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一十三章 避嫌

第八百一十三章 避嫌

  “糊涂!”刘巡抚从躺椅上坐起来,嘴里呵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虎字旗的事情你也敢沾,要不是因为你是本官的幕僚,本官现在就让人拿了你。”

  “是,是,是,是学生糊涂。”杜万远嘴里不停地认错。

  面对巡抚的责骂,他作为幕僚不敢反驳,也不能反驳,只能竖耳听着这些责备的话。

  刘巡抚拿起桌上的盖碗,放在嘴边吹了吹,问道:“虎字旗的人许给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卖力气的替他们说话。”

  说完,他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杜万远恭声说道:“虎字旗的人带来了五千两银子,说是送给大人您的,只求见大人您一面,学生不敢耽搁,这才急着来见大人。”

  “他们还真是好大的手笔,一出手就是五千两。”刘巡抚放下手中杯盖,旋即说道,“本官可不敢拿这五千两银子,太烫手了。”

  “大人说的极是。”杜万远小小的拍了一下刘巡抚的马屁,旋即又道,“可虎字旗的人执意要把银子给大人送过来,学生不敢拿主意,只好来见大人您。”

  “他们这是想要拿银子买命,可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本官就算是收下银子,也帮不了他们。”刘巡抚把手中盖碗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杜万远说道:“虎字旗的人说,这五千两银子不为别的,只求见大人一面。”

  听到这话,刘巡抚手指轻轻叩打躺椅的扶手。

  他一年的俸禄也就几百两,五千两银子已然让他有些心动,而且只需见虎字旗的人一面,便可以得到这五千两银子。

  站在一旁的杜万远又道:“大人,不妨见他们一面,而且学生听说总兵大人那边已经见过虎字旗的人了。”

  后面关于总兵的事情并不是他胡编,而是来巡抚衙门的路上赵宇图告诉他的。

  “你确定张怀见过虎字旗的人?”刘巡抚怀疑的问道。

  现在虎字旗就是一个大麻烦,没人愿意沾上,很多人想和虎字旗洗清关系都来不及,所以他有些不太相信张怀会自找麻烦去见虎字旗的人。

  一旁的杜万远说道:“这些都是虎字旗的人对学生说的,而且对方还说过不了几天大人就能收到张总兵大败北虏的消息,说是光斩获的北虏首级就不下两千。”

  话音落下,刘巡抚眉头皱起。

  他已经相信张怀的人见过虎字旗的人,并在暗中有了不为人知的合作,不然虎字旗的人不可能说的这么清楚,而且这种事情骗不了,只要过几天看看有没有张怀大胜的公文就能确定事情的真假。

  “大人,还是见一见吧!”杜万远说道,“咱们可以借此机会探听虎字旗是否有谋逆之意,万一他们真有不臣之举,大人也好早做打算。”

  刘巡抚端起桌上的盖碗,拿起杯盖拨动里面的茶水,脸上露出沉思。

  半晌,他才说道:“这样吧,你带虎字旗的人去后衙,本官正好要问问他们虎字旗到底想要干什么,眼里还有没有朝廷。”

  说话后面两句话,他声音严肃起来。

  “是,大人,学生这就去把人带进来。”杜万远松了一口气。

  他转身准备离开回廊。

  就在这时,刘巡抚又道:“别走正门,从侧门进来,不要让人看到,本官需要避嫌。”

  杜万远收回迈出去的脚步,回转过身,躬身说道:“学生明白。”

  刘巡抚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巡抚衙门门外。

  赵宇图双手垂立站在石阶下面,边上跟着一名随他而来的胸甲骑兵。

  两个人周围空无一人,连那些守在巡抚衙门外面的官员都躲到了远处。

  虎字旗在旁人眼中已经是灾祸之源,生怕沾染上丁点关系,如今躲都来不及,更不要说主动找上虎字旗的人说话。

  赵宇图耐心的等在衙门外,当看到杜万远从里面出来,急忙迎了上去,急切的问道:“巡抚大人怎么说?”

  杜万远朝赵宇图一摇头。

  见状,赵宇图面露失望,却还是说道:“辛苦杜先生了,虽然巡抚大人没有答应见我,可先生这份情谊在下记在了心里,以后必有回报。”

  “走吧,我送送赵先生。”杜万远朝街上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个人走下台阶。

  来到虎字旗的骑队跟前,赵宇图说道:“先生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不必再送了。”

  杜万远看了一眼周围,见身边都是虎字旗的人,低声说道:“大人答应见你,但需要避嫌,所以只能走偏门。”

  说着,他不忘往远处的那些大同官员方向看上一眼。

  “这一次多谢杜先生了。”赵宇图脸上露出喜色,同时朝杜万远拱了拱手。

  杜万远一摆手,旋即说道:“行了,跟我走吧。”

  虎字旗的骑队从巡抚衙门门外离开。

  杜万远走在前面带路,出了衙门口的大街,拐向旁边的一条胡同里。

  在胡同中走了一百三四十步左右,见到一座木门。

  此时木门大开,门内站着一位身穿短打的下人。

  “杜先生,请进吧!”

  下人朝门内的院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杜万远回过头对赵宇图说道:“赵先生,劳烦你和你的人先随我进院子。”

  “好。”赵宇图点点头。

  很快,所有的人和马匹都进到了院子里。

  下人往门外左右看了看,这才关上木门,重新用木栓插好。

  杜万远对赵宇图说道:“赵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大人。”

  “稍等一下。”赵宇图喊住杜万远,旋即他回过身,对自己带来的人说道,“把木箱都带上,抬上跟我走。”

  四只木箱从马背上卸下来,留下几个人守着马匹,其他的人抬着木箱跟在赵宇图身后。

  杜万远知道这几只箱子里面装的都是银子,便任由虎字旗的人抬去见巡抚大人。

  木箱并不大,两个人抬一只木箱,显得很轻松。

  一行人来到后衙外面,所有人被拦了下来。

  杜万远对守在后衙门外的一名衙役说道:“这是巡抚大人要见的人。”

  “先生放心,小的知道,不过这些人又是穿甲又是手持兵刃,就这样进去容易冲撞到巡抚大人。”衙役说道。

  站在一旁的赵宇图笑着说道:“差人大哥放心,就在下一个人去见巡抚大人,他们留在外面,但这些木箱还需要差人大哥安排人抬进去。”

  “这没问题。”衙役点点头,旋即对另外的衙役说道,“你们过去检查一下。”

  木箱外面有锁,赵宇图对身边的胸甲骑兵说道:“把箱子都打开。”

  站在木箱边上的胸甲骑兵掏出钥匙,打开外面的锁头,几个木箱的盖子都掀开。

  当掀开木箱的一瞬间,一锭锭银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