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挚求 > 第30章 迎来崭新硬任务

第30章 迎来崭新硬任务

  元宵节过后,热热闹闹的春节渐渐远去,特勤机动队完全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模式。

  随着云江市房地产开发的热潮,城区拆迁成了重头戏,因为拆迁赔偿问题,社会的矛盾日益突出,开始出现困难群众集体的反映诉求的情况,有些群众还会静静地坐着,等候领导给他们解决问题。

  社会形势在变化,老百姓越来越忍受不了现实生活中的不公,当投诉无门、无人问津的时候,反映诉求便成了最佳最有效的途径,不吵不闹没人管没人问,吵吵闹闹才能引起关注,小闹得小利益,大闹得大利益,很多事情通过法律途径久久无法解决,闹一闹事情就解决了,畸形的问题解决方法给老百姓形成了不好的引导,法大还是权大,最后谁也说不清楚了。老百姓不管那些,只要能解决问题就行,问题的解决最后的方式还是给钱,钱能解决任何问题。老百姓也要生存,要想生存就要有钱,所以钱字当道。

  搞房地产在云江市算是正当其时,毕竟云江市只能算是一个小城市。其实,有关部门推进房地产开发政策,也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扩大城区建设,改变城市面貌,想法是好的,但最后的结果是,地卖没了,老百姓住不起房子了。这是社会现实,也是社会发展中的阵痛,老百姓生活在其中,谁也无法解脱。

  老百姓找有关部门去反应诉求,开始时是很有秩序的,不打不闹,就要领导出来对话,只要解决问题,马上解散回去。这个时候,负责接待群众的机关人员和保安人员就能处置的过来。但是,随着这种反映诉求的情况越来越多,群众人数越来越多,持续时间越来越长,对立情绪越来越大,有时群众还想去找领导要说法,情况便渐渐的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

  面对这种情况,仅靠有关部门的人员很难很好地处置应对,于是市局领导决定,把特勤机动队拉过来,只要有群众反映诉求,就去执勤站岗,维持现场的秩序,防止发生治安问题。

  当时的社会形势,有些地方因为强制拆迁、环境污染等问题引发了不少群体的事件,造成了人员的受伤,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群体的事件,这个名词越来越受到重视,市里的领导更是顾忌反映诉求群众突然情绪激动,一旦发生异常去情况那就是大问题了。

  所以,特勤机动队的三十名队员的责任加重了,保卫重要部位的安全就是最大的任务,他们也渐渐明白了这种新型的现象,他们的印象当中就是应对群众反映诉求,因为群众一旦反映诉求人数就比较多,人一多就是群体的,就称之为事件了,在领导意识当中,绝不会与群众对立,只是想要保持安稳罢了。

  对于刚刚参加工作一年,没有什么社会经历和工作经验的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执行者,对一些问题的分析还非常浅显,认识不到一些问题的实质,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像父母一样的反映诉求的群众,群众有困难有问题不应该反映吗?难道让他们去对立那些像父母一样的困难群众吗?他们想不明白,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正在进行训练,林洛华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林洛华面色凝重的说道:“刚才接到市局领导的电话,有很多群众来反映诉求,要求我们马上赶过去维持秩序。全队集合,现在出发,跑步前行。”

  “什么?群众反映诉求,需要我们去保卫,还要跑步过去,那可是三公里的路程!”仲达海心里叫苦一声。

  林洛华的命令一下,全体队员整好队列,便跑步赶往机关大院。柳志宇虽然心有不愿,但也只好闭上嘴巴跑步,此时说啥都没有意义。

  跑了三公里到达地点,所有人已经大汗淋淋,浑身湿透了。他来不及多想,就看见大约上百名群众,正在与接待人员交谈对峙着,幸好没有激烈的行为,只是言语语气上显得形势有点紧张。

  柳志宇听不清反映诉求群众说的是什么,好像与拆迁补偿有关。

  林洛华一脸严肃,将队伍带到大门口外面停下:“立正!全体注意了,不准随意走动,保持好队列站姿,要严格文明执勤。”

  他把队员排列在大门口外面,如临大敌般立正站着保持威慑力,正好可以阻挡有人随意涌入。他口令下完之后便走开了,让队员列队孤独地站在那里。

  仲达海看着林洛华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一脸迷惑地说道:“柳志宇,咱们过来这是干啥?只是在这儿傻站着吗?还要我们严格文明执勤,怎么样算严格?怎么个文明法?”

  “谁知道呢,林队长让我们站,我们就站着吧,我也不知道能干啥!”柳志宇也想不明白,只好站着了。

  站岗保卫,维持秩序,这是他们第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心里没底,两眼麻黑,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不该做,只能傻傻地站着。

  “我们站着,还要立正,是不是把我们当武警的来站岗了?”刘昊伟抱怨道。

  立正姿势站上一会,那也很累的,其实站军姿也不是好活。

  “先坚持一会吧!不会让我们一直这样站着的。”张心平觉得,这又不是训练,坚持五分钟、十分钟的,能够忍受得住。

  反映诉求群众看见大门口突然多出来几十个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站得还那么整齐威严,心里很奇怪。

  “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是武警吗?”有群众非常疑惑。

  “管他们是不是武警,我们是来反映问题的,是想要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打砸抢的,我们又没有要进入院内的想法,碍不着我们什么事。”另一个群众对柳志宇他们不屑一顾,穿着迷彩服怎么了,还敢来招惹他们吗?肯定不敢,他们也不怕!

  仲达海听见了群众的话,心里很茫然,心说,大哥哥哎,我们是警察,不是武警好不好,我们不碍你们什么事,你们也不要碍我们什么事,可是,你们只要反映诉求,我们就要站岗,苦逼啊!

  第一次维持现场秩序的处女作,总是显得手足无措,有点紧张,有点放不开,内心百味杂陈。站直了身体,却感觉腰板不够硬,因为面对的是老百姓,是人民群众,可不是那些犯罪分子,更不是敌人。

  站在大门口,他们就这样保持立正姿势,在温暖的太阳下、刺骨的寒风中一动不动矗立着,与老百姓直面相对,好似有一种无形的楚河汉界,将他们跟老百姓相隔开来。但是,他们心里一直默念着:我们也是老百姓的一员啊,如果再这样没有未来和希望,我们也会到这儿反映诉求。现在,他们正在感受着陪同群众带来刺激感,不同的是,老百姓是来反映问题的,他们是来站岗执勤的。

  仲达海两脚发麻,膝盖酸疼,站得实在受不了了,四下张望却没有看见林洛华的影子,于是忍不住愤懑地说道:“柳志宇,我们站着都快两个小时了,我的脚全麻了,身上都冻透气了,林队长去哪了?怎么不见人影啊?”

  “谁知道呢,都快中午十二点了,外面的这些群众,看样子应该快要走了,我们再坚持一会吧。”柳志宇也一直没有发现林洛华,但看见有群众从接待室里出来,他们的脸色并不像之前那么气恼。

  “但愿吧,我肚子饿的不行了,赶紧回去吃饭去。”仲达海想抬手去摸摸肚子,但立正姿势不准乱动,他只好作罢,再忍受一会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群众得到答复后,三三两两的慢慢散去,最后走的一个人影也不见,大门口外面又恢复了一片空荡荡的景象。

  群众全都离去了,但是林洛华的身影始终未曾出现。仲达海等的不耐烦了,咬牙自语:“群众都离开了,林队长怎么还不回来?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呀?想要饿死人吗?”

  柳志宇转头四下张望,正好看见林洛华笑呵呵地从大门口的保卫室里出来,不知道刚才在里面聊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乐得合不拢嘴。

  “林队长,过来了。”柳志宇低声说道。

  “哦!原来他一直在门卫室里呆着呢!可真够享福的,你看他那幸福的样子!”仲达海撇撇嘴,心里愤慨。

  林洛华走到队列的前面,笑着说道:“大家都站累了吧?现在解散,到大门口里面休息一会。”

  仲达海一听,心里不屑,都站了两个多小时了,能不累吗?心里不甘,发着牢骚:“林队长,群众都走干净了,我们还不回去吗?这都过了十二点半了。”

  “我知道,这会还不能回去,群众如果杀个回马枪怎么办,再等十分钟。”林洛华有些不放心,为了万无一失,要求再呆一会。

  柳志宇站了一上午,腰酸背痛腿抽筋,这个活比训练还累,比巡逻更枯燥,真不是好活,不断地活动活动筋骨,这才感觉身体舒服些。

  他们一直呆到将近中午一点钟,林洛华猜想群众不会再返回来了,这才带着队伍跑步返回。

  一阵旋风式的百米冲刺,跑回到队里,顾不上洗脸洗手,匆匆忙忙赶到食堂,却发现饭菜仅剩下了残羹冷炙,食堂开始打烊了,竟然连饭都没得吃!

看过《挚求》的书友还喜欢