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妖娆灵尊 > 第九十三章:朱家

第九十三章:朱家

  梦幻大陆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遮天国也不例外。

  在这里,任何奴仆都与牲口无异,只要是一开始自愿为仆,后续的打罚杀买,对于其主来说都是合理的。

  而且,各方奴仆一般都代表其主人脸面。

  主人愈强,奴仆再弱也无人敢欺。

  而主人若太过弱小,不仅奴仆会不忠,它人也不会将其奴仆放在眼里。

  总而言之一句话,打任何人的奴仆,都是在打那人的脸。

  而广仁曦这个,比打还严重。

  将朱家奴仆打折手脚丢到朱家大门。

  这不仅是在打朱家的脸,更是以不容冒犯的高傲姿态,给朱家施威警告。

  意思就一个。

  不管你朱家有多疼朱可欣这个朱家人以及她的子女夫君想为她撑腰。

  但凡冒犯了广家,广家便会不留情面的打击。

  烈日当头。

  当几十具哀嚎的朱家奴仆被人丢在朱家大门处时,听到事情原委的朱家家主脸都青了。

  “广凤鸣真生了一个好儿子!好一个广仁曦!他广家实在欺人太甚!”

  朱家老家主端坐于古典气派的大堂之上,听着从广家探听消息赶回来禀报的乔装奴仆。

  听着奴仆的禀报,皱成老树皮的脸剧烈颤抖,混沌的眼睛都充上了血丝,张口便是一声怒喝。

  大堂下方,两侧做着被朱家管家匆匆找回的五个朱家老爷,也就是老态龙钟的朱家家主的五个儿子。

  广元妻子朱可欣的五位哥哥。

  而在朱家家主朱贵的愤怒声中,伴随的还有堂下一富态老妪的声声咒骂。

  “那个广凤鸣生的一窝子杀千刀的货!”

  “广仁驰和广仁曜五六个带着一帮杀手将我宝儿宅院弄的鸡犬不宁!还逼着我那宝贝外孙认罪将其带走!”

  “广家宅院被烧,宝儿担忧了几天才敢求到我这把老骨头面前,要了一点人去救被困的寿儿!”

  “他广凤鸣的好儿子啊!六亲不认气晕了他叔就罢,还把我这把老骨头给的人全打断手脚丢到了朱家大门口!”

  “苍天啊!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毫无人性的畜生!”

  “吾儿可要为母亲和你们那幼妹做主啊!给我好好教训教训那小畜生,以泄母亲心头之恨!给你们幼妹申冤啊!”

  堂下老妪身形胖硕,满色花发因为举着龙头柺指天呛地,左右游走不停的夸张动作而散了大半。

  却依旧遮不住她那爬满了皱眉,似大脸盆子似的涨红皱脸。

  老妪骨架大,面貌与广元妻子朱可欣有五分相似。

  她不是别人。

  正是朱可欣的母亲,朱牛氏,朱欢喜。

  她此时骂的也不是别人,就是某位不怕得罪人的广七少,广仁曦。

  朱家主母朱欢喜年轻时便是泼辣之人,老了虽然腿脚不便,精神头却是很好。

  骂起人来更是神情激昂,气血充沛。

  五位分坐两侧的广家老爷。

  听完奴仆的汇报后听着自己老母亲的咒骂声,脸色皆沉凝下来。

  却是没人开口说话。

  与朱可欣随母亲的长相身材不同,朱家几位老爷全随了老家主的相貌身材,并不肥胖,尽是瘦削之形。

  而与其母亲和幼妹朱可欣泼辣的性格,更是不一样。

  几位老爷端坐于堂下,在老母亲的咒骂声中,一句话不说,倒像是喜静之人。

  而待朱家老主母骂声停歇了好一会儿,几位朱家老爷才看向自己的父亲,朱家老家主。

  “父亲,方才母亲所言,我在归家之前便略有耳闻。”

  朱老家主大子朱应龙,年近五十,模貌和朱老家主极为相似。

  爬了少许老年斑的脸尖嘴猴腮,面容阴郁,唯一双眼睛精光闪烁,让人不会忽视他。

  看了一眼自己父亲朱贵,朱应龙起身将自己那正喘着气停歇咒骂的老母亲扶到自己座位坐好,顺手为老母亲倒了一杯茶,交到老母亲手中。

  才再次看向高堂上的父亲朱贵说道。

  朱应龙的声音有些哑,似是年纪到了便会这般的那种哑。

  他一开口,堂上的朱老家主便将目光投到了他身上,目露询问:

  “老大,对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

  朱应龙听到自己父亲询问,阴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苦笑:

  “父亲,你可知广凤鸣那几个儿子为什么闯到幼妹家将寿儿带走,据说还关到了地下暗牢?”

  朱老家主还未应声,听到自己大儿子问话的朱家老主母立马情绪激动的站了起来,就要回话。

  察觉到她动作的朱家大子朱应龙,透着精明之全的眼睛立马闪过厉色,扭头朝她大声斥道:

  “母亲!你偏信幼妹早已闯下大祸,若再执迷不悟下去,我们朱家就完了!”

  朱应龙眼神犀利阴沉瞪视着母亲朱牛氏,周身气场阴郁冷漠。

  令情绪上涨的朱牛氏愣在了座位上。

  目光俱是不敢至信。

  朱牛氏没有想到,方才还体贴扶她入座,为她奉上茶水解渴的孝顺儿子,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斥责于她。

  一时之间,她根本接受不了。

  愣神之后,眼睛一瞪,便想怒骂自己大子不孝。

  却听到堂上传来一声怒喝:“朱应龙!你放肆!”

  却是自己丈夫朱贵的声音。

  朱牛氏心中一定,却是没有怒斥自己儿子,而是脸皮一抖,抹着眼泪在座上哭了起来:

  “老了老了没用了,儿子都开始不孝顺了……呜呜呜……”

  这是朱牛氏惯用的招数。

  丈夫站她这边,她便哭。

  丈夫不站她这边,她便撒泼大闹。

  朱应龙看着自己父亲的脸色,在自己母亲的哭声下越来越难看,眼睛冒火的盯着自己,面色严肃起来。

  “父亲,你先听我一言。”

  朱老家主到底是掌了数十年家中大权的人,知道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

  见自己这向来精明的大儿子面容如此严肃,立马压住了心中火气吐了一个字:

  “说!”

  朱应龙见自己父亲在这个时候还未被怒火蒙蔽,心中对父亲的尊敬深了几分。

  “父亲,幼妹儿子买凶杀害广凤鸣第七子,这件事情是真的。”

  “广家大宅一众小子也不是带杀手进幼妹家中将寿儿带走,而是清一色的死侍。”

  “死侍代表什么,儿子不用多说。”

  “如今广家大宅的人已经和幼妹一家生了仇视之心,之所以没有将幼妹一家尽数问罪,还是因为我们朱家和广元乃广凤鸣胞弟这一点。”

  :。:

看过《妖娆灵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