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八百七十七章 北上筑堡

第八百七十七章 北上筑堡

  自打李怀信逃回大同府城,新平堡便落入虎字旗手中,赵宇图坐镇在新平堡,不仅没有使新平堡荒凉下来,商业气氛反倒越发繁荣。

  新平堡地处边堡,紧挨着草原,堡中有不少商铺,往来的商人也有很多,而虎字旗本就是大同颇有名气的大商号,与草原上生意做得很大,吸引到了不少各地的行商。

  新平堡在赵宇图手中已经成了草原连接大明的中转货仓,来往的行商只需要上交给虎字旗一部分税,就能买到到草原上的货物,而不必再冒险去草原。

  李怀信的参将府门上门牌匾换成了游击将军府,刘恒带着侍从司和赵武等护卫住了进去。

  “让大人您说对了,张怀被押解回京问罪,如今大同总兵换成了榆林一位姓麻的总兵,原大同副总兵李开阳调任榆林任副总兵,算是不升不降,而接手大同副总兵位置的人是曾经的宣府总兵杨国柱,宣府的兵马也都留在了大同。”杨远来到刘恒跟前汇报。

  刘恒正和赵武抬着一张桌子摆放在屋中正中的位置上。

  这间屋子原本是李怀信待客用的客厅,刘恒来了之后,改成了办公用的签押房。

  “这位麻总兵的底细你们有没有摸清楚?”刘恒摆放好桌子,这才扭头看向杨远说。

  杨远说道:“这位麻总兵以前是大同副总兵,后来才去的榆林,此人和张怀一样,都是将门出身,是麻家的人,身边养了一千左右家丁,实力不弱。”

  “张家的人走了,换上了麻家,看来朝廷对将门还是信任的。”刘恒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说话。

  杨远走过来,从铜盆里拿起一块湿布,拧干里面的水渍,跟着一起擦桌子,同时嘴里说道:“只可惜了这个杨国柱,此人是有本事的,只因败给了咱们,便从总兵将为副总兵,还被留在了大同。”

  “这说明朝廷不信任咱们。”刘恒直起腰,说道,“正因为朝廷知道杨国柱有本事,才留在大同监视咱们虎字旗,不然宣府的兵马也不会被留下来。”

  杨远把擦完一条桌子腿的抹布拿到铜盆里投了投,一边拧着抹布,一边说道:“早知道咱们就不应该放走俘虏的那些官兵,如今这些人全都被充实到大同边军中了。”

  “既然选择了被招安,俘虏的那些官兵自然留不住。”刘恒笑着说,旋即又道,“不过也不要紧,咱们能俘虏他们一次,那就还能俘虏他们第二次。”

  杨远停下手里的活,看向刘恒说道:“属下只是觉得可惜了这么多免费的人力,有这些俘虏在,不管是修路还是挖矿,都能为咱们虎字旗创造不少财富。”

  “行了,有得必有失,虽然没有了这些俘虏,可换来了暂时的安稳,给了咱们虎字旗腾出手去对付土默特的机会。”刘恒宽慰了他一句,拿着抹布继续围着桌子擦起来。

  一张桌子两个人擦,很快擦完。

  擦桌子的抹布放在了铜盆里,交给赵武端出去倒掉。

  “如今四个战兵大营都聚集在了堡外的草原上,大人,咱们什么时候出兵北上?”杨远询问道。

  刘恒回过身看了一眼屋外,道:“等。”

  “还要等?”杨远面露担忧的说道,“土默特各部针对咱们虎字旗的动作越来越频繁,一些和咱们合作的汉商生意已经做不下去了,很多人退到了咱们在大黑河墩堡那里。”

  刘恒语气平静的说道:“等黄重把修筑墩堡的人派来,才是咱们出兵的时机,所以不要着急,相信要不了多久黄重就会把工匠都送过来。”

  杨远点了点头。

  作为外情局司局长,虽然人不在灵丘,可灵丘有外情局的人做事,所以他知道黄重在灵丘一直招募愿意去草原上修筑墩堡的人手。

  从新平堡一路把墩堡修筑到青城,需要修建的墩堡不止一个,哪怕有一些是小型的火路墩,可架不住需要的数量多,做活的人手自然也需要很多。

  随着刘恒来到新平堡,各地送来的消息也都往新平堡送来。

  十天过去。

  黄重募集到的工匠和做活的人手开始送往新平堡。

  第一批人手不多,只有千人左右,而这千人只在新平堡外停留一晚,便在一队战兵的护送下,来到新平堡外五里外的草原上。

  这些先来的人并没有急切去修筑墩堡,而是先修建砖窑,提前准备修筑墩堡用的青砖。

  随着送往草原上的工匠越来越多,做活的人也越来越多,一块块烧制好的青砖堆放在草地上,而且越堆越多。

  干活的人多了,便不在全都用来烧砖,一部分人开始打地基,准备筑堡。

  来到草原上做活的人数多到一定数量,开始分成两批,一批送往更前面的地方修筑另一座墩堡。

  大量的百姓从新平堡出关去往草原,根本瞒不住人,很快有人把消息传回到了大同府城。

  得知这个消息的刘巡抚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摔了杯子。

  大同的百姓去了草原上,不管是做什么去,都是一件大事。

  “大人,莫恼,学生以为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虎字旗的精力都在草原上,也就没工夫顾及到大同这边了。”杜万远在一旁宽慰道。

  刘巡抚沉着一张脸,说道:“这些百姓去了草原上,谁知道他们还回不回来,一旦有人拿此事上本参奏本官,本官的乌纱怕是要就此摘下了。”

  虽然没有提到名字,暗中却是再说大同巡按王心一。

  虎字旗的事情要不是因为王心一的一本奏折,也不会闹出这么多事情,要不是朝中有魏忠贤为他说项,他这个巡抚说不定会落得和张怀一样的下场。

  站在一旁的杜万远沉吟了片刻,道:“大人,要不要把杨大人找来,学生听说他与王巡按那边走的很近,要是杨大人去王巡按那里说项,想来不会有人拿着这件事与大人您为难。”

  “你是说副总兵杨国柱?”刘巡抚眉头微微一挑。

  杨国柱被任命大同副总兵之后,频频与阳和卫那边来往,作为巡抚,他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同时他也猜到这个杨国柱只降了一级,应该是东林党那边使了力气。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