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一十九章 骆思恭的任务

第八百一十九章 骆思恭的任务

  “让锦衣卫去大同查一下,看看是否真有此事。”天启手指捏起奏折的一角,随手丢在一边。

  “臣领命。”骆思恭答应道。

  交代完,天启便挥了挥手,说道:“回去准备吧,早些把大同的消息查清楚。”

  “臣告退。”骆思恭应声,随后站起身,退了出去。

  天启拿起手边的盖碗,放在嘴边抿了一小口,旋即放回桌上,嘴里说道:“凉了。”

  边上的内监走上来端走盖碗,安排宫女去换新的。

  这时候,魏忠贤脚步匆匆的打外面走进来,两边鬓角上的发丝显得凌乱,额角上还挂着一些汗痕。

  “奴婢给皇爷请安。”

  来到天启跟前,魏忠贤跪在地上行礼。

  天启笑着说道:“大伴来的正好,大同送来的这本奏折你也看看,朕听人说你与一家叫虎字旗的商号走的很近,这本奏折上说了一些关于那家商号的事情。”

  魏忠贤只知道叶向高来见天启,并呈上一本大同送来的奏折,却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有心想要看,可自己不识字,只好苦笑道:“皇爷,奴婢不认识上面的字。”

  “朕险些忘了大伴你不识字。”天启扭头对一旁的内监说道,“你把折子拿过去给大伴念一下。”

  魏忠贤心头一颤。

  心知天启不可能忘记他不识字的事情,却还这么说,明显是在敲打他。

  站在一旁的内监拿起大同送来的那本奏折,站在魏忠贤面前小声读了一遍。

  听完之后的魏忠贤,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想到天启刚刚对他说的话,吓得他不停在打颤。

  这会儿心中十分懊悔,后悔当初不该贪心,收受虎字旗送来的那些好处。

  天启端起宫女送来的热茶,放在嘴边吹了吹,嘴上淡淡的说道:“虎字旗做的这些事情,大伴是否都知晓?”

  “奴婢什么都不知道,皇爷,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魏忠贤爬到天启脚边,哽咽的说。

  天启见到魏忠贤可怜巴巴的模样,心中一软,便道:“大伴起来吧,朕相信大伴你不会与那个虎字旗勾连在一起,更不会有谋逆的想法。”

  之前的话只是想敲打一下魏忠贤,根本不相信魏忠贤会做出谋逆的举动,至于那些传言说虎字旗是魏忠贤在宫外的产业,他就更不相信了。

  天子脚下赚银子的生意多的是,魏忠贤没必要跑去大同开一家商号。

  “谢皇爷对奴婢的信任。”魏忠贤一头磕在地上。

  站起来的时候,他用手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冷汗还是泪水的东西。

  天启啜饮一口杯中茶水,随后说道:“大同巡按送来的这本折子,大伴你怎么看?”

  听到这话,魏忠贤心中一动。

  从天启的语气中,他听出对方并没有完全相信大同巡按所奏的事情,换做一年前,这种事情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对此,他心中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天启登基以来,与朝中大臣接触逐渐加深,领教过太多次文官的嘴仗和夸夸其谈,对朝中大臣已经没有了以前的信任。

  尤其自广宁兵败后,天启明显对东林党的一些朝臣有了不满。

  想到这些,魏忠贤说道:“奴婢觉得商人赚银子还行,可要说造反,奴婢觉得不太可能,而且折子上还说了虎字旗与大同巡抚和总兵勾结在一起,想要一同谋反,那就更是胡说了,巡抚和总兵那是多大的官,他们又不傻,怎会放着好好的官不做,非要做掉脑袋的事情。”

  听完这话,天启微微点了点头。

  大同来的折子上几乎把大同所有官员都囊括进去,这也是让他怀疑的原因,加上东林党人实在太令他失望,对手中这本奏折的真实性就更怀疑了。

  魏忠贤小心翼翼的看了天启一眼,低声说道:“皇爷,要不要奴婢安排人去一趟大同,查一查到底是不是真有人意图谋反。”

  “不必了。”天启一摆手,旋即说道,“此事朕自有安排,大伴不用操心了。”

  “奴婢听皇爷的。”魏忠贤点头说道。

  心中猜到,应该有锦衣卫去了大同调查此事。

  天启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水,又道:“大伴跟朕说说这个虎字旗,朕也很好奇这样一家商号怎么就与谋逆牵扯上了关系。”

  “奴婢也只去过几次去,并不是很了解。”魏忠贤摇着头说。

  虎字旗惹出来这么大的麻烦,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不愿意在招惹了,更不要说在天启面前谈论虎字旗的事情。

  天启随手盖上杯盖,说道:“大伴知道多少就说多少,朕想听听这个虎字旗的事情。”

  魏忠贤见天启执意要听,便把自己知道一些事情说了出来。

  过去了大半个时辰,魏忠贤从皇极殿里走出来。

  站在石阶上,他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一直等在殿外的一名内监凑上前,低声说道:“干爹,查清楚了,大同来的奏本一入京,就被送入通政使司,然后直接送去内阁,并没有经过司礼监。”

  魏忠贤收回目光,对那内监说道:“去刑部,把徐大化给咱家找来,咱家会在宫外的宅子里见他。”

  “是。”那名内监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魏忠贤掏出出宫的令牌,迈步朝宫门方向走去。

  京城虎字旗的商铺里,王自行迎来一人。

  铺子的后院正屋中,一名青壮汉子对王自行说道:“王掌柜,此次我来京城虎是为了拦下大同巡按的那本折子,可这一路都没有找到送折子进京之人,我怀疑折子已经送进通政使司,所以还请王掌柜帮忙打探一下,看看折子到底有没有送入宫中。”

  “放心,只要折子进了京,就一定能打探到消息。”王自行说道。

  他在京中这几年,上至朝中大臣,下至街头喇虎,很是结交了一批人,用来打探消息再是便捷不过。

  “还有一事。”屋中的那青壮汉子说道,“一旦折子送入宫中,咱们在京中的人马需要由明转暗,做好随时撤离京城的准备。”

  王自行已经从对方口中知道那本折子上的内容,也知道折子进入宫中的后果,便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事情我都安排下去了,一些要紧的东西已经开始转移。”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