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再劝

第九百一十三章 再劝

  醉酒的麻总兵睡了一个舒坦觉,身上因为赶路带来的疲乏也因此一扫而空。

  这时,已经是他来到新平堡的第二天。

  下面的人打来了清水为他洗漱,又送来了早饭。

  吃饱喝足的麻总兵,对正收拾残羹剩饭的下人说道:“你们刘大人呢?酒还没有醒吗?”

  昨天醉酒之前,他和刘恒都没少喝,自己喝醉了,以为刘恒和他一样也喝醉了。

  “回总兵大人的话,我家大人也刚醒来不久,这会儿正在用早膳。”下人恭敬的说了一句,然后端起盛有碗筷的托盘走了出去。

  麻总兵站起身,对身边的亲兵说道:“走,随本官去见刘恒。”

  守将府内每道院门都有战兵值哨。

  麻总兵一出来,马上有人过来为他带路,也有战兵给刘恒送信。

  一路走来,麻总兵被带到了偏厅。

  下人为他奉上热茶。

  时间不长,刘恒从屋外走了进来,同时朝麻总兵抱拳说道:“让大人久等了。”

  “本官也是刚到,况且老弟你昨天也没少喝,听下人说也是刚醒酒。”麻总兵放下手里的盖碗,笑着对刘恒说。

  刘恒摇头叹气道:“说来实在惭愧,下官还是开酒坊的,没想到几杯下肚,自己先醉了,扰了大人的酒兴。”

  他走到一旁的空位前坐了下来。

  “哈哈,本官和你一样,酒醉的不省人事,连怎么回到的房间都不知道。”麻总兵揽须哈哈大笑道。

  刘恒笑着说道:“大人若是喜欢昨天喝的高粱酿,下官让人多准备几坛给大人送到府上去。”

  酒宴上的高粱酿比普通的高粱酿多了两次蒸馏,度数更高,喝起来更烈。

  “酒的事情先不急,什么时候喝都行,还是先说正事,不知老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麻总兵问向刘恒。

  刘恒知道他说的是草原上修筑墩堡的事情,便说道:“就算下官不在修筑墩堡,顺义王那边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

  土默特的那些台吉要的是虎字旗的商道,逼迫虎字旗退出草原,墩堡的事情只是顺带解决的事情,同时也是蒙古人的一个借口。

  “光停下修筑墩堡肯定不行。”麻总兵说道,“虎字旗在草原上修筑墩堡已经得罪了顺义王,所以最好还是送一些好处给顺义王赔罪,以虎字旗的富有,相信老弟不会在乎这点东西。”

  说着,他看向刘恒。

  事情能不能成,还要刘恒来决定,他虽然是大同总兵,刘恒只不过是他辖制的游击将军,可这个游击将军比他这个总兵还要厉害,也没有能够钳制的手段,说起话来,自然底气不硬。

  刘恒笑容不减的摇了摇头,道:“大人,不是下官驳大人您的面子,实在是下官没有退路可选。”

  “老弟呀,你如今已经是大同东路游击将军,没必要与顺义王闹翻,一旦顺义王把在草原上修筑墩堡的事情送去京城,事情可就严重了。”麻总兵好言劝说。

  刘恒再次一摇头,说道:“先不说草原上的那些墩堡花费了多少银子,光是顺义王要虎字旗退出草原这一条,下官就不能接受,一旦真的退出草原,这里面的损失可就不是下官一个人的事情。”

  他隐晦的提醒面前的麻总兵。

  虎字旗与草原各部的走私生意,大同不少官员都涉足其中,就算没有直接从中分得红利,也因为虎字旗与蒙古各部走私关系,私下里多收到了一份贽敬。

  麻总兵眉头紧锁。

  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就算他可以放弃虎字旗给他的好处,可其他人未必甘心放弃这份好处。

  而且他心中十分清楚,不光是大同这里的官员收受了虎字旗的贽敬,宣府那边一样有官员收受了虎字旗的好处,不然范家不会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就断掉各州府的生意,退回到张家口。

  虽然他在大同做总兵,可为官这么多年,总有一些人脉关系,虎字旗在宣府对范家的打压,他通过一些关系知道的一清二楚。

  “蒙古人需要大明的粮茶,把虎字旗逼出草原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麻总兵看着刘恒说。

  刘恒淡淡一笑,转而问道:“大人可知几个月前蒙古大军犯边的事情?”

  “听说过,不过那时候本官还在榆林,大同总兵是张大人。”麻总兵点了下头,脸上带着迷惑,不明白刘恒为何突然提起这件事。

  刘恒说道:“当时犯边的蒙古大军统帅是素囊,他是不他失礼和把汗比吉两个人的孩子,祖母是三娘子,在土默特也是一方实力强大的领主。”

  “这个素囊本官知道,三娘子还在世的时候,他与现在的顺义王争夺过汗位。”麻总兵说道。

  作为将门子弟,家中长辈一直都是九边的武将,卜石兔和素囊争夺右翼蒙古大汗这么大的事情,对他们这些将门子弟来说并不是秘密。

  刘恒继续说道:“这个素囊为了逼迫虎字旗退出草原,率大军出现在新平堡这一带,逼迫刘巡抚和当时的张总兵交出下官和虎字旗,否则就要攻打大同。”

  “顺义王和素囊台吉不同,因该不会做出逼迫虎字旗退出草原上的事情。”麻总兵迟疑的说道。

  刘恒面露冷笑道:“蒙古人能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贪婪,看到虎字旗赚了一些银子,便想要把这个银子抢到手。”

  “这……”麻总兵语气一噎。

  将门世代与蒙古人打交道,对蒙古人的贪婪,他比朝中那些大臣们更清楚。

  刘恒看着面前的麻总兵说道:“大人您觉得下官能退吗?就算下官愿意退让,与走私相关的那些人会同意下官退让吗?

  麻总兵手中端着盖碗没有说话。

  真要像刘恒说的那样,他清楚虎字旗不可能退让,背后牵扯的利益太多,换做是他这个总兵在刘恒的位置上,也一样没有退让的可能。

  “真的就一点退让的可能都没有吗?”麻总兵不愿放弃的又问了一句。

  刘恒抿了抿嘴,说道:“不瞒大人,下官不久前收倒过顺义王提出的条件,其中一个条件就是虎字旗的货物只能卖给草原上的汉商,而且必须是以两年前马市上的价格出售。”

  麻总兵一听到这话就知道事情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了。

  如今的粮价比两年前高出近一倍,若虎字旗以两年前马市的价格把粮食卖给蒙古人,不仅赚不到,还要往里面搭银子。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