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百四十九章 民夫营出事

第九百四十九章 民夫营出事

  蒙古人的骑兵已经靠近墩堡的堡墙。

  射孔后面的火铳手握住冰凉的铳身,静静的等着打放火铳的命令。

  几千骑兵在堡墙外面奔行,贴在堡墙后面的战兵感觉到墙砖传来的微微震感。

  “打。”

  一声令下,射孔里伸出来的几百支火铳相继打响,与此同时,四磅炮和虎蹲炮的炮声夹杂在铳声之中。

  无数铅子和铁砂就像细密的雨滴,织了一张大网,兜向迎面而来的蒙古骑兵。

  冲在最前面两排的蒙古骑兵被铅子和铁砂织成的大网兜住,连人带马被打成了筛子,几个呼吸的工夫,地上多出了许多蒙古人和战马的尸体。

  鲜血殷红了脚下的草地。

  许多野草的叶子上有未干的鲜血往下滴淌。

  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味瞬间弥漫开,挤入每一个还能呼吸的鼻孔里。

  蒙古骑兵的冲锋戛然而止。

  满地的尸体阻碍了蒙古骑兵的冲锋,也让后面跟上来的蒙古骑兵感到害怕。

  上百具蒙古骑兵和战马的尸体横在眼前。

  之前两轮炮击造成蒙古骑兵的伤亡,比这一次死伤在火铳下的伤亡数量要多一些。

  不同的是,四磅炮的炮子落入三千蒙古骑兵队伍里,造成的伤亡不止在一处地方,而这一次火铳和虎蹲炮对蒙古人的杀伤集中在冲锋最靠前的蒙古骑兵身上。

  零零散散的死伤虽然会让人心慌和紧张,对于三千蒙古骑兵来说,很多人只知道身边死伤了几人或是十几人。

  而这一次不一样,死伤的上百人就在眼前,心灵上受到的冲击远比之前炮击带来的伤亡震撼要大。

  开始有害怕的蒙古骑兵想要后退逃离。

  后面还有更多的蒙古骑兵看不到前面的情况,依然继续向前冲锋。

  想要后退的蒙古骑兵后退不了,想要向前冲锋的人又无法继续冲锋,几千蒙古骑兵几乎停在了墩堡外百步左右的地方。

  “四磅炮全都换铁球,继续射击。”堡墙后面的炮队队长下令道。

  蒙古人的冲锋放缓,给了他收割敌人性命的机会。

  十几门四磅炮重新换上了铁球,在炮手的操弄下,再一次打响。

  四磅炮装填铁砂后的射程有限,而铁球做炮子可以做到射中几里外的目标。

  炮声响起,不停的收割蒙古骑兵的性命。

  一颗颗铁球砸入蒙古骑兵队伍里,带走一条条性命。

  几乎已经停止冲锋的蒙古骑兵瞬间炸了营。

  有蒙古人想要往前策马疾冲,也有蒙古人想要退回来时的方向,还有蒙古骑兵朝队伍两侧的草地上纵马疾驰,想要脱离战场。

  混乱的蒙古骑兵队伍开始出现踩踏挤撞,死伤开始增多,很多蒙古人没有死在四磅炮的炮子下,反倒死在了同伴手中。

  轰隆!轰隆……轰隆!

  堡墙后面的四磅炮并没有因为蒙古骑兵的混乱而停止射击,炮手仍然不停的一轮轮打放四磅炮,哪怕堡墙外的蒙古骑兵已经溃败而逃,仍然追在后面炮击。

  “守住了。”肖河长吐一口气,紧握的双拳松弛下来。

  “哈哈,咱们打退了蒙古人的进攻,守住了墩堡。”一旁的炮队队长一脸激动的说。

  咕噜噜!

  肖河用手一捂自己肚子,咧开了嘴,说道:“连我肚子都知道咱们打退了蒙古人的进攻。”

  “突然想吃肉馒头了,一口咬下去,满嘴流油,那叫一个香。”炮队队长闭着眼,一脸享受的说。

  肖河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战兵从远处快步跑了过来。

  来到肖河近前,一脸急切的说道:“肖参谋,不好了,民夫营哗变了。”

  听到这话的肖河脸色陡然一变,急忙问道:“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哗变。”

  “不清楚,只知道刚开始有十几个人吵着要离开,后来很多民夫都开始跟着一起闹起来,让咱们打开墩堡,放他们离开。”送信的战兵说道。

  肖河脸一沉,说道:“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个时候没有咱们虎字旗的保护,出了墩堡,只会落入蒙古人手中吗?”

  站在对面的那名战兵没有说话。

  肖河又道:“走,带我过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暗中挑拨民夫营的民夫。”

  蒙古大军来了好几天,民夫营的民夫也都清楚,这几天也一直相安无事,偏偏蒙古大军开始攻打墩堡的时候民夫营出了乱子,暗中要是没有人串联,他根本不信。

  临走之前,肖河交代了堡墙这里的千人队队长和炮队队长几句,这才跟着那名战兵去民夫营。

  因为蒙古大军来袭,原本驻守在民夫营的战兵只剩下一个中队,剩下的战兵都被抽调走,用来抵御蒙古人的进攻。

  还没有走到民夫营,肖河听到了民夫营方向传来的争吵声。

  这让他脚步走的越发快起来。

  “你们虎字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来给你们干活的,不是被你们关押的犯人,让开,我们要回大同。”一个吊眼大汉冲着挡在前面的虎字旗战兵喊道。

  “对,快放我们出去,不然我们去官府告你们。”

  “你们虎字旗凭什么关押我们,我们要出去,我们要回家。”

  吊眼大汉身后的几个汉子嘴里叫嚣着。

  在他们面前,是一队手持火铳的战兵,明晃晃的刺刀直指那些想要冲击营地的民夫。

  站在民夫对面的战兵中队队长神情严肃的说道:“外面有蒙古大军,你们现在离开这里,是在找死,蒙古人不会放你们安然离开的。”

  “少在这里哄骗大家,蒙古人打的是你们虎字旗,关我们这些干活的百姓什么事,你这么说不就是想要骗我们留下,让我们这些百姓帮你们一起抵挡蒙古大军,告诉你,我们才不上当呢,大家说是不是?”吊眼大汉回转过身冲其他民夫喊道。

  “说的没错,蒙古人是来打你们虎字旗的,我们只是来做活的百姓,他们不会伤害我们这些百姓。”

  “虎字旗的人是想让咱们替他们去送死,大家不要相信他们的话,只要咱们冲出去,就可以顺利的回家了。”

  民夫人群中间有人出言蛊惑。

  越来越多的民夫开始朝民夫营地外挤去,推推搡搡的开始靠近战兵中队的警戒线。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