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战争阴云

第九百一十九章 战争阴云

  “副司长,第七战兵大营已经准备妥当,是不是可以出发了?”张三叉看向李树衡。

  第七战兵大营只是从辎重营改了一个名字,多了一位从第三战兵大营派过来的副营正,其他一切和以前的辎重营没有什么两样。

  “你和第七战兵大营多留营地一天。”李树衡说道,“这一次你们是去与第一战兵大营会合,路上会有铁甲骑兵的一个大队跟随。”

  张三叉一听这一次离开大黑河的还有骑兵,当即立正说道:“是,属下遵命。”

  站在李树衡身侧的马云九突然开口说道:“谭再旺,你的第一骑兵大队随第七战兵大营一起上路。”

  “是。”站在后面的谭再旺答应一声。

  李树衡这时对张三叉说道:“你的第七战兵大营看看还需要什么东西,我让第三战兵大营配合你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齐。”

  “回副司长的话,第七战兵大营什么都不缺了,不过,要是张营正愿意,可以把那两门九磅炮送给属下。”说完,张三叉朝张洪眨了眨眼。

  张洪脸一黑,说道:“一看你撅腚就知道没憋好屁,居然惦记上了我那两门九磅炮,你想要?门都没有。”

  “张营正,话可不能这么说,什么叫我没憋好屁,我这不是看着那两门九磅炮放在你手里也用不上,多浪费呀,不如交给我们第七战兵大营,用来打蒙古人,也算是物尽其用。”张三叉笑眯眯的说。

  张洪抬手一指张三叉,笑骂道:“滚远点,少惦记我们第三战兵大营的九磅炮,说的就跟我们第三战兵大营不打蒙古人一样。”

  “小气。”张三叉撇了撇嘴。

  张洪气的脸一黑,道:“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第七战兵大营的炮都是我们第三战兵大营提供的,还我们小气,要不然你把那些炮都还回来。”

  辎重营也有炮,但数量不多,一个大营只有四门,不像是战兵大营,随便一个几百人的中队都配备四门炮。

  李树衡看着两个人拌嘴,笑着说道:“九磅炮携带起来困难,就不给你的第七战兵大营了,不过六磅炮可以分给你们一门。”

  “是,属下都听副司长的。”张三叉立正一行礼,嘴巴咧开笑了起来。

  他原本就没指望能够从张洪手中弄来九磅炮,六磅炮就是他的目标,现在白得一门六磅炮,乐得他嘴岔子险些咧到后脑勺去。

  听到要分出去一门六磅炮,张洪一脸肉疼。

  六磅炮他们第三战兵大营也不多,如今还要分出一门给张三叉的第七战兵大营,而且这是副司长的命令,哪怕舍不得也要给。

  看着张三叉满面喜色,他是越看越想用鞋底子朝对方脸上抽过去。

  李树衡对张三叉笑着说道:“好了,你这个大营正赶快把你们辎重营改编成战兵营的消息带回去,让他们也好好高兴高兴,顺便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妥当,明天一早就要出发。”

  “是。”张三叉朝李树衡行了一个虎字旗的军礼,然后看向张洪,笑着说道,“张营正,回头别忘了把我们第七战兵大营的副营正送过去,顺便还有那门六磅炮也别忘了。”

  张洪脸色更黑了。

  张三叉看到张洪脸上的表情,大笑了一声,这才离开。

  李树衡对身侧的马云九说道:“你们铁甲骑兵营也去准备一下吧。”

  “是。”马云九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铁甲骑兵营的两位骑兵大队长。

  这时候,李树衡身边只剩下吴斌,还有面前的张洪。

  他笑着对张洪说道:“别心疼你那门炮了,第七战兵大营以后会是迎战蒙古大军的主力,多一门炮,说不定就多一分安全。”

  “副司长说的对,是属下小家子气了。”张洪正色的点了点头。

  他不是不知道把炮给张三叉的第七战兵大营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可作为战兵营的营正,没有谁舍得把自家的好东西白白便宜给别人。

  大黑河墩堡内除了张三叉的辎重营外,还住了一批来草原修筑墩堡的百姓,也是最早来草原修筑墩堡的百姓。

  这一次虎字旗再次来草原修筑墩堡,这些百姓被安排去修建新建的墩堡。

  不过,这一批百姓之中,有一部分人选择留在了大黑河的墩堡中,组成了一支千人队。

  这支千人队的骨干是第三战兵大营的战兵充任,算是第三战兵大营的预备队。

  这也使得第三战兵大营名义上是三千多人战兵大营,实际上却是一支将近五千人的特殊战兵大营。

  也正因为如此,刘恒才敢把张三叉的辎重营调离,只留下第三战兵大营单独驻守大黑河这里。

  与其他新修筑好的墩堡不同,第三战兵大营驻守的墩堡离青城和板升城最近,算是最前沿地带,身后又不像其他墩堡那般相连,无法做到随时支援。

  可以说第三战兵大营驻守的墩堡是一座孤城,一旦虎字旗与土默特万户开战,随时都有可能被蒙古大军围困。

  一天很快过去。

  天光刚一亮,张三叉带着新成立的第七战兵大营离开第三战兵大营守卫的墩堡,与之一起的还有谭再旺的铁甲骑兵大队。

  正式炎热的季节。

  赶路只能赶在早上晚上,到了正午天气炎热起来后,队伍需要停下休息避暑。

  一直四千人的大军突然出现在草原上,自然瞒不过牧场在周围的蒙古人,而且大黑河那里还有蒙古台吉安插的哨骑在。

  张三叉带着大军一出墩堡,消息立即被这些哨骑传了回去。

  除了回去送信的哨骑外,另一部分蒙古哨骑跟在张三叉的队伍周围,沿路观察监视这支队伍。

  这些蒙古哨骑逃不过谭再旺率领的骑兵的眼睛,不过,因为蒙古人还没有和虎字旗正式开战,他只能派骑兵把这些蒙古哨骑驱赶到远处。

  张三叉的第七战兵大营都是步卒,加上携带了近二十门的炮,行军速度不是很快。

  一同出堡的铁甲骑兵大队作为第七战兵大营的眼睛,派出了探哨散布在周围,用来防备蒙古人的偷袭。

  虎字旗和土默特各部的关系已经到了随时会发生战争的边缘,作为在草原上行军的虎字旗兵马,随时随地都要防范蒙古人。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