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百二十章 合兵一处

第九百二十章 合兵一处

  在大黑河墩堡附近盯梢的哨骑来自几个不同的部落,哪怕卜石兔也派来了部落里的哨骑盯在大黑河这里。

  最早得到虎字旗有大军离开墩堡消息的是素囊。

  板升城距离大黑河墩堡这里最近,他派去的哨骑也是最先把消息带回来的人。

  “台吉,这是对付虎字旗的一个好机会呀!”说话的是袒拉卡申。

  上一次他和坎坎塔达一同来到板升城后,为了巴结素囊,他在板升城住下,暂时没有回自己的部落。

  素囊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说道:“说说看?”

  陪坐在下首座位上的袒拉卡申说道:“这一次虎字旗从大黑河的墩堡里带走四五千兵马,台吉您想想看,他们的墩堡里自然也就剩不下什么人了。”

  听到这话,素囊手指搓动自己下巴。

  对于虎字旗安排在大黑河墩堡里的战兵人数一直都是个迷,上一次发兵攻打的时候,他以为堡内只有一两千人驻守,后来攻打时吃了亏,才知道里面驻守的兵马比想象中要更多。

  可这一次一支四五千人的兵马离开了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墩堡内实力肯定会大幅削弱。

  袒拉卡申继续说道:“台吉这次只要召集大军,攻打一次大黑河那里的墩堡,肯定能拿下,到时候大汗就算不想出面对虎字旗出兵也不成了。”

  素囊面露沉思。

  心中衡量到底要不要对虎字旗在大黑河那里的墩堡动手。

  上一次他对虎字旗出兵,攻打过虎字旗在大黑河的墩堡,当时不仅没能拿下,反而吃了不小的亏,这一次虽然看上去是一个好机会,可他担心这会不会是虎字旗故意设下的圈套。

  袒拉卡申看着素囊说道:“台吉,错过了这次机会,再想有这样一个机会怕是很难。”

  他继续劝说素囊出兵。

  素囊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掉里面的酒水,最后说道:“大汗不是说要等大同那边的消息,既然如此,那就再等一等。”

  听到虎字旗在大黑河墩堡那里少了一支几千人的兵马,他确实有些心动,可当他想到墩堡内的那些将军炮,还是决定暂不动手。

  袒拉卡申面露失望,没想到一直想要对付虎字旗的素囊居然会放弃这样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怎么?本台吉没有出兵,失望了?”素囊注意到袒拉卡申脸上的表情,出言问了一句。

  袒拉卡申坦然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么好一个拿下虎字旗在大黑河墩堡的机会,就这么浪费掉了,实在是可惜。”

  “拿下一个墩堡算不得什么。”素囊说道,“只有把虎字旗的人马全都赶出草原,咱们蒙古人才算是胜利。”

  袒拉卡申说道:“台吉说的我也知道,可大汗那边压着各部的台吉,不让对虎字旗用兵,照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虎字旗的人马赶出草原。”

  对于卜石兔始终不同意对虎字旗用兵,他十分失望。

  素囊笑了笑,说道:“不急,只要各部都支持对虎字旗出兵,大汗那边早晚会同意,到那时只要大汗发下汗谕,鄂尔多斯部和永谢布部也会一同出兵帮咱们对虎字旗。”

  “希望大汗能早些同意对虎字旗出兵,我早就看虎字旗的人不顺眼了,恨不得立刻就把虎字旗的那些人杀光。”袒拉卡申恨恨的说。

  他的部落只是个小部落,实力不强,除了正常与虎字旗交易外,并没有得到任何其他的好处,加上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明国汉人,一直以来,他对虎字旗都抱有着敌意。

  ………………

  张三叉率领第七战兵大营一路顺利的来到第一战兵大营的驻地。

  这一路上,虽然一直有蒙古人哨骑监视,却也还算顺顺利利,并没有受到任何蒙古人的袭扰。

  距离第一战兵大营驻地不远处有一座正在修建中的墩堡。

  这里是除了大黑河墩堡外,处于草原腹地最深的墩堡。

  当第七战兵大营还没有到第一战兵大营驻地,谭再旺的铁甲骑兵大队已经先一步派人与第一战兵大营联系上。

  否则草原上突然出现一支几千人的大军,在双方未靠近确认身份之前,第一战兵大营定然会派出大军进行防备。

  “属下见过营正。”张三叉朝迎接他的陈寻平行了一礼。

  虽然两个人同为战兵大营营正,但以前他还只是个小队长的时候,陈寻平就已经是千人队队长了,之所以现在陈寻平还只是个战兵营的营正,那是因为每个战兵大营目前最高职位就是营正。

  “盼了这么久,可算是你们给盼来了,以后我也能轻松一些。”陈寻平亲热的拉着张三叉的手。

  他对和自己一样流匪出身的张三叉十分亲近。

  “营正放心,这一次我们第七战兵大营就是你的兵,营正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做,保证服从命令听指挥。”张三叉作为下属,表明弟子服从命令的态度。

  听到这话,陈寻平脸上的笑容更深。

  对方也是战兵大营的营正,在级别上已经和他一样,对方一来就表明这样一个态度,这让他对以后指挥第七战兵大营多了几分信心。

  营地里的战兵人数不多,大部分战兵都在保护修筑墩堡的百姓,和在修筑的墩堡附近巡逻。

  第七战兵大营的到来,一下子让营地热闹起来。

  陈寻平带着张洪一行人来到中军大帐。

  几个人坐在长板凳上,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只大茶缸。

  “你们刚到,本应该让你和你的第七战兵大营休息几天再参与防御的任务,可现在时间紧迫,你们怕是没有休整的时间了,需要马上参与到保护墩堡和百姓上面来。”陈寻平对张三叉说。

  听到这话的张三叉眉头微微一皱,道:“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

  这一路上顺利的与第一战兵大营会合,他并没有多少紧迫感,可到了第一战兵大营这里,才感受到了什么叫风声鹤唳。

  陈寻平说道:“卜石兔去了信函到大同,想要借刘巡抚的手让咱们大人退出草原,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卜石兔那边差不多也知道了刘巡抚未能说动咱们大人,接下来卜石兔很有可能对咱们虎字旗出兵,而我驻守的这个地方,十有八九是蒙古大军优先要对付的一个点。”

  墩堡没有修建好,守卫在这里的虎字旗战兵和修筑墩堡的百姓少了墩堡的庇护,已经成了蒙古大军最容易对付的地方。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