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七十三章 刘恒的条件

第八百七十三章 刘恒的条件

  “你可知道虎字旗有多少战兵?”杨远冷着一张脸对面前的李公公说。

  不等面前的李公公回应,他继续说道:“你一句只能保留两个千户的兵马,便想让我们虎字旗的战兵卸甲归田,这不可能,我们也不会同意,朝廷真要这么做,那这个招安一点诚意也没有,咱们也不必在谈了。”

  长桌对面的李公公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见刘恒从始至终都没有阻拦手下人说这些话,便知道这也是眼前这位虎字旗东主的意思。

  张怀见双方气氛有些不对,陪笑着说道:“刘东主千万别误会,不是李公公非要虎字旗开革手底下的兵马,实在是灵丘守备大营最多只能有两个千户的兵马,朝廷也只发下来两个千户人数的饷银,刘东主一定要留下虎字旗全部的战兵,多出来的这个饷银就只能虎字旗自己掏,朝廷是不会多给一文钱和一粒粮食,刘东主你是商人,应该最清楚这种亏本的买卖是不能做的。”

  说完,他看向刘恒。

  “哼,朝廷的饷银什么时候发足过。”杨远冷哼一声。

  张怀面露一丝尴尬。

  朝廷上上下下都在饷银上分润好处,武将也指望着吃空饷,下面的人到手的饷银自然不可能是足额。

  刘恒手腕搭在桌沿上,语气平和的说道:“多出来的饷银不劳朝廷费心,虎字旗可以自己筹集。”

  “不可能。”刘恒话音刚落,李公公用力一摇头,说道,“既然虎字旗选择被招安,一切都要按照朝廷的规矩办,除了灵丘守备大营之外,不允许还有其他兵马留在大同。”

  边上的张怀也道:“本将知道刘东主你不缺银子,但也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银子养这么多兵马,有这些银子,买座大宅子,多添置几亩地,这都是传家的东西,可比用来养兵合算。”

  “看来大家是谈不拢了。”刘恒淡淡一笑,旋即说道,“不如这样,草民说几个条件,若是二位能同意,咱们就继续谈,不能同意,草民也不为难二位,亲自派人送二位离开灵丘。”

  李公公眉头一皱。

  之前听到刘恒愿意充任灵丘守备,这让他觉得这个刘恒眼皮子浅,招安的事情容易解决,现在听到对方要提条件,心中顿时有些不太乐意。

  说到底虎字旗就是个商号,刘恒也只是个低贱的商人,最多加一个匪首的头衔,这种人哪配有资格与朝廷谈条件。

  “公公,这里毕竟是灵丘,咱们不妨先听听他们的条件。”张怀怕李公公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在一旁低声提醒。

  李公公压下心中的不满,手捏兰花指往前一点,尖着嗓子说道:“那好,咱家就听一听你们的条件。”

  “草民的条件很简单,首先虎字旗不会裁减手中的战兵,其次,新平堡必须由虎字旗的兵马驻守,只要满足这两点,虎字旗便同意招安。”刘恒伸出两根手指摆动了一下。

  新平堡是连通草原的边堡,既然拿到了手中,他便不准备方手。

  “什么?你们还要继续霸占新平堡。”李公公尖声喊了一句。

  边上的张怀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道:“刘东主既然已经应承下灵丘守备的位子,新平堡不好在占着了,而且新平堡的守将一般都是由东路参将来担当,守备的品级似乎还差了一些。”

  新平堡是边堡,很多走私草原的商人都会经由新平堡出入草原,这也是总兵府的一条财路,他不愿意就这放手。

  “那就让朝廷任命我们东主为东路参将,反正新平堡也是被我们虎字旗拿下来的。”杨远面无表情的说。

  他是虎字旗外情局司局长,面对外人的时候,从来都是板着一张脸说话。

  “不行,大同参将的位子不能给你们。”李公公当即出言反对,“若是你们愿意去辽东,咱家倒是可以给你们争取一下。”

  杨远冷哼一声,道:“如今大明谁不知道辽东的情况,我们去了大明,还能有活路,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死在后金手中。”

  “辽东有孙大学士在,情况已经好转,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收复失地,这个时候去辽东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你们现在去辽东,将来说不定还有机会封侯拜相,到时候咱家见到你们都要行礼,何必争一个区区大同参将的位置。”李公公开口说道。

  刘恒淡笑一声,道:“封侯拜相的事情还是让其他人去做吧,草民不打算离开大同。”

  虎字旗外情局的人一直把辽东的消息源源不断送来灵丘,对于辽东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了,而且就算在辽东建功立业,最后出头的也只会是那些文官统帅,他一个被招安的武将,根本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

  “参将可是正三品的大员,刘东主你要是去了辽东,怕是用不了几年,就能够成为总兵,到时候可是和本将平起平坐,这样的好机会可是不多呀!”张怀劝说道。

  作为大同总兵,他不愿意治下有虎字旗这样一支厉害的兵马存在。

  “手下败将,你有什么资格与我家东主平起平坐。”杨远冷哼一声,嘴角露出讥讽之色。

  听到这话的张怀面露尴尬。

  刘恒看向面前的李公公,说道:“草民就这两个条件,公公若是同意,那虎字旗愿意接受招安,若是不同意,二位就请回吧,找个能做主的人来。”

  一旁的杨远突然说道:“不同意最好,咱们虎字旗便可以出兵拿下整个大同,到时派人去一趟山东,找那个闻香教共商大事。”

  话音落下,李公公和张怀两个人神色均是一变。

  不过,张怀变色是因为担心虎字旗真的出兵拿下整个大同,而李公公变色是因为他来大同招安虎字旗,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山东闻香教叛乱,让朝廷手忙脚乱,分不出兵力来对付虎字旗。

  李公公知道自己不能再藏着底牌了,否则招安虎字旗的事情谈崩,耽误了朝廷的大事,他这个朝廷派来的招安使者,怕是回去就要被下狱问罪。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