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一十六章 奏折入京

第八百一十六章 奏折入京

  刘巡抚脸色阴沉似水。

  虎字旗一旦被朝廷定为逆贼,大同一多半官员都会丢官弃职,甚至被杀头,而他这个巡抚就像此人所说,轻则下狱,重则难逃颈上一刀。

  他知道,就算自己把虎字旗送来银子全退回去也没有用,已经洗脱不掉他与虎字旗之间的关系,朝中的一些人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只有他倒了,才能够空出大同巡抚的位子。

  杜万远往前走几步,来到刘巡抚近前,低声说道:“大人,赵先生说的有几分道理,现在不是咱们要不要保虎字旗的事情,而是虎字旗一倒,势必会牵扯到大人您。”

  站在下方的赵宇图面色平静的看着刘巡抚。

  刘巡抚单手托着盖碗杯底,面露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道:“银子本官可以收下,但本官要告诉你,关于你们虎字旗私兵之事,王心一已经写了折子送去京城。”

  听到这话,赵宇图脸色骤然一变,急忙问道:“敢问大人一声,那位王巡按什么时候派人送走的折子。”

  “已经送走有几天了。”刘巡抚说了一句,旋即又道,“若你们拦不下王心一的折子,本官就算帮你们隐瞒也没用。”

  “多谢大人告知这个消息,草民这就派人去追送折子去京城的人。”赵宇图朝刘巡抚拱了拱手。

  刘巡抚淡声说道:“你们好自为之吧!”

  出了这么大事情,赵宇图没有心情继续留在巡抚衙门,提出告辞。

  刘巡抚让一名衙役送赵宇图离开。

  杜万远没有随赵宇图一同离开,而是留在了后衙。

  待赵宇图走了之后,他对刘巡抚说道:“大人,王巡按真的往京城递了折子?”

  刘巡抚点了点头,说道:“这也是本官为何不愿意见虎字旗的人原因。”

  “王大人是大同巡按,代天子监察地方,他的折子一旦入京,必会送到圣上的御案,除非中间有人出面拦下他的折子。”杜万远眉头紧锁。

  刘巡抚说道:“王心一是东林党人,一上任便和本官处处作对,这一次拿到了本官的短处,想来不会轻易放过,等着吧,大同官场非闹出大地震不可。”

  “是学生的错,不该劝大人见虎字旗的人。”杜万远深施一礼,低头认错。

  “此事怪不得你。”刘巡抚一摆手,说道:“这一次王心一有机会把本官从巡抚的位子上拉下来,他定然不会放过,所以就算本官不见虎字旗的人,一样躲不过去。”

  说着,他叹了口气。

  他刚刚起复不久,大同巡抚的位子还没有坐热乎,眼看又要丢官,这让他心中五味陈杂。

  另一边赵宇图从巡抚衙门侧门来到外面的胡同里。

  上了马,他对身边的一名胸甲骑兵说道:“你马上回灵丘去见大当家,就说阳和卫那边出事了,有奏折送往京城。”

  “是。”那胸甲骑兵答应一声,拨转马头从疾驰离开。

  赵宇图又对其他的人说道:“你们跟我走。”

  说完,他率先催促胯下马朝胡同外面的街上走去。

  他没有回灵丘亲自送信,而是来到了外情局在大同的秘密据点。

  作为后勤局司局长,他对外情局在大同有多少个据点并不清楚,这也是外情局的秘密,但他来到的这个据点,是来大同之前,大当家告诉他的。

  来到据点所在的房间里,赵宇图对据点内的两名外情局的人说道:“阳和卫那边是谁去盯梢的?”

  两名外情局的人没有说话。

  赵宇图只要继续说道:“我知道这是你们外情局的秘密,除了你们自己人,外人不能打听,但我要告诉你们,阳和卫在几天前送往京城一封奏折,就是关于咱们虎字旗的。”

  站在他对面的两名外情局的人脸色一变。

  其中一人开口说道:“敢问赵先生,此事是否属实?”

  “是真是假需要你们自己想办法弄清楚,但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个消息是大同巡抚亲口对我说的,想来不会有假。”赵宇图恨恨的说。

  他心中清楚,阳和卫的奏折一旦到了京城,对虎字旗来说是祸非福。

  “谢赵先生把这么重要的消息送过来,属下这就和阳和卫那边的人联络,确定一下是否真的有折子送去了京城。”一名外情局的人开口说道。

  赵宇图急声说道:“现在已经不是阳和卫那边的事情了,而是你们外情局的人要想办法把折子拦下来,不然等折子进了京,会出大事。”

  “赵先生放心,属下这就派人把这个消息沿路送往京城,不出三天,外情局在京城的人就会收到这个消息。”那外情局的人保证道。

  “但愿还有机会拦下吧!”赵宇图长叹一声。

  折子已经送走了好几天,就算还没有到京城也应该快到了,他们这个时候派人去追,很有可能已经晚了。

  外情局的两个人中的一个从屋中离开。

  留下的另一个人陪着赵宇图。

  消息告诉了外情局的人,赵宇图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心思,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需要抓紧时间回灵丘。

  虽然他已经先一步派人把消息带回灵丘,可事关生死虎字旗生死存亡,他需要知道大当家接下来该怎么应对此事。

  离开外情局的据点,他带着身边的一队胸甲骑兵,从大同府东侧的城门离开,沿着官道,一路回灵丘。

  王心一的奏折进了京城。

  这封奏折进了午门,一路上被送进来文渊阁,也就是内阁办公的地方。

  内阁的中书舍人汪文言手中拿着大同来的折子,出现在首辅的办公房内。

  “大人,这有一封大同巡按送来的急奏。”说着,他把奏折送到了首辅叶向高的桌案上。

  之前的首辅刘一燝已经卸任首辅之位,而叶向高起复,成为了首辅,可因为广宁的事情,他学生王化贞兵败,弄得他焦头烂额。

  朝中有了一些不好的传言,说王化贞因为是他这个首辅的学生,才能通过兵部,在辽东大权在握,广宁兵败,大部分责任都在王化贞的身上,甚至影射到他这个首辅的身上。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