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急报

第八百三十六章 急报

  刘恒和身边的这些人只知道朝廷下了旨意让大同平叛,对于大同兵马哪一天发兵灵丘,他们并不清楚。

  毕竟张怀从大同刚出兵,消息还没有这么快传过来。

  “属下已经派人盯着他们,一旦总兵府那边有动静,马上就会有消息传回来。”杨远说道。

  监视大同巡抚和总兵是外情局的职责。

  外情局在大同府城里安插了很多暗谍,包括巡抚衙门和总兵府里都有外情局的暗谍,作为外情局司局长,大同所有衙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不管巡抚衙门和总兵府有任何动静,都逃不过外情局的眼睛。

  正在这时,就听到屋外有人喊道:“大同急报!”

  随着话音落下,赵武带着一名满头大汗的青壮汉子走了进来。

  议事厅内所有人目光都落在了刚进来的那名汉子身上。

  就听那汉子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当家,大同急报,总兵张怀与副总兵李开阳,率一众武将,出兵灵丘,所部都是各家武将的亲兵家丁,人数上千,最多两天便可赶到灵丘。”

  亲兵家丁才是大明的精锐,人人配备兵甲,每月的饷银也都是足额,不过,这些亲兵家丁都是武将自己养的,和朝廷关系不大,而且这些亲兵家丁只认自家将主。

  “朝廷的旨意下来没多久,张怀就急着对咱们出兵,以前只听说过官员本性凉薄,这一次算是亲身体会到了。”赵宇图面露讥讽之色。

  一旁的贾六说道:“咱们虎字旗在他们这些当官的眼里,只是替他们赚银子的工具,现在朝廷要对付咱们,他们自然要舍弃咱们,保住自己的乌纱帽。”

  “只能说这些官员太无耻了,收了咱们虎字旗这么多好处,就算不提前告知一声,起码也不该这么急切的出兵。”黄重恨恨的说。

  明显对大同巡抚和总兵这种卸磨杀驴的做法不满。

  刘恒反倒不像其他人那样生气。

  从古至今最无耻的都是政治家,对于大同那边这么急着出兵来灵丘平叛,他虽说有些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赵武把送来急报的那汉子带了下去。

  不过,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就听到外面又有人喊道:“急报,大同急报!”

  来人带来了和之前那汉子一样的消息,都是关于大同发兵灵丘的消息。

  “急报!大同急报!”

  外面又传来了急报的喊声。

  一连三次都是急报的消息,议事厅里的人不见任何意外之色。

  像大同发兵灵丘这样重要的消息,自然会用最加急的三连报来传递消息。

  三份急报通过不同的路传回灵丘,做到尽量避免消息被拦截下来。

  刘恒看向第五和第六战兵大营的营正,开口说道:“你们二人立即返回各自的战兵大营,做好随时上战场的准备。”

  “是。”

  第四第五战兵营营正站起身,离开议事厅。

  出兵只有两个字,却没有那么简单,需要做战前动员,准备粮草等等,这些都需要时间去办。

  刘恒扭头看向贾六,说道:“接下来各处的防御都交给你的第二战兵大营,一定要确保各处的安全,若有人敢趁乱闹事,允许你自行处决。”

  “是,属下明白。”贾六答应一声,旋即又道,“灵丘县城那边要不要派战兵过去接管下来。”

  “不用。”刘恒一摆手,说道,“只要愿意,咱们随时可以拿下灵丘县城,不过这个地方对咱们来说没多大用处,你只要守好徐家庄,东山铁场,还有虎头寨和赵家峪这几处地方就行。”

  贾六重重的点了点头。

  刘恒说道:“行了,你的事情也不少,回去准备吧。”

  贾六从议事厅退了出去。

  议事厅里的其他人也都相继离开,最后只有赵宇图和杨远留了下来。

  刘恒端起桌上的茶缸,喝了一口水,这才说道:“外情局那边要盯紧张怀的兵马,摸清他们来灵丘所走的路线,这一战我要打疼他们,让朝廷知道,光凭大同的这点兵马,不是咱们虎字旗的对手。”

  说着,他一巴掌拍在桌面上。

  “属下这就去办,保证把张怀每天的行军路线都送回来。”杨远拍着胸脯保证道。

  刘恒点了点头。

  打探官军的行军路线并非什么困难的事情,他相信外情局的人可以做的很好。

  杨远走后,赵宇图说道:“大当家,之前贾六提议拿下灵丘县城,属下觉得很有道理,咱们有了县城做根基,相信会有很多人来投奔咱们。”

  在他心中,既然要造反,就要把声势闹大,没有什么比攻打下一座县城更能彰显虎字旗的声势。

  “县城对咱们来说一点用处没有,只能够成为拖累。”刘恒看向赵宇图,说道,“不管灵丘县城在不在咱们手里,却都受咱们的掌控,至于那些因为咱们拿下县城来投奔咱们的人,多是一些投机之辈,收下这些人对虎字旗来说弊大于利。”

  “咱们虎字旗读书人太少,多招揽一些读书人,对咱们虎字旗也是有好处。”赵宇图劝说道。

  作为读书人,他希望更多的读书人加入虎字旗。

  听到这话的刘恒淡淡一笑,说道:“有几个读书人愿意加入一伙流匪,就算有人愿意加入,也都是一些想要指点江山大放厥词之辈,真正有本事的读书人怎会跟随咱们一起造反。”

  赵宇语气一噎,讪讪的说道:“应该还是有的吧!”

  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没有信心。

  刘恒笑了笑,说道:“咱们虎字旗有自己的体系,绝不能因为加入几个读书人就破坏掉,至于人才,咱们虎字旗早就开始着手培养,虽然他们算不得正统的读书人,却更加务实,这样的人才是咱们虎字旗需要的人才。”

  赵宇图叹了口气,不在劝说。

  他感受到刘恒对读书人的疏离,甚至隐隐有些瞧不起。

  一直以来虎字旗内部对于读书人从未有过任何的优待,他之前以为是虎字旗内部没有什么读书人的缘故,现在他才明白,从刘恒这里就开始对读书人有所抵制。

  别的势力把读书人当做座上宾来对待,可在虎字旗,读书人就是读书人,最多分为有用和没用两种,并不会因为你是读书人就另眼相待。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