需要当面去说。

  可现在刘巡抚明显不想见他们虎字旗的人,他又不能带人强闯进去,又时间拖长了,会对他们虎字旗越来越不利。

  衙役看向赵宇图,说道:“行了,你也别挡在这里了,回去吧!”

  赵宇图看了一眼衙役身后的衙门,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就算衙役再进去传话,只要刘巡抚不改变想法,一样不会见虎字旗的人。

  想到这里,他不在继续纠缠衙役,转身从石阶上走下来。

  不远处的几个官员看到虎字旗的人被挡了回来,其中那位王大人一脸冷笑道:“这次虎字旗的事情闹大了,巡抚大人现在连见都不见他们,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个虎字旗就会被巡抚大人收拾掉。”

  巡抚衙门把虎字旗挡在门外,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信号。

  边上的一位官员说道:“也不一定,你们别忘了,当初徐巡抚还在的时候,同样想对付虎字旗,最后不也一直没成功。”

  “这一次和当初那一次不一样。”那七品文官微微一摇头,旋即说道,“当初徐通想对付虎字旗,却没有合理的证据,可这一回,虎字旗藏私兵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有了足够的理由对付虎字旗。”

  边上几个人认同的点点头。

  在很多人眼中,连巡抚大人选择不见虎字旗的人,就是一个准备对虎字旗动手的信号。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