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五十八章 炮击

第八百五十八章 炮击

  PS:感谢书友恋(圆圈中间一个点)橙缘的打赏。

  “大人,再有十几里就到灵丘了,是不是让大军休息一下?”官军队伍中的副将在一旁询问。

  马背上的杨国柱抬头往远处看了看说道:“不,继续赶路,进入灵丘之后有的是机会休息。”

  那副将见杨国柱这样说,便不再劝。

  官军近两万兵马在官道上拉出一条长长的队伍,宣府兵马在前,大同兵马跟在队伍最后面。

  “大人,前方发现叛匪哨骑出没。”一名骑兵回来禀报。

  杨国柱冷哼一声,道:“这些逆匪胆子不小,居然还敢派出哨骑出来,来人,传本将命令,去一队骑兵截杀逆匪的哨骑。”

  “是。”边上一名将官答应一声,带队离去。

  很快,官军队伍中分出一支骑兵队,朝前方触摸的虎字旗骑兵追去。

  留守在杨国柱身边的副将这时开口说道:“大人,既然有虎字旗的哨骑的出没,怕是虎字旗的人早就有了准备,不如让大军暂时停下休整,养足了精神在进入灵丘。”

  杨国柱一摆手,道:“不过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乱匪,本将见的多了,待大军一到,定让这些逆匪灰飞烟灭。”

  宣府兵马从上到下都心气十足,没有人想过会失败,全都认为到了灵丘以后,便可以轻易的拿下虎字旗,立下剿灭叛匪的功劳。

  官军携带了十几门将军炮,每一门最轻都要几百斤重,所以行军速度并不快。

  时间不长,一骑快骑从前方疾驰过,停留在杨国柱左近,马背上的一名武将开口说道:“启禀将军,前方灵丘和广灵交界处,发现虎字旗大军。”

  “你看清楚了?是虎字旗的兵马?”杨国柱身边的副将出言问道。

  带回消息的那武将说道:“末将确定是虎字旗的兵马,打着一杆虎字大旗,末约有近万兵马。”

  副将扭头看向杨国柱,说道:“大人,看来真的是虎字旗的兵马拦截在前面,想不到他们胆子这么多,居然敢与朝廷大军对阵。”

  杨国柱冷笑一声,道:“看来是上一次张怀在灵丘兵败,让这些乱匪已经不把朝廷大军当一回事了,也好,这一次就让本将率领宣府兵马彻底击溃他们,也省了本将再去虎字旗的老巢找他们了。”

  “大人,要不要让大军休整后在战?”副将在一旁询问。

  杨国柱一摇头,说道:“不必这么麻烦,对方不过是一支商人组建的乱匪,不必把他们太当一回事。”

  那副将想了想。

  觉得自家主将说的有道理,他们宣府来了一万多兵马,还带来了不少十几门将军炮,收拾一支乱匪,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传令下去,抓紧前进。”杨国柱下令。

  官道上的官军开始加速行军,加上广灵通往灵丘的道路铺了煤灰渣子,比其它地方的官道要好走许多。

  官军出现在广灵和灵丘的交界处,大军停了下来。

  杨国柱带着几名武将骑马出现在官军队伍前列。

  眼前是一片少有的平原地带,官道两侧有不少农田,地里长着绿油油的青麦。

  麦田后面,一杆高耸的大纛迎风飘起。

  “虎字旗的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立大纛,怪不得朝廷会把他们定为反贼。”副将在一旁说道。

  大纛只有朝廷重要的典礼和军中才可以使用,旁人使用便是谋逆。

  杨国柱望着远处的虎字旗的大军,眼睛微微半眯,语气淡淡的说道:“看来虎字旗内部也有高人,居然知道用战阵来迎敌,怪不得张怀会败在这些人手中。”

  “大人,接下来要不要出兵进攻?”副将询问道。

  杨国柱想了想,说道:“让火器营的人,把将军炮推到前面,轰击对面的战阵,同时传令下面的骑兵队,一旦对面的乱匪出现败像,马上冲阵,彻底冲散眼前的乱匪。”

  命令很快被下达下去。

  火器营推着将军炮一点点往官军阵前来。

  远在对面的虎字旗大军,刘恒手中拿着单筒望远镜看着官军的动作。

  “大当家,要不要动手?”站在一旁的贾六兴奋的说。

  他所统领的第二战兵大营成立的虽说最早,可每一次大战都没有他的份,如今虎字旗的兵马打败过蒙古大军,打败过大同官军,这一次终于轮到他的第二战兵大营可以出战迎敌了。

  刘恒拿开眼前的单筒望远镜,说道:“官军出动了将军炮了,传令下去,让咱们的炮准备射击,目标官军的炮阵。”

  “得令。”贾六答应一声。

  传令兵挥舞手中的令旗,打出旗语。

  早就做好准备的虎字旗炮队队长何塞下令道:“各炮组准备,目标官军的将军炮,预备……”

  炮手开始给身前的四磅炮,六磅炮调准角度,一支支木楔子垫在了下面。

  “开炮!”何塞大喊一声,同时用中的令旗用力往下一挥。

  轰隆!轰隆……轰隆!

  一门门四磅炮和六磅炮被打响。

  突然响起的炮声,下了杨国柱一跳。

  光听炮声,他便听出虎字旗的炮比官军带来炮数量要多。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武将,能做到宣府总兵的位子上,他比很多将门出身的武将要知兵。

  虎字旗的炮距离官军还远,可以说官军并不在虎字旗炮火的射程之内。

  “乱匪终究是乱匪,上不得台面。”杨国柱面露冷笑。

  他不觉得虎字旗一方的炮灰能给官军一方带来威胁。

  不过,他脸上的冷笑还未完全褪去,便戛然而止。

  一颗颗炮子从虎字旗一方飞射过来,有一小半砸落在官军的炮阵范围内,剩下的炮子虽然没有落到官军炮阵中,却不是因为射程不够,而是打偏了。

  见到这一幕,杨国柱脸色一沉。

  虎字旗的炮射程远远超出他的预料,连官军使用的将军炮,射程都不如虎字旗刚刚打响的那些炮射程远。

  就算不愿意承认,他也清楚虎字旗的炮要强过他这一次带来的将军炮。

  “大人,刚刚的一轮炮击,咱们折损了两门将军炮。”边上的副将脸色难看的说。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