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百二十八章 找到虎字旗的薄弱点

第九百二十八章 找到虎字旗的薄弱点

  草原各部都信佛,诸多台吉也被黄教尊奉为各种名号的大汗,以至于察哈尔的林丹汗一怒之下改信了红教。

  土默特各部信奉黄教,大召寺也是黄教的僧人。

  素囊对于自己只得了一个将军很不满,僧人祈福的时候也没有去,只派了帐内的一名亲卫过去,而他自己返回了板升城。

  素囊作为土默特重要的大台吉之一,他的不出现,自然被很多人注意到。

  大召寺的僧人祈福结束后,各部台吉都回到自己在青城外的临时牧场,开始准备整军出征。

  卜石兔把这次出征的几位将军都召集到了汗帐,喀喇沁部的阿济格等人也都被请到了汗帐里。

  阿济格从喀喇沁部带来了三千蒙古战士,被卜石兔封为这次联军的将军。

  “大汗,素囊台吉人没有来,只派来了一个亲卫。”扎木合来到卜石兔身前禀报。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汗帐内的大部分台吉都听到。

  汗帐内的这些人都知道,素囊之所以不来,是对他只得了一个将军的位置不瞒。

  坐在汗帐正中的卜石兔冷哼了一声,道:“真以为缺了他本汗就对付不了虎字旗了吗,你去告诉素囊的亲卫,他若不愿意来,那就不要来了,本汗这里不差他一个。”

  对于素囊派一个亲卫来参加大召寺僧侣的祈福,已经让他十分的不瞒,尤其是在喀喇沁部的台吉面前,简直是在拆他这个大汗的台。

  一旁的坎坎塔达说道:“素囊那里应该只是对得了一个将军的位置不满意,回头我去劝劝他。”

  “一个将军还不满意,那他想要什么?主帅吗?还是想要本汗把这个汗位也一起送给他。”卜石兔气哼哼的说。

  坎坎塔达劝道:“大汗息怒,如今虎字旗已经把墩堡修到了草原上,对付他们最要紧,素囊那边由我去劝说,保证在出征之前让他出现。”

  说完,他目光征求的看向卜石兔。

  拥有板升城的素囊,实力在各部中都是拔尖的,在对付虎字旗的事情上,算是最有实力的几个大台吉之一。

  卜石兔想到这些,沉吟了片刻,最后点了点头,说道:“本汗就给他一次机会,若是在不珍惜,那就别怪本汗不客气了。”

  嘴里说的不客气,可他知道,就算素囊真的不甩他这个大汗,他也一点办法没有。

  他能够下汗旨要求各部落的台吉对付虎字旗,但各部落的台吉绝不会因为他的一道汗旨去对付素囊。

  “相信素囊知道大汗的宽宥,一定不会耽搁征讨虎字旗这件大事。”坎坎塔达朝卜石兔方向欠了欠身。

  卜石兔点了点头,旋即说道:“好了,不说他了,这次本汗把几位找来,是要商讨一下对付虎字旗应该从哪里下手。”

  他的汗位做了十几年,土默特也十多年没有大规模的战争发生,对于行军打仗,他懂得不多,却也知道行军要有章法,光靠莽不行,这才把眼前这些人都找到汗帐来,一起商量如何对付虎字旗。

  很少说话阿济格开口说道:“我们喀喇沁部对虎字旗的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们护卫车队的战兵有些本事,草原上的马匪都不愿意招惹他们,至于虎字旗在土默特这里情况就不太了解了,所以我们喀喇沁部就不发表意见了。”

  多听少说,是来之前白洪大哈对他的叮嘱。

  卜石兔看向坎坎塔达,说道:“老台吉你是最懂行军布阵的人,又是大军的副帅,还是你来说,咱们先从哪里打。”

  虎字旗在草原上修筑的墩堡已经不止一座,距离青城最近的墩堡在大黑河,除此之外,其他地方的墩堡也有不少。

  坎坎塔达手捋胡须,略作沉思后,说道:“半月前我部落里的哨骑专门打探过虎字旗在草原上的情况,虎字旗修建好的那些墩堡已经安排了守卫,除此之外,还有两座正在修建的墩堡,这才过去半个月,应该没有这么修建完成。”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要对付虎字旗,对于虎字旗的情况,他一直派部落中的战士盯着,他不敢说是自己是最清楚虎字旗在草原上情况的人,也肯定是最清楚情况的众人之一。

  “你的意思是对虎字旗正修建的墩堡动手?”兀鲁特部的哈尔巴拉开口说道。

  坎坎塔达点点头,说道:“没有修建好的墩堡防御最弱,还有很多给虎字旗干活的明国百姓在,最适合作为攻击的目标。”

  “若真像台吉说的那样,虎字旗没修建好的墩堡还有明国的百姓在,确实是下手的最合适目标。”阿济格点头赞同。

  坐在上首的卜石兔开口说道:“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就在虎字旗没有修建好的两座墩堡中的挑一个作为攻打的对象。”

  作为大汗,他知道自己不擅长这些,坎坎塔达的办法听起来又最合理,便点头同意坎坎塔达的计划。

  坎坎塔达又道:“我的这个办法虽然好,可有一点问题不得不注意。”

  “什么问题?”哈尔巴拉下意识脱口问了出来。

  汗帐内的另外几个人也都看向了坎坎塔达。

  坎坎塔达说道:“大黑河那里有虎字旗的一座墩堡,里面驻扎了虎字旗不少人,若咱们的大军饶过大黑河去对付虎字旗的其他墩堡,万一虎字旗在大黑河那里的人去攻打青城,或是绕道咱们大军的后面,都是一件麻烦事。”

  “那就先对付虎字旗在大黑河那里的墩堡。”哈尔巴拉提议,旋即又道,“我听说虎字旗从大黑河那里的墩堡派出好几千兵马,想来堡中剩下的人应该不多了,正是一句歼灭的好机会。”

  大黑河墩堡距离青城和板升城都不算太远,张三叉率领四千人的战兵大营从墩堡内一离开,就被守在附近的哨骑发现,以至于到后来很多土默特的部落都知道了这件事。

  坎坎塔达微微一摇头,说道:“不妥,大黑河那里的墩堡易守难攻,上一次我和素囊率领大军围攻那里,折损了不少战士,却没能给对方造成任何损伤,这一次咱们大军人虽然多,也有很大机会拿下大黑河那里的墩堡,可必定会折损不少蒙古勇士,不如去对付虎字旗那两处没有修建好的墩堡。”

  “你一会儿说要打这里,一会儿又担心那里会出现问题,不如你先说清楚,咱们到底要打哪里?”哈尔巴拉语气有些不耐。

  性子有些急的哈尔巴拉对坎坎塔达前怕狼后怕虎的心态感到不满。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