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一十七章 上呈天子

第八百一十七章 上呈天子

  “大同的折子?”

  叶向高伸手抓起案桌上的奏折,打开后,拿到眼前看了起来。

  越看上面的内容,他脸色越难看,最后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一脸怒意道:“这些大同官员真是好大的胆子,治下出了这种逆贼不仅隐瞒不报,居然还暗中勾结,简直不把朝廷法度放在眼里。”

  奏折是大同巡按递上来的,里面不仅说了虎字旗豢养私兵,着重写了大同巡抚和总兵乃至大同大部分官员与虎字旗沆瀣一气。

  汪文言伸手拿起桌上的折子。

  虽然折子是通过他的手递过来,可他并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

  看完之后,他没有叶向高那般恼怒,反而淡淡一笑,说道:“大人不必着恼,对咱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什么意思?”叶向高眉头一皱。

  辽东有女真人狼子野心,南面的土司时不时出现叛乱,如今九边之一的大同镇也出现逆贼,这让多事之秋的大明再添阴霾,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汪文言嘴角挂笑的说道:“有了王巡按的这本奏折,大人您完全可以借此机会除去魏阉这个蒙蔽圣听的阉贼。”

  叶向高面露不解。

  见状,汪文言只好继续说道:“这个虎字旗在京城开了一家铺子,卖一些出自辽东的货物,生意很是不错,有人几次看到魏阉出入过这家铺子,甚至有传言说这家铺子背后的东家就是魏阉。”

  “你是说暗养私兵的人是魏阉?”叶向高迟疑的说,可没等汪文言说话,便一摇头,说道,“这不可能,魏阉没这么大胆子,更不敢暗中在大同养一支兵马。”

  汪文言笑着说道:“若王大人折子上所言都是真的,那学生可以肯定,虎字旗背后另有其人,对于私兵一事,魏阉应该并不清楚。”

  “嗯。”叶向高点了点头,说道,“魏阉虽然蒙蔽圣听,残害忠良,可说到底只是圣上身边的奴才,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做出这种谋逆之举。”

  “大人所言极是,学生也觉得魏阉不会做这种事情,此事十有仈Jiǔ是虎字旗的人私下所为。”汪文言认同叶向高的话,旋即又道,“其实这件事魏阉是否参与并不重要,关键是咱们可以借此事来对付魏阉。”

  说着,他做出了一个手掌下砍的动作。

  叶向高眉头紧锁,手捋胡须,沉吟片刻后,说道:“不妥,魏阉和这个虎字旗有关系也只是传言,并无确凿的实证,光靠这一点未必能把他如何。”

  宦海几十年的他十分清楚,魏阉正得圣宠,光靠一些传言很难扳倒此人。

  站在一旁的汪文言笑了笑,说道:“王大人的折子里提到了大同官员对这个虎字旗的包庇和隐瞒,很明显王大人主要针对的是大同那些手握大权的人,至于虎字旗的事情只不过是个引子。”

  他用手指了指已经放回到桌面上的奏折。

  叶向高没有说话,只是端起桌上的盖碗茶喝了一口。

  作为万历十一年的进士,他做了快四十年的官,王心一的折子一送上来,他自然看出里面针对大同巡抚和总兵之意。

  汪文言继续说道:“据学生所知,如今的大同巡抚是魏阉的人,就算魏阉能够洗脱与虎字旗的关系,可大同巡抚的事情上他绝对难以洗脱干系,这次就算不能借此机会除去他,也可以使他失去圣宠,一旦他不再有圣宠,再想收拾他将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叶向高点了点头,旋即说道:“此事事关重大,你去把几位阁臣找来,本官要与他们一同商议。”

  “万万不可。”汪文言出声阻拦,旋即说道,“这本折子能进文渊阁,怕是经过好几道手,而且宫中不缺少向魏阉献媚之人,一旦魏阉知道了折子上面的内容,难保不会想出化解的办法,所以大人需要趁他反应过来之前,提早面呈圣上,打魏阉一个措手不及。”

  “你说的没错,不能让魏阉有机会化解此事,本官这就面圣上。”叶向高从座位上站起身,桌上的折子被他塞进袖口里。

  汪文言朝叶向高躬身说道:“能够一举扳倒魏阉,就全赖大人了。”

  走到办公房门前的叶向高回转过身,说道:“本官先去面圣,你把这个消息告诉几位阁臣,还有韩大人。”

  “大人放心,学生一定把事情办妥当。”汪文言保证道。

  叶向高点点头,他对汪文言办事能力还是相信的,尤其在这个时候,他相信汪文言能够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妥当。

  皇极殿是天启休息和批阅奏折的地方。

  叶向高来到皇极殿外,对守在大殿外的一名内监说道:“麻烦公公进去通禀一声,本官有要事需要见圣上。”

  内监见到来人是内阁首辅,面上陪笑的说道:“叶首辅还是请回吧,皇爷正休息,此时不好打搅,不如过一会儿再来。”

  “本官有急事,必须立刻见到圣上。”叶向高脸一沉,上位者的气势展露出来。

  大殿门前的那内监哪里敢放叶向高进去,便道:“叶首辅就别为难小的了,这是魏大官交代的,小的哪敢私自把您放进去。”

  听到和魏忠贤有关,叶向高心中一沉,以为魏忠贤知道了折子的事情。

  想到此处,他不再管挡在身前的内监,迈步就往大殿里面闯。

  守在外面的内监没想到叶向高会生闯,想要阻拦,可又不敢真的动手去拦一位内阁首辅,只能跟在一旁,嘴里不停的劝道:“叶首辅,您就饶了小的吧,皇爷这会儿真的在休息,您这样闯进去,小的吃罪不起呀!”

  可惜叶向高根本不搭理他,迈步朝天启平时接见大臣的那间殿宇走去。

  内监拦又不敢拦,只好跟着叶向高身侧往里走。

  叶向高闯到里面,见到天启坐在龙榻上,急忙行礼,嘴里说道:“微臣参见圣上。”

  天启正在龙榻上休息,殿外的吵闹声把他惊醒,人刚一坐起来,就见到叶向高走进来。

  “阁老请起。”天启虚抬了一下右手,示意叶向高起身,旋即又道,“不知阁老这么急着见朕所为何事呀?”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