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电影世界的旅者 > 第390章 给你师傅长脸的时候到了

第390章 给你师傅长脸的时候到了

  走向两禅寺的路程过得极其缓慢,在轩辕青锋眼里。

  有温华叽叽喳喳的日子就更难受,尤其是他跑过来不停叫师姐师姐的样子,轩辕青锋真是强忍动手的**。

  好在温华眼力劲足,看她脸色也不敢多笑哈哈。

  更多的是,能看到温华经常遇到河就拿着一把破木剑劈河,遇到一处高山就拿着木剑劈山,逢山开道,遇水搭桥是做不到的,只能街头把戏一般逗乐。

  陈俊坐在马车里,耳边听着温华练剑的咿咿呀呀,手中捧着一卷道术看到入神。

  一气化三清!

  这门道门无上秘术,他还是头一回捧读。

  原先在北莽不适合,现在得了空,看完小半秘术,陈俊才有种倒抽凉气的感觉。

  一气化三清,顾名思义是根据本源一气炼制三大化身,但内里乾坤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这门秘术陈俊看上去都有晦涩难懂之感,也不知道袁青山是如何炼成的。

  但不管如何,这门秘术潜力非常大,是个不小的收获。

  马车走走停停,终于耗费三个多月抵达琅琊郡,其实大部分都是消耗在温华练剑的时间上。

  两禅寺落座琅琊郡旁,在这座山寺走出了无数位得道高僧,最近一位最出名的,俗名杨太岁,是当今两朝帝师。

  各朝各代圆寂于寺中记载在册的高僧有三千余人,其中两百多人被封国师。起始从小乘禅法到止观禅,再到北魏朝三十六位肉身菩萨同时在山上开辟译场,佛光普照,再到八百年前证得无上佛果的禅宗祖师一叶渡海而来,传授大乘壁观,终成佛教祖庭。

  近数百年佛道相争,每十年与道门论辩高下,释门都由这座寺庙里的僧人去与龙虎山坐而论道。但与道教祖庭的等级森严不同,这里没有太多规矩讲究,谁都可以上山,山上各处都去得。

  这就是独特的两禅寺。

  修自禅与他禅,禅己也禅人。

  “师父,师父,不好了~”

  “师父,师父,不好了~”

  一个小和尚快速穿梭在寺内背面的塔林中,这里为两禅寺历代高僧葬地,共计千余座,墓塔大小不一,各有雕刻题记,一眼望去如茂林。

  不久穿着浅红色袈裟的小和尚就停下了脚步,因为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笨南北,有妖怪在追你吗?”

  “没有。”叫南北的和尚倏然停步,摸摸光亮的头。

  “没有,你跑的那么快?”

  “对哦,我不用跑的,不过老主持说,山下有个剑神带着徒弟要把我们两禅寺给拆了,叫我请师傅。”

  “笨南北,那赶紧去,还停在这做什么?”

  女孩拉着小和尚的手就跑,撒丫子跑的飞快,出奇的是小和尚脸上红了,反而喜欢这种感觉。

  小和尚见到了自己师傅,女孩子见到了自己爹爹。

  那白衣僧人个子极高,长得很帅气,可脸上苦瓜一样难看,宛若昨天藏起来的私房钱被发现了一样。

  和尚有私房钱本是稀奇,敢娶老婆的和尚天下就只有一个了。

  “师父,师父,不好了。”

  “我怎么说了笨南北的话。”女孩拍下嘴巴,“啊呸,爹爹,爹爹不好了。”

  “怎么了?”白衣僧人打哈欠。

  “笨南北你来说,你知道清楚。”

  笨南北的和尚反而说不出话,摸着女生柔弱香香的手感觉很舒服,可突然脑门一个响亮,小和尚道:“师父,你敲我脑袋作甚?”

  白衣僧人问:“女孩子的手软不软啊,香不香?”

  小和尚如实回答,“东西的手好软,有点香,挺好闻的。”

  “呀,师父你还敲我干什么?”

  “还不放手还要敲,你之前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哦。”

  小和尚这才反应过来,“师父,老主持说山下有个剑神带了徒弟要把我们两禅寺给拆了,叫你过去呢。”

  “师父,剑神诶,听说会千里一剑取人头的,好像很厉害的,你能不能打过他呀?”

  白衣僧人又是板栗敲下去,长叹道:“这我哪里晓得。”

  “师父!”

  “我都放开东西了,你怎么还敲我板栗?”小和尚悲愤道:“你还敲我,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让你一个和那个剑神打来打去。”

  “你这小身板能顶啥用?”

  小和尚愤慨道:“还不是师父你,你不肯教我高深武术,我能有啥法子,千佛殿三面墙壁上的拳谱,看了这么多年,我实在是看不出厉害啊。”

  这师父没半点责任心敷衍道:“所以东西说你是笨蛋嘛。”

  小和尚最终还是跟着师父去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东西。

  两禅寺千佛殿,墙面上彩绘有金刚罗汉拳法,栩栩如生,地面上坑洼不平,总计一百两八个脚印小坑,江湖上传闻这是两禅寺最厉害的一门伏魔神通,谁若能面壁观拳,走对了一百零八步,就可稳居天下武道前三甲。

  此殿两禅寺在这里一年一雕佛,迄今已有佛像破千,白衣僧人既是这一代守碑人,也是这一辈千佛殿雕像僧。

  当下陈俊与白衣僧人对坐相谈,身后各自站着两人。

  “我大老远的走过来,李当心你就没叫你媳妇做点饭菜给我尝尝,这就没诚意了。”

  白衣僧人喝了喝凉白开,抹抹嘴道:“在寺里都是我给我媳妇做饭,我都没有口福,你就别想了。”

  “所有就喝白开水?”陈俊举了破了口子的白瓷杯,“在北莽,女帝好歹亲手给我做了一顿呢。”

  白衣僧人平静道:“有水喝就已经不错了,北莽你原要四成,最后要了三成,整个江湖人都认为你下个目标要对付离阳王朝,却很少有人知道你来我这里,说罢,两禅寺你要多少?”

  “不多,和武当一个数,两成!”

  白衣僧人撇撇嘴:“还行。”

  “我一向很公平厚道的,童叟无欺,信誉保证。”

  “我说的是赶紧喝完,早打早收工。”

  陈俊放下杯子:“这么着急打架,你愿意,我可不愿动手。北莽那边受了点伤,虽然养的差不多,但打架多麻烦,我一个剑神,你一个佛头,能不能想点有意思的,打架多俗,创新懂吗?”

  “那敢情好,我也省的和主持交差。”

  白衣僧人问:“想怎么创新?”

  “两禅寺和道门不是流行论道辩论嘛?”

  “你这徒弟挺厉害的,听说是佛陀最后一名弟子须跋陀罗尊者降世,刚巧我也收了个徒弟,话唠挺厉害的,给我教育教育他,让他知道天高地厚。”

  “可以!”白衣僧人道。

  “那就这么定了。”

  陈俊蓦然回头,温华一脸懵逼。

  他拍拍他肩膀,“加油,拿出你平时的风范出来,给你师傅长脸的时候到了。”

看过《电影世界的旅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