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七十章 来自草原的危机

第八百七十章 来自草原的危机

  “公公一路幸苦,小人已经安排好房间,不如先休息一晚,待明日再去灵丘也不迟。”一旁的杜万远陪笑的说。

  刚收了银子的李公公不好驳了刘巡抚的面子,加上一路赶来确实有些乏累,便道:“也好,咱家就住一晚上。”

  “公公请,小人带您去房间休息。”杜万远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公公迈步往里走去。

  待人走远,站在一旁的张怀这才凑到刘巡抚跟前,低声问道:“那位李公公怎么说?有没有提到朝廷接下来会如何处置咱们?”

  刘巡抚用可怜的眼神瞅了张怀一眼。

  张怀的情况和他不同。

  作为大同镇总兵,吃了败仗,加上曾与虎字旗牵连甚深,最好的下场也是丢官去职,严重一些甚至会下狱问罪,除这两样之外,再无其他可能。

  “大人。”张怀被刘巡抚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喊了一声大人。

  刘巡抚收回目光,笑着说道:“放心吧,只要招安了虎字旗,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了,最多给你我降职,调往他处做官。”

  “那就好,那就好。”张怀拍了拍自己胸脯,松了一口气。

  刘巡抚正了正头顶上的乌纱帽,说道:“走吧,今晚本官会准备一桌宴席,到时张大人与本官一起陪好李公公。”

  “大人放心,下官一定陪好李公公。”张怀保证道。

  刘巡抚点点头。

  朝廷派人来大同对虎字旗招安的事情很快从巡抚衙门传了出来。

  这让一些想要看到虎字旗覆灭的人感到失望。

  消息传出来的当天,一匹快马从大同府城离开。

  驻扎在大同府城外的杨国柱,收到朝廷即将对虎字旗招安的消息,并没有任何意外之色。

  大同兵马和宣府兵马接连败在虎字旗手中,西北已经没有兵马可用,除非朝廷从其他地方派来大军,不然只有招安一途。

  灵丘徐家庄内的签押房。

  杨远从外面走了进来。

  “大当家,刚收到大同府城那边的消息,朝廷派来的招安使者已经到了大同。”杨远站在刘恒的办公桌前。

  刘恒合上手里的账簿,笑着说道:“来的比咱们预料的还要快,看来朝廷是真急了。”

  朝廷派来的招安使者还没有离京,留在京城的王自行便弄到了朝廷要对虎字旗招安的消息,并安排人把消息送回灵丘,所以刘恒和虎字旗的一部分人已经知道朝廷要对他们招安的事情。

  站在签押房内的杨远说道:“山东那边有闻香教起事,教主徐鸿儒更是自称什么中兴福烈帝,天启和朝廷的那些大臣们急着去山东平叛,不然的话,怕是根本不会对咱们招安。”

  刘恒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朝廷对咱们招安,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朝廷兵马几次清剿咱们都失败,西北已经无兵再派到大同。”

  西北最强的几支官军当属九边的几个重镇,大同和宣府两镇的兵马已经败在虎字旗手中,剩下一个实力最弱的榆林,更不可能是虎字旗的对手。

  “咱们真打算答应朝廷的招安?”杨远问向刘恒。

  虎字旗内部一接到朝廷要来招安的消息,便决定接受招安,但他还有些不甘心。

  刘恒点点头,说道:“招安对咱们来说没有坏处,多一个官身,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事。”

  “这么好的机会放弃了,属下觉得太可惜了。”杨远说道,“如今山东闻香教叛乱,朝廷的注意力都在山东那边,咱们虎字旗完全可以趁势揭竿而起,与山东的闻香教相互呼应,一举推翻大明朝廷。”

  听到这些话,刘恒笑了笑,道:“朝廷在辽东正组建一支用来和后金野战的大军,一旦朝廷把这支大军调到大同对付咱们,就算咱们能赢,也要损失不少战兵,以咱们这几个战兵营的战兵,和朝廷拼不起损耗。”

  关于孙承宗在辽东组建关宁铁骑的消息是外情局送来的,杨远作为外情局司局长,自然清楚这件事。

  据他所知,这支关宁铁骑也装备了大量的火器。

  刘恒两手指握在茶缸的外壁上,继续说道:“别看徐鸿儒在山东声势闹得挺大,明面上也有几万兵马,可这些兵马多是裹挟的百姓和教徒,真正的精锐没有多少,一旦朝廷反过手来,山东的叛乱很快就会平息,所以对咱们虎字旗来说,这个时候是接受招安最好的机会。”

  “属下就是觉得有些不甘心,咱们虎字旗连败大同和宣府的兵马,只要愿意,随时都能够拿下大同,自立为王。”杨远惋惜的说。

  刘恒伸手在桌上翻找了一下,从其中一个信封里抽出一页纸,转手往杨远眼前一递,说道:“你看看这个,这是草原送来的消息。”

  杨远接过那页纸,放在眼前看起来。

  纸上面的字并不多,很快他看完上面的内容。

  这时候,杨远眉头深皱,说道:“素囊才败没多久,土默特的人居然又来挑事,这一次还是卜石兔这个土默特大汗出面挑事。”

  “朝廷对咱们虎字旗用兵的事情不是秘密,消息传到土默特也不新鲜,土默特的那些贵人门见有机可乘,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对付咱们虎字旗的机会。”刘恒语气平静的说。

  杨远手里拿着那页纸说道:“这些蒙古人真他娘的不是东西,要咱们让出大黑河的墩堡不说,还要把咱们虎字旗的商队赶出草原,以后卖给蒙古人的货物都要交给草原上的汉商打理,更可恨的是,卖给那些汉商的货物不能高过以前马市上的价格,真当咱们虎字旗是软柿子捏了。”

  他一脸恨恨之色。

  如今天灾不断,年年饥荒,各地粮食都在减产,粮价已经是当初马市时候的两倍还多,以曾经马市上的粮价卖给蒙古人,虎字旗自己一点银子不赚,还要往里面倒贴银子。

  “这是看到咱们虎字旗要对付朝廷,那些蒙古人觉得吃定咱们了。”刘恒端起桌上的茶缸,喝了一口说。

  杨远一脸郁闷的说道:“看来咱们虎字旗只能答应朝廷的招安了。”

  “招安也不是什么坏事,最少能让咱们后方稳定。”刘恒笑着说道,“等咱们腾出手来,再收拾这些蒙古人也不迟。”

  土默特的态度,让他下了与之一战的决定。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