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凤岭 > 第081章 生存

第081章 生存

  也正是非常清楚这一点,她才会越发的不甘心。

  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你活着,已经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变化,不仅是你身边的机缘会发生变化,你只是一缕魂,进入越城后便越来越控制不住,一旦你失去理智,便是和那些厉鬼一样,难道那是你想要看到的吗?”

  沈九的身躯开始颤抖,她并不是担心自己只是一缕魂,只是清楚面前的人说的是实话,自己确实是进入这越城以后就越发的无法控制自己了,一旦哪天自己成为自己都无法控制的怪物以后,她不敢想象。

  睡梦中的那个人依旧在给自己不断地施压。

  感受到沈九身上的气息在剧烈的变化,玉戒之中扶苏尘所留下的神识瞬间出现在她身边,紧皱眉头,看着沈九那艰难的模样,扶苏尘伸手握住她的双手,轻声低喃:“小九。”

  睡梦之中的沈九没有任何的意识,就算是扶苏尘在外面不停地出声也没用。

  与此同时,神之境之中被困住的扶苏尘瞬间睁开眼睛,起身,挥袖将结界收回,从里面走出来。结界之外的夜璟见状,连忙上前拦住他,道:“主上,您身上的伤很严重,不能离开!”

  “你拦不住我。”冷酷的盯着面前的人,压根就不给他说下一句话的机会,扶苏尘便往前走了。

  艰难的从扶苏尘施加的压力当中站起身来,还没有等夜璟走过去,感受到这里变化的世阳朔便已经赶来了,与夜璟的举动一模一样,他也拦住扶苏尘。

  现如今的世阳朔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于世事不知的十一皇子了,在这岁月的磨砺中,越发的沉稳。

  “你又要去四国。”世阳朔将目光放在扶苏尘身上。

  两个人差不多的身高,扶苏尘冷声道:“我得去帮她。”

  “就这么不相信她?”世阳朔认真的说:“这么多年大家以为她回不来了你都始终相信着,怎么?现在反倒是不相信了?一旦你今日从这里离开,轩辕族的人想要找到她轻而易举,你能够保证她剩下的一缕魂不会受到伤害?”

  这些话说得很是残忍,却让扶苏尘冷静了下来,双手捏成拳头放在两侧,眼中闪过痛楚。

  为什么知道沈九回来后他的本体没有前去就是因为不能够保证沈九的安全,轩辕族在暗他们在明,除了等沈九成长起来他没有办法。

  可是他要怎样放心?

  已经察觉到沈九的魂魄发生了动摇,一旦她对自己产生怀疑,连转世都不会再有,那样的后果他如何能够承担?

  “既然她能够从那禁地之中凭着一魄七魂走出来,现在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就失败,给她时间。”看出来扶苏尘的苦楚,世阳朔长叹一口气,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随即转身离开。

  站在原地许久,扶苏尘这才苦笑着走进之前的大殿,挥袖设下结界。

  如今的他,当初为了救下沈九本就已经受伤,后来又为了惩罚自己任由伤势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贸然出现在沈九身边,只会出现世阳朔所说的那种情况。

  看到他已经走进大殿的夜璟长松一口气,还好,若是十一皇子没有来的话,他是拦不住扶苏尘的。

  虽然不知道四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主上能够将若凌和若凊留在那里,必定是非常重要了,只是相比起那些事情,扶苏尘的安慰更为重要,如今的凤岭大陆,还有很多毒瘤没有处理完,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有他们神之境的人知道,这平静下面的波澜有多可怕。

  继续走到大殿门口,夜璟一只手拿着佩剑,安静的站在这里,时刻保护着扶苏尘。

  “死?”

  睡梦之中,沈九突然笑了,将目光放在面前的“沈九”身上,颇为嫌弃的耸了耸肩,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沈九向来都是不相信这些的吗?再说了,尘哥哥那么宝贝我,我爹娘更是将我放在手掌心里,就算是我刁蛮任性想要活着,他们也是允许的。至于这身体里原本的魂魄......”

  眼中的嘲讽更深,沈九幽幽的盯着她,道:“若她活着,那就和平使用,若她已经死了,那我为什么离开?亏你还是我呢,难道不知道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善类吗?”

  说话的同时,手中凝聚起来的灵气急速的运转,周边的空气因为这巨大的变化有些撕裂,巨大的声响从沈九手中传来,她冷酷的将目光放在“沈九”身上,邪魅一笑:“既然我活着,那你就去死吧。”

  就在手中灵气朝那人袭去的时候,沈九看到原本还站在原地的人瞬间就化为了须有,与此同时,已经睡了一个月的人,彻底的清醒了。

  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沈九分明感觉到魂魄没有之前的沉重感了,虽然依旧有残缺,却不至于像之前那般随时随地感到疲倦了。

  “放心吧,我可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掉。”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玉戒,沈九咧嘴一笑,虽然脸色苍白的可怕,可她刚才是清晰的感受到了,扶苏尘在身边保护自己,那睡梦当中,真的有一瞬间自己打算放弃了,也就是那个时候,清晰的感受到了扶苏尘。

  明明没有在这里,却用神识强制性的进入自己的梦境,那对于神识的伤害是极其大的,好在自己瞬间就有了意识,将他推出来了,否则就算是自己清醒了,扶苏尘的这一缕神识也不能用了。

  似乎是听到了沈九的话,在玉戒之中的神识只是晃动了一下,便没有了意识。

  长叹一口气,沈九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只希望对扶苏尘没有多大的影响吧,还是怪自己心性没有太过坚定啊。

  从床上起来,感受着全身上下的剧痛,倒是比之前要舒坦了一些,好久都没有这样痛过了,至少证明她是真的活着。

  取出一个果子安安静静的吃着,她挥袖将一直布置在这屋子之外的结界去掉,略微有些虚弱的打开门走出去。

  今日天气不错,阳光明媚。

  太久没有见到这样的光芒,梦中一直都是在那黑漆漆的地方,沈九伸手挡住那光芒,轻轻地闭上眼睛感受着这难得的温和。

  许是因为魂魄更加稳定了,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阳光洒在自己身上的时候,那柔和的温暖。

  “果然还是生活在阳光之下舒服啊。”轻声低喃,她一边闭着眼睛说,一边吃着果子。

  已经消失得差不多的灵气在这个时候也有了一些回升,至于自己这虚弱的样子,只能够希望这几天好好的调养一下有所改变吧。

  再一次从藏书阁出来的三个人在进入客门的瞬间就感受到这里一直存在的威压消失了,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

  欧阳瑾小心翼翼的开口:“你们感受到了吗?结界消失了。”

  化冢辛同样小心翼翼的点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不是我的错觉了吧。”

  最淡定的依旧是苏修,他唇角勾勒出一抹浅笑:“沈姑娘醒了。”

  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事情了,要知道,一直编理由也是很不容易的,这都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八天,苏修一个人编理由编了整整二十八天啊,这对于一个从小就是好孩子的他来讲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欧阳瑾看着苏修,同样咧嘴一笑,说:“总算是不用打扫藏书阁了,咱们明天开始终于可以去修炼场所了。”

  天知道,她从进入这越城开始,除了第一天以外,就再也没有去过修炼场所了,未免也太过凄惨了。

  新生当中,能够有比他们三个人更加凄惨的人吗?

  和欧阳瑾同样开心的是化冢辛,他已经不想再去打扫藏书阁了,这都已经过去了二十八天啊,都是习惯是二十一天形成,他得抓紧时间将修行提上来,只有这样才能够参加三天后的擂台赛啊。

  “走吧,去看看沈姑娘。”苏修不知道这两个人心中所想,唇角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这三个人的喜悦,在看到沈九的那一瞬间就消失了。

  “沈......沈姑娘,你怎么了?”还是欧阳瑾率先开口,眼中满是担忧,这么憔悴的沈九是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难道是受伤了吗?要不要什么药?”

  原本还闭着眼睛在享受这阳光的沈九在听到这句话后,睁开眼睛,入眼的便是三双担忧的眼睛。

  看欧阳瑾立马就准备出去找药的模样,沈九微微一笑,尽管依旧虚弱:“放心吧,只是修行的时候受了点伤,很快就会好的。”

  苏修和化冢辛两个人见状,倒是也不再说话了,只是他们看着沈九那虚弱的模样,怎么也说不出来第二天和他们一起去上课。

  他们不说并不代表沈九不说。

  “我修行了多久?”

  对于这时间的流逝,她是并不清楚的。

  “二十八天。”欧阳瑾回答。

  惊讶,沈九倒是没有想到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那我没有去上课的这么长时间里,黑羽难道就没有说什么吗?”

看过《凤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