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流匪 > 第九百六十章 最后的指望

第九百六十章 最后的指望

  距离虎字旗营地远处的大纛下面,卜石兔脸色铁青。

  他亲眼目睹了一支上万大军的溃败。

  看到大军溃败的不仅他一个人,周围还有一些其他各部的台吉,这些人也都目睹了进攻虎字旗营地的蒙古大军溃败。

  卜石兔目光冷冷的盯在坎坎塔达身上。

  这一次出动几万蒙古大军进攻虎字旗营地和墩堡的计划,都是出自坎坎塔达口中。

  如今其中一路大军失败而归,卜石兔自然把失利的责任怪到坎坎塔达头上。

  坎坎塔达的脸色也很是难看。

  他如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支上万人的骑兵,会这么快就败了,而且他早就得到哨骑送回来的消息,知道虎字旗在营地内的战兵顶多只有几千人。

  上万蒙古骑兵,哪怕进入明国境内都可以四处劫掠,不用担心明国军队,可现在却连虎字旗的一支人数不如自己多的战兵都打不过。

  “老台吉,你是不是该给本汗一个解释。”卜石兔声音冰冷。

  坎坎塔达迟疑了一下,这才欠了欠身说道:“大汗放心,进攻虎字旗营地的这一支兵马败了,说明虎字旗一定在他们的营地里安排了很多战兵驻守,毕竟虎字旗在这片草原上安排了上万人,只要咱们进攻墩堡的两支兵马不败一样能打赢这一仗。”

  为了安卜石兔的心,他只要编排说虎字旗的兵马主要集中在营地里。

  “老台吉的意思是说咱们还没有败。”卜石兔眉头拧在了一起。

  坎坎塔达说道:“大汗说的没错,咱们还没有败,虎字旗把他们的兵马都留在墩堡外的营地里,这就给了咱们更容易拿下墩堡的机会,只要拿下他们的墩堡,咱们的两支大军完全可以掉过头来解决营地内的虎字旗战兵。”

  听到这话的卜石兔面露沉思,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

  从前方败退回来的蒙古骑兵开始往卜石兔的大纛这里聚拢,不过,还是有不少蒙古骑兵跑到了其他的地方。

  卜石兔并不担心这些败退的蒙古骑兵会离开。

  各部的台吉都在,牧民和牧群也都在后方的那片区域,除非败逃的蒙古骑兵想要流落草原,否则早晚都会回来。

  “老台吉,你确定这一次能拿下虎字旗的墩堡?”骑在马背上的阿济格问向坎坎塔达。

  上一次他率领喀喇沁部的战士进攻虎字旗的墩堡,败逃了回来,这一次几万大军的行动,他并没有参加。

  与他一样没有参加这次行动的还有兀鲁特部的苏赫巴兽。

  坎坎塔达看向阿济格,说道:“上一次阿济格你要是不丢下苏赫巴兽台吉自己逃回来,恐怕上回就能拿下虎字旗的墩堡。”

  对于阿济格上一次丢下兀鲁特部的战士自己逃回来,他心中十分不满,出言讥讽了几句。

  阿济格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不过,很快消退干净,嘴里说道:“不是我喀喇沁部的勇士怕死,是老台吉你的计策不好用,虎字旗的墩堡虽然还没有修建好,但也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不然老台吉你这一次为何要派两支万人以上的大军去攻打虎字旗的墩堡,还不是因为知道不好打。”

  “牙尖嘴利。”坎坎塔达冷哼了一声。

  上一次的失利确实是他估算失误,不仅没能拿下虎字旗的墩堡,反倒折损了不少草原上的勇士性命,就连卜石兔也因为那次的事情,不再像之前那样信任自己。

  坎坎塔达不想继续说下去,可阿济格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继续说道:“老台吉,要是这一次再失利的话,我看你这个副帅也别当了,趁早让给其他有本事的人来做。”

  坎坎塔达没有理会阿济格对自己的针对。

  虽然他在卜石兔面前说的把握十足,可心中仍然担心不已。

  若这一战不能拿下虎字旗的墩堡,就真像阿济格说的那样,他在卜石兔面前不仅再没有信任可言,就连现在各部联军副帅的位子也不可能继续坐下去。

  阿济格见自己针对坎坎塔达的话没有得到回应,感到无趣,加上身旁的奥尔格勒提醒,也就不在追着对方不放,暂时放过了坎坎塔达。

  “特木伦,你去收拢一下败退回来的各部战士,交代他们的台吉,让他们把自己部落里的战士都留下,谁也不能回去。”

  见越来越多退回来的蒙古骑兵开始朝蒙古包方向退去,卜石兔交代特木伦去阻止这些来自各部的甲骑直接回蒙古包那边。

  “是。”特木伦答应一声,转身骑马离开。

  卜石兔目光又一次看向坎坎塔达,说道:“老台吉,希望这一次不要让本汗在失望,若是这一次仍然拿不下虎字旗的墩堡,本汗需要考虑回青城了。”

  “大汗放心,这一次定能攻破虎字旗的墩堡。”坎坎塔达信誓旦旦的说道。

  卜石兔点了点头,说道:“本汗也希望像老台吉你说的那样,攻破虎字旗的墩堡,把虎字旗赶出草原。”

  “一定会的。”坎坎塔达极为肯定的说道。

  战争仍然在继续。

  大纛周围的蒙古台吉哪怕看不到蒙古大军进攻虎字旗墩堡的确切情形,所有人还是朝那个方向看去。

  同时,他们也在等派出去的哨骑带回来最新的战况。

  两支蒙古骑兵早已经对虎字旗的墩堡进行围攻。

  墩堡内,张三叉坐镇在墩堡正中的位置,方便接收几面堡墙方向传回的消息。

  吴春光和肖河两位战兵营的参谋分别守在一面堡墙的后面,带着战兵队,对堡外的蒙古骑兵攻击。

  炮声不断的响起,里面夹杂在火铳声。

  有墩堡作为防护的战兵,尽情的对靠近过来的蒙古骑兵打响火铳,打响大炮,不用担心会被蒙古人的弓箭射伤。

  就算有运气不好的战兵被箭矢射中,也是屈指可数。

  远距离有四磅炮轰击,近距离有虎蹲炮和火铳不停的打放,墩堡外面的蒙古人虽多,却很难靠近墩堡。

  不过,这也和墩堡外面的蒙古大军来自不同部落的战士有关。

  每一个部落都有台吉被任命百夫长甚至千夫长,手下的兵马就是自己部族的战士。

  这些百夫长和千夫长都不愿意自己部落的战士死伤太多,都想要让别人的部落战士冲在前面,自己的部落战士跟在后面捡便宜。

  最后没有一个部落的战士愿意用命,都打着保存实力的心思。

看过《大明流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