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女冠为妃 > 第九十七章 相谋琼州事

第九十七章 相谋琼州事

  齐巅来到荣安侯府,一句话未说便坐在屋子右边第一把太师椅上,神色淡漠地喝茶。

  荣安侯坐于主位,左边下手一溜坐着他几个儿子,众人心道这位齐国太子好生猖狂霸道,似乎不好对付。

  “太子殿下来了,崔某有失远迎,失敬。”荣安侯笑呵呵道。

  齐巅呡了口茶,放出灵力感召。

  这个屋里没有修为高的人,看来都是不值得浪费时间的废物。齐巅抬起眼睛环视一周,就懒洋洋垂下眼。

  不过……

  他重新抬起眼皮,淡淡道:“荣安侯,本宫希望琼州之事,你能给本宫一个合理的解释。”

  崔述忙道:“是我们大意,没想到槐王出其不意,结果被抓了把柄,还险些连累太子殿下。”

  “不过殿下放心,本侯对合作是真心的!待事成后,定然会给殿下补偿。”

  齐巅眼眸中划过厉色,看来,那些妖道真的是他们弄出来的,花妩所言不虚。

  他嗤笑一声,“本宫想要的东西只怕你们给不起,怎么,凭两句话就想套牢本太子,让本宫为你们针对槐王?荣安侯不会这般天真吧?”

  “不不不,在下不敢。”崔述连忙摆手,心道这位齐国太子脾气好生无常。

  “在琼州我原本可以杀了槐王,可最后还是差了那么一点,你们说是为何?”齐巅幽深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令人心惊胆战。

  突然,他眼神中的温度急剧下降,顷刻间像一块冰,他冷冷道:“那些妖道根本奈何不了他,你们谋划那么久,结果就拿出这种废物出来丢人现眼,还妄想夺他的权?”

  荣安侯尴尬地笑,小心翼翼讨好又带着困惑道:“这……我们也想不到槐王竟能杀了他们,按说槐王身无修为,就算知道我们的计划也无计可施,说实话在下到现在也猜不出他是怎么擒住那些道长的。”

  齐巅压下目光深处的杀意,淡淡道:“他自己不行,可架不住身边有帮手啊,这你们都不知?”

  荣安侯沉默,对面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道:“方海道长这次并未跟着去琼州,槐王与修界又一向没什么交集,我们实在查不出他身边有什么高手。”

  齐巅默默听着,心想原来那丫头与南宫懿的关系还挺隐蔽,若是自己拿这个敲诈一波,不知她会是什么反应。

  这么一想,他嘴角倒是忽然一弯,一脸坏笑。

  荣安侯等人不明所以,默默打了个寒颤。

  “太子殿下,合修水利一事请您务必不要松口,在下保证事成后一定不会让您全出这三千万两。”

  “本宫就算不与你们合作也不必出齐三千万两,你们要拿出点诚意来才行。”齐巅乜了他一眼。

  荣安侯流下一串冷汗,问:“那……太子殿下的意思是?”

  “槐王许我以一千五百万两买下珠河,但需给大衍留下一条支流,其实留不留支流本宫并不介意,但本宫介意这笔买卖跟谁做,一千五百万两银子不可能都入国库,谁谈成这笔交易,钱入谁的口袋,是不是这样啊侯爷?”

  荣安侯的眼里放出精光,一千五百万两银子,抹掉个零头留下就是一笔巨款了,这块肥肉决不能丢掉,可要想谈成这笔交易首先得收回琼州,看来齐国太子是暗示他们推翻槐王在琼州的布控。

  “承蒙太子殿下看重,我等感激不尽,只是槐王势不可挡,已把我们逼出琼州,再想回去安插人手确有难度,更何况淮阳侯将将辞世,李家子弟与门生都回来奔丧,在下一时间派不出太多人手。”

  “这你不用急,本宫可以尽量拖延时间,眼看着上秋了,今年的水患已经熬过去,到了冬季也没法开工,等到明年水患再兴,他南宫懿总要来求着本宫买下珠河,届时本宫直接提条件让你们的人来改道不就结了。”

  荣安侯立刻站起来,拱手谢道:“多谢太子殿下襄助!殿下的大恩,崔某与李兄都将铭记于心!”

  “既然如此,本宫想向侯爷要一样东西。”齐巅开门见山道。

  “太子殿下请讲。”

  “本宫要你栽培那些道士的秘方。”

  荣安侯一愣,但也并未太过惊讶,齐巅身有修为,好奇术法之类的无可厚非,荣安侯以为他也对那些妖道感兴趣,是瞧见了他们的厉害处,想自己培养一批。

  于是笑道:“这个不难,殿下稍等,我差人去取。”

  齐巅心道还真有秘方啊。

  片刻,他就瞧见一个婢女捧着一个式样精致的匣子进来。

  荣安侯道:“这是那些道长的手稿,我听他们说灵力可以通过秘法在不同人之间转移,但具体的法子我也不清楚,希望这些东西能给太子殿下带来启发。”

  齐巅掀开盖子瞧了一眼,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而且浊气中混着煞气,他看了看就扣下。这东西确实邪乎得很,只怕不是一般禁术。

  吞噬别人的灵力来修炼,这种道法真是闻所未闻,若是没有代价,那岂不是人人都能修成得道高人了?

  ——

  齐巅又坐了坐,便带着匣子起身告辞,荣安侯立刻派人送他。

  出二门的时候,他忽然听见影壁另一侧一阵喧哗。

  一个身穿玫红色罗裙的姑娘扑倒在地上,立刻死死扒住影壁。

  她身后一个粗使婆子跟上来,一边拉她一边捂住她行嘴,随后又上来了两个下人,七手八脚把她拖回去。

  齐巅看热闹地瞧了瞧,闲闲挖苦道:“一个风尘女子,贵府也不放过吗?”

  “让太子殿下见笑了。”崔家一名子弟道:“那女子是长安清江阁有名的歌姬,叫槐兮,是别人送来我们府上的,侯爷说她至关重要,叫我们好生看着,不许打骂,这才险些让她逃了。”

  齐巅顿了一下,朝着人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哦?她叫槐兮?”

  “是的。”

  齐巅笑了笑,想起一早在镜湖边遇到花妩,她当时好像正好在打听一个人。

  齐巅饶有兴趣地想,花妩看起来是个重情义的人,也不知道她肯不肯为了救这个歌姬,把道法卖给自己。

看过《女冠为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